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八、同桌的他(20)下

世界八、同桌的他(20)下

    薛薛心中浮现“果然如此”四个大字。
    高小琪见薛薛低眉垂眼的模样,内心升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过去,她和薛雨基本上不认识,除了对方曾经因为苏向楠来找过自己一次,对高小琪来说,那次完全是莫名其妙的。
    她和苏向楠之间哪里能有什么呢?就算知道苏向楠对自己有好感,高小琪表面上不拒绝,内心其实是相当排斥的,因为男生上不得台面的身分,对高小琪这样出生优渥,从小众星拱月的天之骄女来说,就算有再好的皮相再聪明的头脑都是无法弥补的。
    不过她从来没有明确拒绝过苏向楠。
    除了女孩的虚荣心外,还有某个原因。
    想到这里,高小琪的眼神暗了下来。
    她是有危机意识的。
    从前的薛雨不会让她有这样的感觉,在高小琪眼中,薛雨就是个平凡的女学生,普通到或许可以说是无趣的程度。
    然而……
    当薛薛抬眸与高小琪直视,清晰的捕捉到对方眼中一闪而过的厌恶。
    “妳喜欢苏向楠。”
    闻言,薛薛眼皮往上掀。
    “我知道妳喜欢苏向楠。”高小琪的语气肯定,不给薛薛说话的机会。“可是妳知道吗,苏向楠曾经说过喜欢我,在高一的时候,他对我说过喜欢我。”
    薛薛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变化。
    高小琪因此感到愉悦。
    事实上,她并不喜欢眼前女孩一副泰山崩于面前亦面不改色的镇定,不论是在面对林止还是自己时,那份镇定都显得特殊。
    虽然林止说自己对薛雨不感兴趣,但高小琪很清楚,人的喜欢并非需要时间才能萌芽,有时候缺的不过是一个恰好的时机。
    而现在的薛薛给她带来了强烈的危机感。
    源自女性的直觉,就算没有原因,亦不容忽视。
    可惜高小琪的愉悦感并未持续太久,很快就被薛薛给打破了。
    “那又如何。”
    女孩懒懒的挑眉,这个动作,竟和苏向楠有几分相似。
    “妳也说了是曾经啊。”薛薛说着,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像是微笑,又像是在嘲笑。“他曾经喜欢你,和他现在喜欢我,那是两件事。”
    薛薛的语速慢悠悠的,透着漫不经心。
    “何况,年轻嘛,谁没有喜欢过错的人呢。”明明自己也才刚成年,语气却是老成,娓娓道来,头头是道。“迷途知返就好啦,我不会和他计较这么点破事的。”
    这话的针对意味浓厚。
    高小琪毕竟只是个高中女生,就算告诉自己不能被影响,仍是忍不住变了脸色。
    “薛雨,妳——”似乎发现自己泄漏了过多情绪,高小琪用力深呼吸,勉强绷住表情后,换了个话题。“妳知道苏向楠他是什么人吗?”
    果然。
    有些话,虽迟但到。
    不过最大的不同是,上辈子是薛雨主动找高小琪探知了秘密,而这辈子,却是高小琪主动将秘密送上门。
    主被动关系的转换,无形间便决定了胜负。
    “苏向楠是个私生子。”
    这话一出,落地无声。
    这层楼共有两个茶水间,刚好在一左一右两侧,薛薛选的这侧因为会经过风口,冬天来这里拿水的学生不多,因此这句话,也就高小琪说,然后她听到而已。
    “哦?那又怎样?”薛薛慢悠悠的,彷佛很不解的问。“父母辈的事是父母辈的事,苏向楠又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而且这和我喜欢他又有什么关系?”海棠文化導航站:hαitαngsんuwu(海棠書屋).com*
    “我喜欢的是他这个人,和他的身份无关,如果我因为他是有钱人家的孩子而喜欢他,又因为他是私生子而厌恶他,那这样的感情未免也太肤浅了。”
    薛薛就事论事的说,然而落在高小琪耳中却是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像在嘲讽自己一样。
    “那怎么能算肤浅?”大概是因为生气,高小琪的音调显得尖锐。“她的母亲破坏了别人的婚姻,插足做了第三者,才会生下苏向楠这个……”
    薛薛猜高小琪没说出口的词肯定比私生子这三个字恶毒的多。
    女生及时止住了话,却没打算停下。
    “这世界上又有谁是完全无辜的呢?”
    “苏向楠的母亲带着他找上门的时候林阿姨她……总之,若没有他的出生,他那不要脸的母亲想来也是不敢找上门的。”
    “做了小三还妄想带着孩子认祖归宗,这图得不是钱是什么?”
    高小琪是真的生气,薛薛感觉得出来,而人们对陌生人的同情心通常有限,会有这样强烈的情绪迸发出来,只意味着一个可能。
    受委屈的人是高小琪认识,甚至亲近的人。
    联想到她方才脱口而出的“林阿姨”……
    “或许妳说的都没错。”在高小琪继续说下去前,薛薛直接开口了。“可是我还是那句话,苏向楠是苏向楠,我喜欢他,和他的父母无关。”
    “长辈的是非对错我无法论断,可是我很清楚,我喜欢苏向楠。”
    “正因为我喜欢他,才更不能看到他被父母一辈的错误给影响,毁了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