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八、同桌的他(21)上

世界八、同桌的他(21)上

    后来,薛薛和高小琪不欢而散。
    每个人内心都有一面映射想法的镜子,她并不想说服高小琪什么,高小琪也不用想改变她什么。
    直到这时,高小琪在薛薛心中都只是个路人。
    路人如何看待她,她从来不在乎。
    一个人最该重视的,是同样重视自己的人。
    苏向楠和薛薛约在花园广场。
    花园广场是市里的知名景点,占地百亩,正中央有一座方形喷泉,大约四十米宽,每到夏季便会开放给市民戏水,而这次为了应景,中央喷泉从十二月开始到元旦假期结束,下午五点到晚上十一点,每隔一个小时就会播放水舞秀,搭配灯光特效,早已经是热门的打卡胜地。
    白天的花园广场多是运动的人和带着小孩来玩的家长,薛薛到的时候,苏向楠已经等在那儿了。
    男生非常显眼。
    今天的苏向楠穿着上次那件黑色羽绒服,蓬松的设计落在他身上不显拥肿,反而将完美的身材比例给衬托出来。
    薛薛才刚到,就注意到有两个女生拿着手机在拍苏向楠。
    苏向楠显然没有注意。
    他在低头看手机。
    薛薛趁男生没注意的时候,悄悄走到他身后,伸出双手捂住他的眼睛。
    手掌冰凉,薛薛感觉到苏向楠一瞬间的僵硬。
    然而很快,那份僵硬就伴随着一声轻笑消失的无影无踪。
    “薛薛。”
    短短两个字,再普通不过的叫唤,楞是被苏向楠磁性的声音给带出了几分缠绵暧昧的意味。
    剎那间,身体彷佛过电一般,难言的酥麻感从脊椎一路蔓延到指尖。
    薛薛的手被苏向楠抓下。
    男生的掌心温热,很干燥,让薛薛想到了秋天的树林。
    “等很久了吗?”
    她问,苏向楠转过头来看着她。
    “没有,刚到。”
    薛薛想苏向楠肯定是在骗人。
    她注意到黑色羽绒服上被水渍晕开的痕迹,在坐公交车来的路上,薛薛听到广播说花园广场刚下了一场雨,而那是一个小时前的事了。
    不过薛薛并不拆穿他,只是微笑。
    “那我们现在要去哪儿?”
    似乎就在等她这么问,苏向楠从口袋中拿出两张门票,晃了晃。
    “看电影?你什么时候买的?”
    “昨天下班,经过电影院就顺道买了。”
    “这样啊。”两人并肩往前走,薛薛随口就问:“你买的什么电影?不会是恐怖片吧?”海棠文化導航站:hαitαngsんuwu(海棠書屋).com*
    闻言,苏向楠的脚步顿了下。
    “还真的?”薛薛也没想到自己随便一说就猜出来答案,忍不住笑了:“难道你就不怕我和你说我不看恐怖片吗?一般人不会没有经过讨论就选择看恐怖片吧?”
    薛薛的问题一个接一个抛出来,苏向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抿了抿唇。
    模样有几分无辜,几分可怜。
    薛薛见他那样子,逗弄心思也没了。
    “开玩笑啦。”她从苏向楠手中接过电影票。“我不怕恐怖片的。”
    苏向楠听薛薛这么说,眼神闪了闪。
    “欸,这部片好像评价不错,都上映一个月了还在排片呢。”正在看门票的薛薛没注意到,只是嘴里嚷嚷着。“我有点期待了,不怕可怕,只怕剧情太差,没有代入感。”
    “咦。”薛薛向前走了两步,回头见苏向楠还傻愣着站在原地,抬手道。“你怎么还不过来?到时候错过开场多可惜。”
    “听说开场就是整部片的最高潮呢。”
    说着,她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薛薛的确不怕恐怖片。
    甚至比起爱情片,她更喜欢恐怖片和动作片带来的紧张与刺激,那种浑身毛孔都张大,跟着主角完全沉浸在剧情里的快意,足够酣畅淋漓。
    相反的,爱情片容易浮于表面,放松的时候看一看或许还行,但要认真投入,产生共鸣,对薛薛而言,可遇不可求。
    “可惜最后太草率了。”嘴里咬着吸管,薛薛声音含糊不清。“我不懂关键时候为什么还要特地插入一段回忆,把整个节奏都打乱了。”
    “唔。”苏向楠把空的爆米花桶丢到回收箱。“可能就是故意要把节奏打乱的吧。”
    “噗哧,你这是在给编剧找借口吗?”
    “这样就算在找借口吗?”苏向楠有些茫然的眨了眨眼。
    “嗯。”薛薛一本正经的点头。“这样就算……”
    “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