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rourouWu.us 世界八、同桌的他(28)

rourouWu.us 世界八、同桌的他(28)

    “苏向楠。”
    “没事的。”
    薛薛重复着这两句话,轻柔的声音像钢琴家指尖敲出的音符,锲而不舍的往苏向楠的耳朵里钻。
    他不知不觉间流了一身的汗。
    明明天气这样冷,他却像刚从大太阳底下打完球似的,细细密密的汗珠,从额头,脸颊,到脖子,争先恐后的从毛孔里冒
    了出来。
    虽然有高耸的围墙遮住冬日寒风,气温到底不到十度,薛薛怕苏向楠在这里继续待着会感冒,便用力将他搀扶了起来。
    “你可以吗?来,搭着我的肩膀。”边说,薛薛边将苏向楠的手拉过自己的脖子。“我们先回家好不好?”
    苏向楠点了点头。
    从绝望的情绪中逐渐缓和过来后,苏向楠也渐渐恢复了力气。
    他觉得自己挺没用的。
    可是不得不承认的是,有人护着自己,撑着自己的感觉……真的很好。
    然而,他们并未直接回家。
    薛薛到便利店买了两杯热可可,其中一杯给了苏向楠。
    他们随便找了个空位置坐下。
    “对不起。”苏向楠在接过薛薛递来的热可可后,哑着嗓子道。“我刚刚……失态了。”
    “嗯?为什么要说对不起?”闻言,薛薛长睫轻颤,杏目微微瞪大,继而敛下眼睑。“就算要说对不起,也该是我说才
    是。”
    苏向楠一愣。
    “那些事,应该是你的疮疤吧。”
    “揭开别人的疮疤,是一件很不道德的事,我妈妈这样和我说过。”薛薛打开杯盖。“所以,是我应该向你说对不起,而
    不是你要向我说对不起。”
    她的口吻太认真了。
    认真到让苏向楠笑了。
    这声笑自喉咙发出后,连胸膛都震动起来。
    不知从何时起积聚成团,沉甸甸压在胸口的郁气彷佛找到了破口,尽情宣泄出来。
    连店员都忍不住看了他们一眼。
    薛薛也跟着他笑,心里终于松了口气。
    其实直到刚刚,薛薛都是紧张的,毕竟苏向楠的状态真的令人担心,像是失了魂一样,人明明就在自己旁边,精神却不知
    道跑哪儿去了。
    幸好,现在看起来正常多了。
    虽然有点遗憾,没能趁这次破解苏向楠的心魔,但薛薛也知道这事儿急不得,何况,事情比她原先推测的要更复杂了些。
    受害者和加害者的界线模糊了,哪怕并非本意,事实依然存在。
    所有理由听起来只会像借口。
    “我想……”
    “我想我应该更勇敢些。”
    苏向楠抢在薛薛前面开口。
    将在舌尖打转了一圈的安慰吞下,薛薛看向苏向楠,男生好看的侧脸线条被从热可可里冒出来的热气给模糊了轮廓,尽管
    如此,他的眉眼依旧清晰利落,透着干净的少年气。
    或许是刚才流了一身汗的缘故,苏向楠的脸色比平常更显苍白了些,在白炽灯的照明下像是易碎品一样,精致的挑不出哪
    怕一点的瑕疵。
    “我没办法回到过去,改变那些错误,可是我想,未来我能好好努力,避免自己再犯下一样的错误。”
    苏向楠缓缓的说,薛薛静静的听。
    其实他真的有犯下什么错吗?那时候的他不过是个什么都不懂,相信母亲,还对父亲有孺慕之情的孩子,他听了苏林的
    话,对电话另一头不知道身分的女人,像站在班级讲台上一样的介绍自己,有什么错吗?
    出轨的林友封有错,插足别人婚姻的苏林有错,但一个懵懂的孩子,一个没有恶意的孩子,他犯下的无心之过,真的能称
    的上错误吗?
    连薛薛都不知道问题的答案是什么,又或者,这问题本身就是没有答案的。
    “我其实一直知道,也一直没有忘记。”苯圕婡冄纡haitΑngshuwu(海棠圕剭)丶c哦m 査看後續傽節請至リ宔站閲渎o
    “林止那时候说的没错,我就是个懦夫,表面装的坚强,内里不过就是个胆小鬼,明明知道有更好的决定,还是选择了逃
    避。”
    “我没有诚实面对过去的勇气,我怕大家总有一天会说……看啊,苏向楠根本没有那么好,他就是个害了别人性命的私生
    子而已。”苏向楠握着纸杯的手紧了紧。“与其被这样难堪的揭穿,还不如……”
    还不如什么,苏向楠没有明说,但从结果来看也不难推测出来。
    包括那时候林止到病房找苏向楠说的话。
    人都是有自尊心的。
    “薛薛。”突然,苏向楠开口喊了她一声:“我好像有句话一直没和妳说……”
    “嗯?”薛薛捧着热可可,整个人显得有些倦懒,跟猫儿似的。“什么话?”
    男生转过头来与她对视。
    “我爱妳。”在薛薛不明所以的目光中,他忽然低下头来。“还有……谢谢妳。”
    话落,一个轻轻的吻印上了她的额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