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八、同桌的他(30)上

世界八、同桌的他(30)上

    苏向楠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其实真的没有什么,林止说的话翻来覆去也就是那些。”苏向楠的声音闷闷的。“想通了后,我就觉得自己不应该和他
    计较,只是……”
    “只是因为高小琪在场,所以你生气了?”
    薛薛将苏向楠的话接下去。
    男生的背脊一下子僵住了。
    这个反应,让薛薛忍不住用力按了下他瘀伤的地方。
    “啊!嘶……”没想到薛薛会突然下狠手,苏向楠痛叫了声,然后,很委屈的叫了她的名字。“薛薛……”
    “怎么?帮你舒筋活络一下。”薛薛泰然自若的揉着苏向楠背部纠结的肌肉。“还是被我说中,心虚了?”
    “哪,哪里……唔……”声音抖了下,苏向楠突然有种自己是砧板上待宰鱼肉的错觉。“我有什么好心虚的?”
    “是吗?”薛薛语尾上扬,意有所指。“真的没什么好心虚吗?”
    苏向楠正想理直气壮的说出“当然”两个字,然而下一秒,他却想到了什么。
    “怎么,想起来了?”苯圕婡冄纡haitΑngshuwu(海棠圕剭)丶c哦m 査看後續傽節請至リ宔站閲渎o
    “呃……”
    “苏向楠,我刚刚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拍了拍男生绷直的背脊,薛薛慢悠悠的道:“你知道是什么事吗?”
    薛薛都这样问了,他也只能从善如流的跟着道:“什么事?”
    在苏向楠看不到的地方,薛薛微笑,眼中满是促狭。
    由于这突如其来的安静,苏向楠如坐针毡,总觉得自己就要遭殃,偏偏又因为心里不踏实,人也不敢胡乱动,就怕到时候
    真的将女生给惹毛,哄不回来。
    苏向楠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得这么窝囊了。
    大概在爱情面前,人总不自觉变得窝囊吧。
    他在心里安慰自己,同时吊着一颗心,等待薛薛的“宣判”。
    “高小琪来找过我。”薛薛欣赏了下男生线条流畅的肌肉后,慢悠悠的开口道:“她说……你高一的时候和她告白过。”
    薛薛说着,忽然靠近他的耳朵,轻轻吹了一口气。
    剎那间,男生全身肌肉紧绷,双手握紧成拳头。
    许久没发作的欲望就如被压抑在地面下的滚滚岩浆般,蠢蠢欲动。
    “你就没有什么话要说吗?”
    女生吐气如兰,说话间带出的气息彷佛一团团锦簇花苞,萦绕在苏向楠的心尖上,占领了他的感官。
    “我……”理智混乱,本能抬头,苏向楠只觉得听进耳中的言词就像一个个模糊而破碎的符号,不知所谓。“要说什
    么?”
    薛薛对苏向楠的反应很满意。
    没有一个女生会不喜欢看见心上人因为自己而意乱情迷的样子。
    葱白的指尖悄悄伸出,揉上苏向楠的泛红耳垂。
    “说说你对高小琪什么想法呀。”似乎觉得苏向楠的反应很可爱似的,薛薛的声音里不自觉带上了逗弄的笑意。“还是你
    真的对高小琪有什么想法?嗯?”
    上挑的尾音像一把小钩子刺进了苏向楠的心脏。
    酸酸甜甜的滋味,又酥又麻的感觉。
    像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橘子味汽水。
    “我没有喜欢喜欢高小琪。”幸好苏向楠还没昏头,从薛薛的话里绕出来后,很快的自证清白道:“我只是……以前也不
    知道怎么想的,就觉得她是一个很好的姑娘,没想到……是我自己看错人了。”
    “不过也不能怪她,反正……本来就是没有关系的人了,现在不会有关系,以后也不会有关系。”
    “所以,我和林止打架,真的和她没有半点关系。”突然想起了最应该澄清的部分,苏向楠急急忙忙的道:“我只是没办
    法忍受他用那样的语气说我妈,虽然我知道我妈有错,可是林止那些话真的太难听了,我才没忍住和他动手的。”
    话落,苏向楠想转身,却被薛薛给按住了肩膀。
    “薛薛?”
    轻轻唤了她的名字,苏向楠的声音里带着不安。
    “嘘。”
    薛薛的手绕到前面,触碰到了苏向楠的唇瓣。
    弯月状的指甲盖像蓄了枝火苗似,带着烫人的热度。
    苏向楠还来不及反应,薛薛的手指已经向下移,经过长着浅浅胡渣的下巴,来到突起的喉结上。
    身体本能地做出吞咽的动作,男生呼吸变得越来越粗沉。
    “薛薛……我……唔……”
    苏向楠的眼睛微微瞪大,下一秒,他猛地闭上眼睛,自喉咙发出类似兽类嘶哑的低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