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八、同桌的他(36)

世界八、同桌的他(36)

    黄玫显然对苏向楠很满意。
    男生本来就长的好,在长辈面前嘴甜又不至于显得过分热络,态度自然大方,就连本来神色稍淡的薛家辉都很快被苏向楠给拉拢,反而衬得薛薛在一旁像是客人似的,一度难以插话。
    薛薛默默的观察着。
    在薛雨的记忆中,苏向楠个性是尖锐的,尤其对陌生人的防备姿态就像只刺猬似的,自我保护的意识十分强烈。
    虽然人本来就是多面的,性格会随着成长环境而被不停形塑,所以站在心房外和住进心房内看到的面貌才会截然不同,然而见到进退有度,与父母侃侃而谈的苏向楠,薛薛还是惊讶了一把。
    或许这才是苏向楠最真实的一面也说不定。
    那个像冬日的阳光般,就算遥不可及,也令人心生向往的少年。
    薛雨会放不下,其实不让人意外。
    可惜的是上辈子的苏向楠被接连遭逢的意外和打击给磨碎了心志,最终变成面目全非的另外一个人。
    幸好,有些事没有发生,有些事已经改变。
    苏向楠,他会有更好的未来。
    成绩出来那天,人心浮动。
    学习委员急匆匆的跑进教室,大声喊着:“我们班出市里的理科状元啦!”
    全班静默一秒后,爆发出如雷的声响。
    “是谁?苏向楠?还是林止?反正肯定不是我哈哈哈哈哈!”
    “快说啊学委,别卖关子了!”
    “呜呜我要和我妈说我和理科状元同班了。”
    “明明不是自己的成绩怎么比知道自己的成绩还激动?不管了,学委妳快点说,大声说出来是谁啊!”
    “大家安静点啦,那么吵学委怎么说。”
    有人拉高嗓门提了这么一句后,班上顿时又安静下来。
    学委是个有点害羞的姑娘,被同学的目光注视着,白净的脸皮红了红,不过她也知道大家都十分兴奋,还特意把手放到嘴边装模作样的咳两声,卖足了关子。
    薛薛本来不紧张的,可看着大家亢奋的心情,情绪也跟着被带动了。
    她用手肘撞了撞苏向楠。
    “是你吗?”
    “不知道。”
    苏向楠气定神闲的模样,让薛薛也摸不清男生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成绩了。
    幸好这次学委没再吊大家胃口,直接大声宣布:“今年我们市里的理科状元就是──苏向楠!”
    苏向楠接下来忙得很。
    市状元的头衔注定博得一段时间的瞩目,大大小小的地方型媒体都争相着要采访,尤其是在发现苏向楠拥有一张十分上镜的脸后。
    甚至还有演艺圈的人对他抛来橄榄枝。
    苏向楠并没有往娱乐产业发展的心思,然而其中前来和他接触的一个综艺节目副导演却开出了十分优渥的条件。
    虽然苏林的手术已经成功,但术后调养又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苏向楠左右为难之际,便和薛薛商量了这件事。
    薛薛将那名副导演给的计划和合同仔细看了遍。
    “我觉得你可以考虑看看,益智类节目挺适合的,且从六月底开始录制到八月中,不会影响到大学开学。”薛薛理智的分析。“退一步来看,这个合同订的详细,不用太担心后续纠纷,你就当试试水,换个打工环境,照他们给出的这个条件,估计是真的想拉你进圈子。”
    演艺圈从来不缺俊男美女,也多的是有能力有本事的,只是像苏向楠这样既有理科状元光环,又有一张不输给在线小鲜肉好皮相的估计提着灯笼都难找。
    节目组大概就是相中这点,才会给出这样一个并不合理的报价。
    “不过……”话锋一转,薛薛道出最大隐忧。“一旦参加节目出现在公众视野,就意味着过去的事情极有可能被扒出来。”
    点到为止,苏向楠已经懂了。
    “这些事可能发生也可能不会发生,具体的决定权还是在你。”
    薛薛知道苏向楠既不希望暴露隐私,尤其是对他来说十分难堪的私生子身分,可又盼着能多挣点钱给刚开完刀的苏林更好的资源和照顾。
    纠结的苏向楠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
    知道他内心挣扎,犹豫片刻后,薛薛还是给他指出了方向。
    “我觉得……你可以和伯母商量看看。”楍圕發布衧:3щ丶n╃2╃q╃q丶(扌巴╃厾鋽)
    苏向楠一怔,却是很快否决了这个提议。
    “不行,若给我妈知道了,她肯定又要觉得是自己连累我。”
    薛薛知道苏向楠说的没错。
    苏林或许不是一个好女人,但不可否认的,她是个好母亲,独自一人拉扯苏向楠长大,在那段艰辛的岁月中,不是没有条件好的男人对苏林动心,然而对方的条件是必须将儿子送走,苏林二话不说的拒绝了。
    她没有再谈感情,专心教育自己的孩子,不求未来大富大贵,只愿苏向楠能有一生坦途。
    然后,摆脱掉自己造成的阴影。
    或许就是因为如此,苏向楠不曾为苏林犯的错辩驳,却仍会在别人意图攻击她时,毫不犹豫的站出来替她挡下那些非议和责难,并在苏林饱受病痛折磨时,咬牙撑起了家,为她的生命争取哪怕多一点点的机会。
    因为这是从小保护他长大的母亲。
    所以他也希望可以保护对方。
    尽自己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