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rourouWu.us 世界八、同桌的他(31)上(H

rourouWu.us 世界八、同桌的他(31)上(H

    虽然薛薛闪得快,还是被喷溅到了白浊。
    等苏向楠从射精的快感中回过神来后,见到的就是女人用手指蘸着唇边沾上的精液,放到嘴中尝了尝的景象。
    剎那间,脑海中刚接上的理智线又“啪”的一声断了。
    薛薛并未注意到苏向楠的眼神一下就变了,只是在尝到精液难言的味道后,眉头皱了皱。
    一抬眸,就见苏向楠的目光紧盯着自己,像野兽锁定猎物一般,带着浓浓的侵略性。
    她觉得不妙,下意识想跑,可才一有动作,立刻被苏向楠抓着手往前倒。
    男生利落的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苏……”
    话才刚起了个头,男生那张俊脸已经凑近到眼前。
    几乎同样的状态,却是截然不同的神态。
    若真要薛薛找一个词来形容,那大概就是“邪魅”了,一个哪怕过于玛丽苏,也十分精确的形容。
    浓密而平直的睫毛压下,才刚发泄过的男生神态显得懒倦,然而形状漂亮的唇角却是微微上扬,呈现出似笑非笑的弧度,透着游刃有余的从容。
    薛薛心一跳,下一秒就听得男生附在自己耳边问:“精液好吃吗?”
    薛薛浑身一僵,接着感觉全身血液好像都因为这句话点燃了,灼人的热度自被苏向楠凝视的脸一路向下蔓延到四肢百骸,没一会儿,白皙的皮肤就染上了淡淡的玫粉色。
    目睹全程变化的苏向楠呼吸更粗重了。
    他猛地吻上薛薛的唇。
    “唔……”
    不甚温柔的动作,粗暴的近乎蹂躏,然而两人却从中体会到一股和之前迥异,却更加强烈的快感。
    很快的,单方面的压制变成双方的角力。
    正值青春期的男女,谁也不愿服输。
    “嗯……”“呼……”
    当两人的唇瓣终于分离,薛薛的手臂绕在苏向楠的脖子上,两人额头抵着额头,四目相对间,似有火光擦出。
    薛薛还在喘气。
    苏向楠看起来平稳许多,然而沿着鬓角滑落的汗珠却透露了他内心的激动。
    “薛薛……”苏向楠一开口,声音哑的厉害。“我们试试看不带套好不好?”
    这个想法最初只是灵光一现的划过苏向楠的脑海,只是被捕捉到后,就形成让人难以忽略的躁动。
    薛薛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男生澄澈的黑眸中有忐忑,有亢奋,他似乎很不好意思,然而眼底蠢蠢欲动的情绪却曝露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我很干净的,身体很干净,洗澡也洗的很干净。”见薛薛沉默,苏向楠再接再厉的鼓吹道:“而且我不会射进去,如果妳觉得不舒服我们就停下来,我……”
    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的机会,因为女生的手指抵上了他的嘴唇。
    “虽然是个傻瓜……不过看在你这么诚心的份上。”还搁在男人肩膀上的左手一个使力,薛薛将人往自己面前带。“我允许了。”
    这是两人第一次不带套做爱。
    薛薛看着伏在自己胸口上跟只大狗似的乱拱乱蹭的苏向楠,差点儿气笑了。
    “你动一动啊。”
    她一说话,苏向楠立刻抬起头来,模样十足的无辜。
    “可是妳刚刚说疼,让我不要动来着。”
    “……”薛薛没有办法反驳,只能瞪他。“那我现在不疼了,你赶紧儿动啊。”
    似乎就在等她说这句话,苏向楠眼中划过一丝得逞的笑意。
    薛薛后知后觉发现不妙,轻飘飘的两个字,已经落在她耳边。
    “遵命。”苯圕婡冄纡haitΑngshuwu(海棠圕剭)丶c哦m 査看後續傽節請至リ宔站閲渎o
    下一秒,性器退出。
    还不待蠕动的媚肉挽留,挟带滚烫热度的肉棒便猛地再次插了进来。
    “唔!”
    不同于方才缓慢的推进,苏向楠这次将性器狠狠的一入到底,就连更柔软的腹地都被牵动,彷佛被捅坏了泉眼似的,汨汨不绝的汁水流了出来。
    薛薛只觉得全身发麻,眼前一片空白。
    “这样就泄了?”感受到小穴热情十足的欢迎,苏向楠的好心情全写在脸上。“我都还没开始动呢,小骚货。”
    这话苏向楠是贴在薛薛耳边说的。
    男生阳刚的气息缠上来,像是无形的春药,刺激的薛薛不受控制的颤抖。
    “夹紧点。”
    拍了拍她的小屁股,就着骤然变得湿软的水道,苏向楠好整以暇的以性器作为支点,小幅度的画着圈,用硕大的龟头一下下磨着内里的敏感地带。
    “嗯啊……”
    浑身哆嗦的薛薛只感觉细细密密的快感如针般扎着自己的神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