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八、同桌的他(12)

世界八、同桌的他(12)

    薛雨和苏向楠都已经成年。
    得知这个讯息后,薛薛很快就权衡利弊,做出决定。
    既然薛雨都已经把生米煮成熟饭了,她再扭扭捏捏反而没意思。
    正当薛薛想着接下来该如何让事情顺理成章的发生时,苏向楠打开卧室门走了出来。
    他手上拿着件宽松的棉裤和普通的翻领上衣。
    “妳……”苏向楠望着拢着自己外套瑟瑟发抖的薛薛,顿了一秒后,移开目光。“要不先去浴室冲个澡吧?不然若着凉了又是我不好。”
    这话说来颇有几分自暴自弃的厌世感,薛薛拧眉,正想说话,苏向楠已经把衣服和裤子抛给薛薛。
    “赶紧的,洗完就回家,妳家里人都不管妳吗?”
    “唔……我平常住宿舍呀,而且我已经递好外宿申请书了。”
    “什么?”苏向楠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难道妳……”
    “所以今天就麻烦你收留我一天啦,外面雨那么大,我也赶不上回家的末班车了。”在苏向楠将拒绝的话说出口以前,薛薛抢先一步,语速飞快的道。“谢谢你哦,好心人。”
    话落,人蹦起来就朝着浴室跑去了。
    像只灵活的兔子,半点不给苏向楠捉到的机会。
    他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少女的身影消失于门帘后,刚有动作的手脚在迟滞片刻后,缓缓收回原处。
    心跳的速度渐渐恢复正常,奇怪的感觉却仍萦绕身畔。
    苏向楠发现,自己似乎无法拒绝对方。
    苏向楠坐在沙发上。
    沙发破旧,靠近右侧扶手的地方还有一块污渍。
    平常他自己都会留意尽量不要坐到那地方,然而今天却没注意到这点小细节,就算注意到了,苏向楠也没有挪动位置的打算。
    事实上,现在的他就像一尊石像般动也不动。
    耳边回荡着自浴室传来的水流声,断断续续的,像不连贯却自成调的曲子,吸引了苏向楠全部的注意力。
    他紧张的时候会有的动作都在这时候悄悄表现出来。
    背脊紧绷,坐的格外挺直;双手交握,捏的格外用力,还有血液像是灌入了气体一样,咕咚咕咚的冒着泡泡,让他无法主动思考,只能被动感受。
    就在苏向楠心猿意马时,浴室里突然传来一声:“啊!”
    薛薛看着掉到地板上的衣服,无奈地摀脸。
    一直在思考该如何和苏向楠进行“深度交流”的她因为这次不小心的手滑让脑海中灵光一现,有了答案。
    很快收拾好心情,将衣服捡起来,薛薛正准备叫苏向楠过来帮忙时,浴室的门已经被敲响了。
    “薛……薛薛?”少年的声音从不厚的门板透过来,有些模糊。“妳怎么了?”
    薛薛寻思着,自己把衣服弄掉不过几十秒钟前的事,而从客厅走到浴室也差不多的时间,换句话说,除非苏向楠一直注意着自己的动静,否则不会有那么快的反应。
    “薛薛?”没听到薛薛回答的苏向楠又敲了一次门,声音里带着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的焦急和紧张。“妳还好吧。”
    苏向楠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
    然而方才那声后浴室里便没有再出现半点动静。
    苏向楠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担心的情绪无疑占据上风。
    他正在想若薛薛还是没有应声,自己该采取什么样的处理方式,就在这时,浴室的门开了一条缝。
    白雾飘出,带着沐浴露的香味,女孩被水气氤氲出漂亮光泽的杏目露了出来。
    苏向楠总算松了口气。
    “妳……”
    “没事吧”还没问出口,薛薛已经不好意思的交代了前因后果。
    “刚刚……可能是手太湿没拿好,衣服掉到地板上了。”薛薛说着,抿了抿唇。“不好意思,能麻烦你再帮我找件衣服吗?”
    “……妳事情怎么那么多?”
