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八、同桌的他(15)

世界八、同桌的他(15)

    薛薛本来打算让苏向楠帮自己清理的,毕竟她是真的累到连把手举起来的力气都快没了。
    不过见苏向楠从耳根红到脖子,手还有点儿颤抖,一副不知所措的羞涩模样,她寻思片刻,还是自己接过了毛巾。
    “我自己来就好。”
    苏向楠应声。
    虽然薛薛觉得自己脸皮挺厚的,在当前氛围下,还是感到了不好意思。
    “你……”“妳……”
    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停下。
    薛薛示意苏向楠先说。
    “妳……”苏向楠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顿了好几秒后,才接着道。“都肿起来了……没关系吗?”
    薛薛怔了下才会意过来苏向楠的意思。
    她忽然就起了逗弄男生的心思。
    “你还知道我肿起来了啊。”薛薛眨眨眼,杏目中隐隐有水光在闪烁,端的是无辜又委屈的模样。“还不都是你做了那么多次,每次还撑那么久,害我现在可疼了。”
    薛薛半抱怨半无奈的道。
    其实得到的快乐远大于痛苦,苏向楠的表现与其说令薛薛惊讶不如说是惊喜。
    不过少年显然没听出她的言下之意。
    “啊,对,对不起。”苏向楠低下头,有些丧气。“我第一次,不,第二次,下次,下次表现肯定会好的。”
    说到这里,苏向楠猛地抬起头,黑曜石一般漆亮的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透出迷蒙的光泽。
    这样的苏向楠,可以令所有女人心软。
    男生拥有很好的外型条件,薛薛再次意识到这个事实。
    薛薛的沉默,让苏向楠有些忐忑不安。
    将他的表情都看在眼里的薛薛摇头失笑。
    “真是傻瓜。”“……”
    “其实还是很舒服的。”“……”
    “如果你只能做一次还不持久……”薛薛意味深长的目光扫过男生没有动静的胯部。“那我才要担心呢。”
    薛薛在苏向楠家里过了一夜。
    他们并没有睡一起,苏向楠在自己的房间,薛薛则住苏林的房间。
    房间小小的,只有一张单人床,一个木柜子,还有一张梳妆台,梳妆台上摆放着零散的保养品,角落立着相框,相框上是苏林和苏向楠的合照。
    从苏向楠的年龄来判断,应该是好几年前,男生小学的时候。
    那时候苏向楠五官还没长开,白白净净的模样,脸颊有些肉嘟嘟的,搭配一对精致的长眉黑眼,若不仔细瞧,怕会以为是女孩子。
    盯着看了好半晌后,薛薛笑了。
    “还挺可爱。”
    手机上设了闹钟。
    早上六点三十,铃声响起,薛薛慢悠悠的伸了个懒腰后,趴在床上又磨了十来分钟才到浴室洗漱。
    等走到客厅,苏向楠已经买好早餐了。
    是火腿蛋吐司和一杯温奶茶。
    手长脚长的男生缩在沙发上玩手机,听到动静,懒懒的抬眸。
    薛薛对他笑了笑,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
    “早呀。”
    苏向楠没有回话,将目光重新放回手机屏幕上。
    见状,薛薛挑了挑眉。
    眼前的人像是长着两副面孔似的,昨天还是可爱的小奶狗,今天就变作冷漠的小狼狗,说来也有趣,男生的五官明明不是柔和那一挂,在干净的表象下甚至带着锋利的张扬,可对着他,薛薛的脑海中总会不知不觉浮现出很多联想来。
    还是昨天可爱一点。
    薛薛想着,也不在意他此时的忽视,泰然自若地找了张小板凳过来,津津有味地吃起了早餐。
    期间苏向楠偷偷看了她几次。
    薛薛就跟没看到似的。
    其实苏向楠自个儿也十分纠结,他明明不想在乎突然多出来的一个人,然而目光总是不由自主的移到对方身上,等想到再收回来后,手上正在进行的游戏也突然变得无趣起来。
    这般状态重复了近半小时。
    苏向楠也没想到薛薛吃个早餐要吃那么久,更准确点说,是喝完一杯奶茶要喝那么久。
    “看够了?”
    本来专心盯着手中食物的薛薛突然抬起头,苏向楠一时没能反应过来,两人视线正好撞上。
    除了尴尬再无第二个字能形容他当下的心情。
    幸好薛薛也没揪着这点不放,只是在把垃圾分类装袋后,站起来对苏向楠道:“走吧,再不出门要迟到了。”
    闻言,苏向楠一脸茫然。
    “什么?”
    “上课去啊。”薛薛变戏法似的从自己提袋里拿出苏向楠的制服。“今天早上要集合,被何主任看到不穿校服的,放学后得留下来罚跑五圈操场。”
    “我怕你忘了,直接帮你准备好了。”
    薛薛说到这里,停下来看着苏向楠。
    苏向楠的表情很复杂,变化莫测,让人猜不透,到最后完全沉寂下来,就像是拿了张面具挂在脸上,让人看不出其中哪面才是真实。
    “不。”他开口,声音带着哑。“我不去学校。”海棠書屋導航站:んǎitǎngsんuщu(海棠書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