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八、同桌的他(26)上

世界八、同桌的他(26)上

    薛薛一怔,很快反应过来苏林的意思。
    “您太客气了阿姨。”顿了顿,薛薛道:“我没有帮他什么,主要是他自己能想通,若他自己没想通,我就算想帮忙也是无能为力的。”
    听薛薛这么说,苏林的笑意更深了几分。
    “不,是妳太客气了。”苏林说着,将目光从薛薛脸上移开。“我自己的儿子我清楚,向楠他……是个表面看起来云淡风轻,其实骨子里很是执拗的人。”
    “所以他一旦决定要做什么,就会拼命去做,同样的如果他决定放弃什么……那基本上也没人能改变他的心意。”
    苏林说着,轻轻叹了声。
    “作为母亲,是我对不起他。”
    “我年轻的时候,被感情蒙蔽了双眼,自以为找到了真爱,疏不知在那人眼里,真爱不过是富裕生活里的调剂品,可以随时丢弃。”
    “我其实早就有预感自己会得到怎样的下场,可是……我不甘心。”盯着空中虚无飘渺的一点,苏林脸上露出茫然的神色。“人大概就是这么神奇的生物,理性和感性可以同时存在,却又背道而驰。”
    “男人的承诺,有时候比谎言还要不值钱。”
    “可惜我花了太多时间才接受这一点。”苏林说着,苦笑。“有些错误已经无法弥补,事情发生了,任凭我如何悔恨,都无法再改变。”
    她的话有些跳跃,然而薛薛没有打断,只是安静地听对方说。
    “当我有了孩子以后……其实,一开始,我是想把他打掉的。”说着,女人忽然摀住脸。“我知道这会是一个残忍而正确的决定,如果我将他打掉,一切都会不一样。”
    “可是我舍不得。”
    “舍不得一个和他血脉相连的孩子,舍不得那唤醒男人真心的一点微小机会,那女人说的没错,我不过是个懦弱而自私的……第三者。”
    薛薛觉得苏林在哭。
    哪怕没有流出眼泪。
    不过她说不出安慰的话。
    人都必须为自己的选择和决定负责,哪怕她是苏林,是苏向楠的母亲。
    病房内一度陷入沉寂的氛围中,只有女人急促而压抑的呼吸声显得突兀。
    薛薛以为她不会再开口了。
    然而,苏林还没说完。
    她猛地抓住薛薛的手,动作快的让人无法反应。
    薛薛下意识想要挣扎,却在见到女人骨瘦如柴的手臂与布满青筋和管线的手背时作罢。
    苏林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失礼,她卸掉力气,却依然虚虚圈着薛薛的手腕。
    “我知道这是我自己欠下的债。”
    “我有预感,这笔债已经到了要偿还的时候。”她眼眶泛红,近乎语无伦次的道:“可是苏向楠他真的是无辜的,妳知道他的名字意味着什么吗?不,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有什么含意。”
    “木生于南而向南。”苏林喃喃道:“他是这么说的,他有一个儿子叫向北,如果还有一个儿子,就要叫向南,向着南边生长,面朝阳光,多好啊,多好。”
    薛薛猛地抬眸。
    “可他是个骗子,一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苏林像是完全陷入自己的情绪中,嘴里嚷嚷道。“说好了要叫他向南的,可是他不肯,不肯让他叫向南,也不肯让他姓林……呵……”
    脑中灵光一现,薛薛终于将事情全部串在一起。
    真相有时总在不经意间出现。
    “那难道都是我的错吗?我是不该介入别人的婚姻,可是最开始的时候,我是拒绝了的呀……是他,是他不愿放手的……”苏林痛苦的望向薛薛。“为什么就都变成了我的错呢?我也没料到会发生后来那些事啊……我不过想让自己的孩子有个名正言顺的身分,难道也错了吗?”
    苏林虽然看着自己,可薛薛知道,女人要的不是回答,而是倾听。
    她憋了太久太久了。
    那一口气郁结在心里,迟迟无法消散。
    可她不能和苏向楠说,哪怕苏向楠可能已经猜到或知道,作为一个母亲,苏林依旧无法坦然的对儿子说出那些难堪的过往。
    她怕面对儿子的恨与不谅解,宁可自欺欺人的就这样一年过一年。
    然而积郁成疾,本来就饱受病痛折磨的身体已经难以负荷,崩溃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
    薛薛沉默片刻后,问了句:“那……林向北人呢?”
    剎那间,便见苏林彷佛全身脱力一般,软绵绵的往后倒去。
    薛薛吓了跳,同时也在心里懊恼自己太操之过急,如果苏林发生什么意外或苏向楠突然推门进来,那就是百口莫辩了。
    幸好,苏林的状况很快稳住,薛薛靠近她的时候,听到她嘴唇蠕动下缓缓吐出的两个字。
    “死了。”
    薛薛闭上眼。
    果然如此。
    緑色阅讀網阯:んaiㄒaηgsんцщひ(塰棠書屋)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