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八、同桌的他(19)

世界八、同桌的他(19)

    这个可能一浮现,薛薛觉得身体就像突然吞入一大把辣椒似的,辣劲直直往上呛,呛的人
    眼眶发热鼻尖发酸,好像下一秒就能掉出泪了。
    她知道这是残存于这具身体的情绪。
    需要被小心安抚的情绪。
    “不是的。”
    苏向楠的注意力被薛薛给捕捉。
    他正想问什么不是,眼角余光却瞥见少女发红的眼睛,还有眼角边隐隐渗出的湿意。
    “你不是错误的结果。”他一愣,就听得薛薛郑重非常的说。“你是上天馈赠的礼物,是
    美丽而珍贵的意外,不论对你的母亲还是……对我来说都是如此。”
    所以,不要觉得你不配。
    因为还有人会爱你。
    因为还有人等着去爱你。
    苏向楠开始每天来学校。
    一开始班里还有不少耳语,然而几天过后,大家也渐渐习惯了,没什么人再拿苏向楠的事
    儿来说,毕竟本来就是真真假假的流言蜚语,来得快,去得也快。
    经过老师郑重的警告后,就算还有人想探风声,也歇了念头。
    苏向楠参加了市联考,校排八,总排二十七,离他成绩最好的时候还有一段距离,但已经
    足够令老师们惊喜。
    高三的时间似乎过得特别快。
    市联考完后紧接着第一次月考,月考结束后的长假,薛薛和父母一起到临市旅游,顺便探
    访亲戚。
    等再回来,整栋高三教学楼的氛围都不同了。
    附中本来就是以升学为导向的学校,特别是这届师资阵容坚强,学生的成绩自然格外受到
    注目。
    脱离学生时代很久的薛薛再次经历了这段连轴转似不停重复学习与考试的时间,除了一开
    始有些不适应,跟上大家的节奏后,只觉得生活还挺充实。
    其实学生时代是最幸福的。
    这是步入社会多年后,薛薛回首曾经的感慨。
    或许少了些五光十色的精彩,然而属于自己的青春终究只有那么一次,过去了就不再回
    来。
    附中的校庆在十二月初。
    高三没有安排什么特别的活动,不过取消了一天的晚自习。
    刚好今天苏向楠不用打工,薛薛便和他一起到新开的商场逛街。
    “我的奖学金申请下来了。”把热奶茶递给薛薛,苏向楠脸上带着轻松的笑容。“而且医
    生说我妈妈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如果运气好,等春天就能安排手术了。”
    薛薛听苏向楠这么说,想到的却是上辈子在薛雨大学时发生的事。
    苏林逝世,苏向楠不知所踪。
    算一算时间,其实离得不远。
    只是在薛雨的记忆中苏向楠并没有提及这件事,大概和两人那时候没有交心有关。
    如果进行了手术,后来的结果是否意味着这场手术是失败的?不然苏林怎么会在术后不到
    一年的时间就离世了?不对……也可能因为复原情况不佳,毕竟苏林的身体状况在陈年旧疾的
    影响下一直不好。
    心不在焉的薛薛边想边啜了口奶茶。
    “嘶……”
    瞪大眼睛,薛薛差点儿被烫得直接把珍珠吐掉。
    苏向楠见状,没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感受口腔与喉咙彷佛要灼烧起来的热度,薛薛瞪了他一眼:“你笑什么?”
    苏向楠也知道这样笑对方太不厚道,连忙端正态度,一本正经道:“没有,我没有笑。”
    “苏向楠……”
    “嗯?”海棠文化導航站:hαitαngsんuwu(海棠書屋).com*
    薛薛的舌尖掠过还在发烫的腮帮,面无表情的问道:“你看我像傻子吗?”
    反应过来的苏向楠又是好笑又是无奈的看了她一眼,眼中是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温柔。
    “不,妳不像傻子。”男生的声音淡淡,目光专注。“妳像兔子。”
    薛薛一呆。
    白嫩的小脸被拢在红色的大围巾里,乌溜溜的杏目黑白分明,加上她鼓着脸颊鼻尖泛红的
    模样,落在苏向楠眼中就像一只毛色雪白,被养的又娇又俏的小兔子似。
    可亲可爱。
    让人想将她豢养在家里,除了自己身边,哪里也去不了,只能看着自己,想着自己,然
    后……爱着自己。
    这念头才刚探出头,立刻就被苏向楠自个儿给掐熄了。
    他也没想到对薛薛的占有欲会膨胀到近乎可怕的程度,而现在,他们甚至还没有建立明确
    的关系。
    想到这里,苏向楠眼神一暗。
    薛薛并不知道方才短短的几秒钟内男生心里转过多少危险的念头,只是哈着气儿,想法子
    让嘴里的热度消下去。
    “薛薛。”
    苏向楠喊了她一声,薛薛没应,只是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苏向楠的语气太认真,认真到薛薛也不禁绷住了自己的神经。
    “这个圣诞节……和我一起过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