    苏向楠母亲的衣服不多,平常能穿的大部分都带到医院去了,方才给薛薛的那一套还是苏向楠翻箱倒柜好不容易找出来的。
    没想到薛薛竟然给弄掉了。
    他当下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想到自己方才的担惊受怕,又觉得好笑。
    “对不起嘛。”薛薛的脸蛋又更探出来了点,她吐吐舌头,被热气蒸出来的红晕彷佛两瓣桃片落在脸颊上。“随便给我件可以穿的就好……”
    顿了顿,薛薛意有所指的道。
    “学校衬衫也可以哦。”
    世界八、同桌的他(13)
    当薛薛穿着自己的衬衫走出来时,苏向楠的脑海中有一瞬间的空白。
    什么都无法想,眼里只能看到朝自己走来的少女。
    苏向楠最后拿给薛薛的不是学校衬衫,而是一件男士格纹衫。
    他穿着到胯部长度的衬衫,套在女生身上显得宽大不少,最下面的两颗扣子薛薛并未扣起,隐隐露出白皙光洁的大腿肌肤,上头还有未擦拭干净的水珠,在昏暗的灯光照明下,闪闪发亮。
    “为什么要一直看我。”
    薛薛的声音猛地拉回苏向楠飘远的思绪。
    他才发现人已经站到了自己面前。
    宽大的衬衫,也掩不住那已经展露淡淡韵味的美好曲线。
    几乎是自己的视线一落到薛薛胸口的同时间,心虚的苏向楠往后跨了一大步,结果没注意到后方有个装东西的纸箱,人直接狼狈的往后跌下去。
    ……
    空气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本来暧昧的氛围消散殆尽。
    饶是自认见过不少大场面的薛薛都愣住了。
    “噗哧。”
    脚踝拐了一下,疼的面色发白的苏向楠猛地抬头,就见少女捂着嘴儿,却捂不住唇角上弯的弧度与从眼中漫出星星点点的笑意。
    “妳……”
    苏向楠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尝试着移动。
    “欸,不行!”
    想法还没化成行动,苏向楠就见薛薛在自己面前蹲了下来。
    “妳、妳妳……妳要做什么……”
    如果不是怕形象崩得太厉害,薛薛差点儿要给苏向楠翻个大白眼。
    “我能做什么?”薛薛反问,同时小手试探性的拢住苏向楠的脚踝,小心翼翼的整了两下。“你现在动动看,会不会疼?”
    苏向楠心情有点复杂。
    自己的脚被抓在对方手里,放在古代,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要嫁给她?
    如此可怕的念头一浮现,苏向楠立刻打了个寒颤。
    “怎么了?”薛薛不知道苏向楠隐藏在高冷表面下的想法如此跳脱且发散,只是见他没反应,催促道。“你赶紧试试呀。”
    “唔,好,我……试试。”
    苏向楠说着,敛下眼皮,遮住眸中情绪,依着薛薛的话,试着转了转自己的脚踝。
    “如何?”
    “好像……”苏向楠顿了顿,到嘴边的话突然转了个弯。“还有点痛。”
    “欸,是吗。”闻言,薛薛又低头打量了会儿苏向楠透着淡色血管的脚腕,眉头蹙起,喃喃自语道。“没有肿起来,刚刚摸也没什么问题啊……”
    两人此时的位置很微妙。
    薛薛跪坐在地板上,柔软的腰肢微微前倾,从苏向楠的角度,可以清楚看见少女精致的锁骨,突出的角度像展开的蝴蝶翅膀,两边各凹出了一个明显的小窝,让人想留点什么在上头。
    且大概是因为方才洗完澡的关系,那一片白皙的肌肤上泛着浅淡的粉色,像是有樱花瓣落在了上头。
    苏向楠突然发现自己喉咙发紧,口干舌燥。
    想说点什么,又发不出声音。
    整个人彷佛陷入一个光怪陆离的环境中,眼前漂亮的少女似乎化作了一株罂粟,浑身上下皆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让人明明知道危险,还是忍不住想要靠近。
    “苏向楠?苏向楠?”薛薛担心的目光落在男生好看的脸上。“你怎么了?怎么脸这样红?”
    说着,她忽然倾身,将手贴上了苏向楠的额头。
    绵软的凉意,拉回苏向楠的思绪。
    他脸上的表情一下变得惊恐。
    “妳……妳在做什么……咳……”
    彷佛被调戏的无知少年一样,苏向楠迫不及待要往后退,然而他忘了后头还有个箱子,作为方才的罪魁祸首,直接堵住了自己的退路。
    薛薛觉得很有趣。
    眼前的苏向楠和薛雨记忆中那个桀骜不驯,阴沉难测的苏向楠彷佛两个截然不同的人,可也不像是存在于心中的白月光那如清风朗月,温文尔雅的少年。
    显得更青涩,却也更真实。
    薛薛忽然起了逗弄的心思。
    她将身体更往前压,直到喷出来的气息打在苏向楠的脸上,而她也能很直观的感受到,男生陡然变得粗沉的呼吸声。
    彷佛在预示着什么。
    “我在看你有没有发烧呀。”少女巧笑倩兮,吐气如兰,脸上的表情有多乖巧,声音里的暧昧就有多诱惑。“你的脸更红了呢,是不舒服吗?”
    xiaoshцδ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