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八、同桌的他(13)上(H)

世界八、同桌的他(13)上(H)

    妖精。
    这个词划过脑海的同时也扯断了苏向楠的理智。
    像在渴求什么,又像在迫切证明什么,本来放在地板上的手猛地往后一伸,按住薛薛的后脑杓,并在她反应过来以前,吻上了近在眼前的两片丰盈唇瓣。
    滋味比记忆中甜美,也比想象中娇嫩。
    接下来的事情水到渠成。
    犹如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
    当倒在那张并不柔软的床上时,薛薛的身体自动记起刚来到这世界时的感觉。
    除了疼还是疼。
    “你……嗯……要轻点……”
    少年人精力旺盛,手劲掌握难免失了轻重,薛雨的身体又是个娇贵的,薛薛可不想再体会一次脖子彷佛被人掐住似的痛感。
    听她这么说,本来埋首在她右颈处啃咬着,像只在给自己地盘做记号的大狗一样的苏向楠动作顿了顿。
    他抬眸,对上薛薛的目光。
    那一刻,好像有无形的电流通过,在两人视线交会处发出了劈啪劈啪的声音。
    足以震动人心。
    或许就是从这时候开始,两人间有了无形的默契。
    苏向楠的手摸上薛薛的脖颈。
    细嫩的肌肤上头,还留有淡淡的颜色。
    苏向楠这时才想起,少女一整天都把校服衬衫的领子立起,扣子扣得牢牢的,像是要遮掩什么秘密。
    她和自己的秘密。
    这个念头滋生出了陌生的欲念,苏向楠知道,自己并不排斥。
    甚至有种隐密的期待。
    在这短暂的沉默里,薛薛始终观察着苏向楠脸上的表情。
    她看到了薛雨记忆中的苏向楠。
    那个在床上毫不犹豫展示掠夺本能的男生。
    然而,又有一些微妙的不同。
    不等薛薛想出个所以然来,她便感觉自己敏感的侧颈肌肤传来温热的触感,柔软中带着粗糙,像是温柔的爱抚,又带着浓浓的占有欲。
    身体猛地哆嗦,呻吟情不自禁逸出口。
    “嗯啊……”
    甜腻的嘤咛,无疑是对苏向楠最大的鼓舞。
    他放在少女腰际的双手忍不住扣紧,另一只手顺势从衬衫下襬滑了进去,在大腿根附近流连。
    关于那一夜的记忆再次回笼。
    令人欲罢不能的快感激起内心潜伏的野兽。
    可是……
    本来已经被带进节奏中的薛薛对苏向楠毫无预警的停下操作表示不满。
    她皱起眉头,瞪着对方。
    “你……”苏向楠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哑的厉害。“我们……我……”
    断断续续,到最后楞是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说出来。
    薛薛却懂了。
    在苏向楠还纠结着时,她一把搂过对方的肩膀,纤细的藕臂如蔓生的藤枝,灵巧的攀附在少年身上。
    那是长在松柏上的玫瑰。
    娇艳的花瓣正在逐渐盛开。
    “苏向楠。”薛薛的声音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却透着可以直达内心深处的力量。“我喜欢你。”
    “不是因为好玩,也不是谁都可以,是只有你我才愿意。”薛薛将每一个字都咬得十分清楚,拖长的尾音像一把小小的钩子,钩在苏向楠的心尖上。“苏向楠,我喜欢你。”
    她又重复说了一次,堪比郑重的誓言。
    严肃且认真。
    “既然我们都还年轻,那么何不给我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呢?”
    “苏向楠。”薛薛压低的音调充满诱惑性。“我们一起为未来努力,好不好?”
