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八、同桌的他(23)H

世界八、同桌的他(23)H

    不知道是谁先吻上谁的。
    在唇瓣相贴,舌头勾住交缠的那一刻,这事儿似乎又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薛薛被苏向楠按在沙发上亲。
    男生跟小兽一样,一会儿用啃的一会儿用咬的,一会儿想起来了,又卷着舌头在薛薛的口腔里肆意搅弄。
    明明不得章法,楞是把薛薛吻的险些喘不过气来。
    偏偏苏向楠的双手撑在椅背上,把她整个人都圈在怀里,让薛薛就是想逃,也没法儿逃。
    “苏向楠……”男生好不容易松开她,薛薛的唇瓣在对方不知轻重的吸吮下都肿了起来,嘴角还留着一丝来不及咽下的银线。“你属狗的啊?”
    说着,薛薛恨恨地瞪了他一眼。
    苏向楠只觉得被瞪的更硬了。
    “对不起嘛。”他从善如流的道歉,眼睛眨了眨,模样无辜又真诚。“妳太甜了,我忍不住啊。”
    “……”
    苏向楠迎面丢来一颗直球,出乎薛薛的意料。
    她的脸红了红,气莫名其妙就消了。
    这时,苏向楠的手已经从薛薛棉衣的下襬探了进去。
    “做什么呢?”薛薛拍了他一下,没用什么力气,软绵绵的。“不要乱来。”
    听她这么说,苏向楠抬起头,模样可怜兮兮的。
    男生还未干的发丝带着水气贴在前额,搭配那双湿漉漉的黑瞳,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干净又乖巧,轻易戳中薛薛心里最柔软的一块。
    本来到嘴边的拒绝突然就变成了:“明天还要上课。”
    似乎听懂了薛薛的言下之意,剎那间,苏向楠的眼睛亮了起来。
    “没关系。”他缠上薛薛,温热的气息喷在耳边,带来过电般的酥麻感。“今天我做一次就好。”
    薛薛怎么也没想到两人会在沙发上做起来。
    当她的身体被翻转过来,形成跪趴的姿势,本来埋在甬道里的肉物也跟着磨了圈,嫩肉被无情推挤开来,柱身上头盘据的青筋彷佛被拓印在薄薄的腔壁上似的,薛薛能清楚感觉到男生性器的粗大与火热,像刚从烤炉中炙烧出来的赤铁。
    又硬又挺,锋利非常。
    “呜……”
    “乖,趴好。”苏向楠说着,拍了拍薛薛的屁股,将她的下半身给扳正。“这样不好动。”
    薛薛觉得苏向楠真的太不要脸了。
    尽管如此,她还是乖乖配合。
    “你,你不要太大力……啊……”伴随惊叫声而来的是突然被往前一撞的失控感。“等等……呜……苏向楠……你,你是故意的吧……嗯啊……”
    抓着薛薛纤细的腰肢,苏向楠开始抽动。
    男生看着削瘦,其实腹部力量强劲,每次都能精准的撞上湿软腹地内最敏感的一隅,先是试探性的戳弄,再用浑圆的顶部用力摩擦着。
    薛薛以为自己很快就能适应了,然而事实却是,苏向楠只要这么一做,她身体里就像装了个泉眼似的,源源不绝的汁液随着穴嘴的翕动而流淌出来。
    很快就把沙发的面料给弄湿了。
    “薛薛明明就喜欢我这样对吧?”苏向楠的上半身下压,将她整个人笼罩在自己身下。“小穴好湿好滑,感觉到了吗?噗叽噗叽的声音。”
    “呜,别,别说了嗯……”如果可以,薛薛真想摀住苏向楠的嘴。“要做就做……啊……”
    “好。”
    男生忽然低下头,在她的侧颈上落下一个个湿热的吻。
    薛薛的背脊不自觉的往下弯,脖子扬起,胸前鼓囊囊的两团丰盈在空气中不住晃荡着,彷佛随时都要跳出棉衣的领口似的。
    苏向楠一把握住。
    当带茧的拇指不甚温柔的磨上乳珠,薛薛的呼吸变得更为急促起来。
    苏向楠已经不像最初那样只知道埋头苦干了,他游刃有余的掌握着节奏,透过深度与力度的变化,配合手和唇舌的刺激,给薛薛带来欲仙欲死的感受。緑色阅讀網阯:んaiㄒaηgsんцщひ(塰棠書屋)點
    “嗯……另一边,另一边也要……”薛薛外侧的手被苏向楠的大掌给按着,动弹不得,无法抚慰空虚的左边乳房。“苏向楠……给我挠挠呀……”
    女生难受的嘤咛。
    又软又甜的声音黏糊糊的,像锅里融化的麦芽糖。
    苏向楠只觉得自己的性器又胀大了几分。
    “怎样挠挠?”他引着薛薛的手摸上自己的奶子。“妳挠挠给我看,嗯?”
    薛薛知道这样做是很羞耻的,然而此时正值欲望高涨之际,脑海里除了对快感的追求,似乎已经容不下其他东西。
    于是,她乖乖听从苏向楠的话,用拇指和食指揪住自己的乳头左右捏了会儿,接着又像觉得不够过瘾似的,一面搓一面将乳头给往上拉扯着。
    从头到尾,苏向楠的手都覆在上头。
    浪荡的动作,刺激的男生目色通红。
    “怎么那么骚呢?”
    发狠的往前撞,苏向楠看着在自己面前像两团发酵好的面团般又白又嫩的臀瓣,没忍住伸手拍了一下。
    声音不大,却足够羞耻。
    小穴彷佛被主人的情绪给影响了,收缩的厉害。
    苏向楠没有预期到这波震动,粗长的柱身恰好卡住甬道,感受湿软黏腻的嫩肉自四面八方猛地向中心聚拢然后狠狠箍紧,巨大的快意就向汹涌而来的潮水,一下就将理智给倾覆了。
    最后一段时间,他楞是忍着射精的冲动,狠狠的往前顶,变着法子在小穴里冲撞,直到把薛薛送上高潮那刻,苏向楠才任由自己的精关打开,享受射精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