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八、同桌的他(26)下

世界八、同桌的他(26)下

    苏林预计要在四月的时候动手术。
    苏林的主治医生在和苏向楠说明苏林的状况时,也针对这部分进行了讨论。
    一晃眼,半个小时就过去了。
    苏向楠重新回到病房后,便见薛薛在给苏林削苹果。
    “我来吧。”
    苏向楠的声音,让苏林和薛薛同时抬头。
    见到儿子,苏林的脸上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意。
    “伯母和苏向楠先聊。”薛薛知道母子间肯定要话要说,识相的起身。“我去楼下的便利店买个东西。”
    “好。”苏林拍了拍薛薛的手。“谢谢妳今天来看我,伯母很高兴。”
    “这没什么好谢谢的呀。”薛薛微笑,露出的两颗虎牙让她看起来乖巧又真诚。“如果伯母不嫌我烦,我会常常来探望您的。”
    “好,好,好。”一连说了三声好,苏林将整个人靠在立起的病床上。“不过你们现在已经高三了,还要准备高考,等高考完再常常来看我也不迟。”
    “嗯,就这样跟伯母约定了哦。”薛薛说着,伸出手和苏林拉勾。“我会好好加油,也会带着苏向楠一起努力的。”
    突然被点到名,本来沉默的在一边给母亲削苹果的苏向楠抬眸。
    薛薛对他眨了眨眼。
    将他们互动看在眼里的苏林,半点也没有方才在与薛薛独处时带着点神经质的模样,此时的她就像一个普通的,和蔼可亲的母亲那样,凝视着自己的儿子,和自己儿子的女朋友。
    不说寻常母子,便是两人相依为命过了这么多年,或许有的母亲会放不开手,而对儿子的对象抱持着难言的敌意。
    何况两人都还只是个刚成年,正准备迈入人生下一阶段的高中生。
    可苏林内心一片平静,除了感恩,还是感恩。
    她这辈子最放不下的就是儿子了。
    一个真正无辜,却承担了自己自私苦果的孩子。
    这一年来,她看着苏向楠日渐沉默,变得尖锐而阴沉,始终不听自己的劝,执意用宝贵的时间,想方设法的支付自己高昂的医药费……苏林只觉得心痛,心痛的同时,又茫然不知所措。
    她数次想了结自己的生命,好解了自己也解了儿子的苦痛,然而想到苏向楠因为自己的病几乎荒废了学业,苏林又觉得这不过是懦弱的自己所做的,又一个自私的决定。
    因为她早就不想活了。
    反复纠结的结果,不过是一天比一天更衰弱的精神状态。
    虽然在苏向楠面前她总是强撑着,然而苏林比谁都清楚,自己已经走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
    她唯一挂念的,舍不下的,只有儿子,也只剩儿子了。
    幸好苏向楠比她幸运些。
    苏林不想为自己的错误找借口,然而自身的经历让她深刻明白,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是一件多么难能可贵的事情。
    “我人生自私了那么多回,现在,想再自私最后一次。”
    在苏向楠进来前,苏林这么对薛薛说。
    “我将苏向楠交给妳了。”
    “如果哪天妳不再爱他了也没关系,我只希望,妳能诚实告诉他──”
    “我不爱你了。”緑色阅讀網阯:んaiㄒaηgsんцщひ(塰棠書屋)點
    这句话,苏林等了一辈子都没等到。
    于是她卑微的抱着那一点微薄的希望过了十来年,迎来的结局却是这般惨烈。
    苏林不愿儿子走上自己的老路。
    作为过来人,她看得清楚,在这一场感情中,谁占上风,谁占下风。
    人的一辈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苏林不求苏向楠有多大的成就,只盼他能得偿所愿,一生安康。
    “妳和我妈都聊了些什么?”
    晚上九点多,苏向楠送薛薛回宿舍的路上,问出了这个问题。
    明天就是除夕,一大早薛父薛母就会开车来接薛薛回老家过年。
    按照过往经验,他们会在老家走亲戚,停留大概五天,回来后就差不多要准备到学校上课了。
    这似乎是从确认关系后,两人第一次分开那么久。
    不过薛薛知道这是必要的,苏向楠可以专心陪苏林过年,也能有自己独处的时间,好好思考关于未来的问题。
    而现在,他们还有一些事儿得解决才行。
    薛薛一直在等苏向楠主动开口。
    “聊了很多。”她说,同时停下脚步。“你有什么要问的吗?”
    这个时间点,大部分的商办都已经熄灯,少数几栋低矮楼房透出的光亮亦无法穿透高墙,整条路上显得空荡荡的,只有两排毗邻的路灯拉出长长的影子伴着他们。
    一半沉在黑夜,一半融入光影。
    苏向楠看着薛薛,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