    话落,不给苏向楠拒绝的机会,薛薛直接仰起头,用吻封缄住少年的唇,以及所有可能的推托之词。
    在那一瞬间,苏向楠听见了自己心房塌陷的声音。
    薛薛的衬衫扣子被解开,白皙的胴体如精雕玉琢的艺术品般完美。
    肉色的胸罩包裹住还在发育中的浑圆,形状如水滴可爱,像刚出炉的包子,白白嫩嫩的,格外讨喜。
    也成为苏向楠的第一个目标。
    他贪婪地吸取那淡淡的,几不可闻又犹如实质般流淌在自己周围的奶香味。
    胸脯附近的肌肤十分敏感。
    温热的鼻息打在上头,本来光滑的一片也冒出了颗颗鸡皮疙瘩。
    苏向楠觉得稀奇似的,忽然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
    “唔。”薛薛的身体一阵紧绷。“你……嗯……别舔那儿……啊……”
    在一开始的试探过后,苏向楠的动作也越来越大胆。
    不再是小心翼翼的舔舐,而是大面积的扫过,间或停下,用牙齿与嘴唇在上面留下专属于自己的印记。
    没一会儿,白布一样的皮肤就被纹上了大大小小,或浅或深的红。
    像是春天的花海,美不胜收。
    世界八、同桌的他(14)中(h)
    男生的眸色像点墨,漆黑中透着一丝意味不明的光亮。
    他就像是被唤醒了欲望的野兽,本能的追求更多。
    薛薛却没注意到这点,事实上,在苏向楠孜孜不倦的往她胸口种草莓的时候,敏感的身体便已经动情了。
    下身小小的穴嘴淌出了香甜的汁液。
    难耐的扭着身子,随着柔软与坚硬不断摩擦,四周的温度似乎也跟着节节攀升。
    汗水从细小的毛孔中争先恐后的汨出。
    苏向楠的头颅也渐渐朝下方移动。
    “啊……”当略微粗糙的舌面滑过小巧的肚脐眼时,薛薛的双手用力插进了男生微硬的发丝里。“那里……嗯……那里不可以舔……呜……”
    薛薛小声呜咽,眼角被快感给折磨出了泪。
    苏向楠在上头留下一片晶莹后,还不满足的继续向下。
    在察觉他举动的那一刻薛薛便想将双腿合拢,奈何被苏向楠早一步看破了心思,有力的大掌按着大腿,让她动弹不得,如砧板上待宰的鱼。
    只能被迫以羞耻的姿势向两侧打开。
    这时候的薛雨虽然已经初尝男女交欢,但其实骨子里还藏着个小女孩,和保守的胸罩相衬的是布满缤纷花朵的白色内裤,上头还打着一个小小的蝴蝶结。
    苏向楠见了,没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薛薛听到后狠狠瞪了他一眼。
    殊不知在当前身娇体软的状态下,这一眼落到苏向楠眼里非但不显凶狠,反而有种嗔怒的味道。
    像在撒娇似的。
    苏向楠觉得下身又胀痛了几分。
    他把薛薛的膝盖架在自己的手肘上。
    如此姿势,门户洞开,把被稀疏毛发给衬托出,有如两片肥厚蚌肉般粉嫩的阴户呈现在男生的眼中。
    童趣的内裤反而将形状诱人的秘境包裹得像神秘礼物,若隐若现,十分诱人。
    “嗯……”
    苏向楠更靠近了点。
    目光灼灼,犹如实质。
    他很快注意到,底布上头有一块濡湿的痕迹。
    身体像是有了自我意识,苏向楠先伸出手,用指尖轻轻滑了一下。
    “不要……”
    这么一段时间下来,苏向楠也大概摸透了,对方嘴上虽然说着不要,其实内心越是想要。
    这个念头让苏向楠感到亢奋。
    他希望让薛薛更舒服,也更投入。
    鬼使神差间,苏向楠低下头探进薛薛的两腿间,在嗅到那一阵馥郁的香味时,下腹绷紧,伸出舌尖用力刺了进去。
    “唔啊……”
    薛薛的脚底板蹬直,毫不意外被送上一波小高潮。
    印子的颜色更深了,液体本身的气息甚至盖过了沐浴露廉价而浓厚的味道。
    苏向楠终于压抑不住内心的疯狂叫嚣,选择顺从本能,拉下少女的内裤,让美景可以没有遮掩的完整展现在自己的眼中。
    白中透粉,如玫瑰花苞娇艳。
    窄窄的缝隙上头,水露滢滢。
    苏向楠屏住呼吸,脑海中一片空白。
    薛雨的初夜亦是苏向楠的初次,处在绝望边缘的少年,心中愤恨的焰火熊熊燃烧,最后冲破层层屏障,让他犯下人生中第一个真正不可饶恕的错误。
    那时候的他丝毫没有理智可言,只知道凭着本能不断索取。
    至少还有什么是属于他的。
    苏向楠想,而这个念头所引发的连锁效应就是,让他不知轻重的借着一次又一次的冲刺来确认这个事实,并试图在对方身上留下一个又一个泛青的印记来确保这个事实。
    最原始的方式,无形中透着残忍。
    所以他是后悔的,后悔将无辜的人,扯到自己一团乱的生活中。
    然而苏向楠到底才刚成年,连自己的人生都负责不了,更何况别人的人生?所以他第一时间的选择便是把薛雨赶出自己的世界。
    按照原来发展的轨迹,薛雨卑微的祈求与苏向楠的交集,视此为机会,一次次的主动送上门,最后的确勾得血气方刚的男生再次与她发生关系,也确立了两人接下来的相处模式,然而她并没有打动苏向楠,反而纵容了苏向楠,肉体的纠缠越深,两人的感情却只是在原地空转。
    而薛薛打算换个方式。
    会不会成功还不得而知,但至少有了好的开始。
    当苏向南将裤子脱下,露出颜色干净,形状狰狞,像刚从铁炉中铸烧出来的性器,正准备再次重温前夜记忆时,薛薛忽然把脚抬起,按在了男生的肉物上。
    剎那间,苏向楠的身体僵硬如一根木头,肉棒却是激动的跳了两下,讨好般的顶在薛薛脚窝,连马眼泌出的点点白浊都黏在了上头。
    画面色情非常。
    男生诚实的反应让薛薛笑了,她用脚趾头拨了肉物两下。
    “我不要吃药。”
    “记得戴套。”
    海棠書屋導航站:んǎitǎngsんuщu(海棠書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