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八、同桌的他(27)下

世界八、同桌的他(27)下

    有时候,林止会觉得苏向楠是偷了林向北的命。
    可更多时候,他却忍不住在和自己年龄相仿的苏向楠身上,寻找林向北的影子。
    他唾弃自己这样的想法,却又不受控制,两种想法激荡、纠结的结果,就是林止的迟迟没有动手。
    在转学来附中前,他便已经拟定许多计划,每一种都能给还只是个高中生的苏向楠带来打击,只是林止自己也没料到的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还不等他出手,苏向楠自己先垮了。
    因为苏林垮的。
    林止觉得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了。
    苏林活该,苏向楠活该,他这么告诉自己。
    “那对母子不过是在为曾经犯下的错误付出代价而已。”
    他也曾经这么告诉薛薛。
    不长的故事,由女生好听的声音娓娓道来,也有了不一样的味道。
    可是作为当事人的苏向楠却无心欣赏。
    他在发抖。
    薛薛说的的确没错,然而有一点,却和苏向楠记忆中有出入。
    杜莉莉并非意外发现丈夫外遇,她是因为接到了苏林的电话,整件事才会曝光的。
    苏向楠闭起眼睛,脑海中浮现出的,是已经被他刻意遗忘了很久很久,然而只要一想起,便历历如绘的画面。
    那时候,苏林还会叫他的小名。
    “楠楠,想不想要和爸爸一起住?”
    小小的苏向楠是个白嫩嫩肉呼呼的糯米团子,他手上抓着机器人模型,听母亲这么说,兴奋的抬起头来。
    “可以吗?”
    “当然可以呀。”那时候的苏林尚且年轻貌美,她对真爱仍有向往,对优渥的生活还有野心。“所以楠楠想和爸爸一起住吗?”
    小苏向楠点了点头,却很快又摇了摇头,乌溜溜的眼睛望着苏林。
    “那和爸爸一起住还能和妈妈一起住吗?”孩子懵懂,却往往有着超乎寻常的直觉,在小苏向楠的脑袋瓜里,和父亲一起住跟和母亲一起住似乎是两件事,无法画上等号。“如果不能和妈妈一起住,那就不要了。”
    小苏向楠说着,低下头继续摆弄自己的玩具。
    “只要爸爸常来看我和妈妈就好了。”
    听他这么说,苏林沉默许久。
    “没关系的。”她在小苏向楠面前蹲下来,揉了揉儿子的头发。“楠楠虽然可能不行和妈妈一起生活,可是可以常常和妈妈见面啊。”
    小苏向楠听母亲这么说,眼睛一亮。
    在苏林第二次哄着问他愿不愿意和爸爸住一起时,小苏向楠点头了。
    然后,苏林拨了一通电话。
    那时候的小苏向楠不知道电话另一端是谁,所以在苏林招呼他过去听并自我介绍时,他乖巧的应了。
    “我是苏向楠,妈妈是苏林,爸爸是林友封。”
    奶声奶气的童音说完那一刻,话筒忽然传来一声夹杂着泣音的尖叫。
    小苏向楠吓了跳,然而苏林已经将电话给拿回去了。
    他为此做了一阵子的噩梦。
    梦中什么都没有,只有女人的哭声在回荡。
    苏向楠这时如同脱力般,膝盖彷佛无法再承受身体重量了,他缓慢而痛苦的蹲下去,整个人都显得浑浑噩噩的。
    谁是真的无辜呢?
    记忆中的画面撕扯着他的理智,豆大的汗珠从额头冒了出来,苏向楠的喉间发出野兽般低哑的嘶吼,在静谧的夜晚,渲染出了哀戚的氛围。
    直到有人将他拥抱住。
    温暖的拥抱,像热流般将他包围。
    薛薛注意到苏向楠的嘴唇张张合合,便将耳朵贴上,仔细倾听。
    “那通电话……如果……如果我没有说……”
    薛薛一愣。
    她很快想到什么。
    “不会知道……就……不会死……”
    苏向楠猛地攀住薛薛的后背,用尽全身的力气。
    “不和爸爸住……不打电话……不……不要……”
    破碎的言词,让薛薛恍然大悟。
    在听苏林诉说那些过去时,薛薛就觉得有些点接不上,人物的反应似乎不太真实。
    现在她知道,苏林刻意的隐瞒了些什么,不论基于什么原因,而她隐瞒的部分,就是导致林向北死亡的关键,同时,也是苏向楠心中长久存在的梦魇。
    所有安慰都是苍白的。
    人有共情的能力,却不见得每件事都能感同身受,尤其是这种与生命的存在和消亡有关的经历。
    苏林的逃避,让苏向楠独自背负了一切。
    晦暗的记忆与糟糕的情绪如附骨之疽伴着他成长,哪怕被压抑却不曾消失,为的只是等待最佳时机,一口将他吞噬殆尽。
    緑色阅讀網阯:んaiㄒaηgsんцщひ(塰棠書屋)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