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八、同桌的他(08)

世界八、同桌的他(08)

    剎那间大脑传来过电般的感受,让少年的身体一下变得僵硬非常。
    那是他的敏感带。
    薛薛半侧着身子,用另外一只手撑住自己的脸颊,看着一下蔫了的苏向楠,有种从老虎变大猫的憋屈感。
    可爱的紧。
    薛薛想着,指腹不忘暧昧的打着转儿。
    苏向楠哆嗦了下,直到从尾椎窜起的酥麻痒意顺着血液流过全身,才后知后觉想起自己是可以反抗的。
    他猛地抓住了薛薛的手。
    黑眸在片刻间变得深沉而危险。
    薛薛却没有任何惧怕的样子,反而笑了笑。
    促狭的表情,搭配的却是委屈的语气。
    “你怎么可以误会我呢?”睁着一双无辜杏眼,女生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像是苏向楠记忆中母亲做的奶糖。“我喜欢谁你会不知道吗?”
    说到这里,薛薛顿了顿。
    然后以让苏向楠措手不及的速度,凑近了他的耳朵。
    “我们都已经上过床了呀。”
    女生的嗓音微尖却不刺耳,像是幼猫的叫声,钻进耳膜,让苏向楠的心脏不受控制的剧烈收缩了一下。
    同时,他闻到了淡淡的体香,像是蔓生的花枝,悄悄爬上他的身体,结出一簇簇花苞,哪怕和着廉价沐浴露的味道,也依然散发出独特的芬芳。
    使人沉迷。
    苏向楠觉得自己的精神有点不正常了。
    将他的表现全部看在眼里的薛薛,好心情的弯了眉眼。
    漂亮的弧度,像是两轮新月。
    “傻瓜。”
    “我只喜欢你呀。”
    苏向楠来上课这事儿就像把一粒小石子丢进池塘,虽然掀起了圈圈涟漪,到底起不了多大水花。
    “薛雨。”
    正在计算数学题的薛薛听到有人叫自己,抬头。
    是坐在前座的女生,薛薛在记忆里转了一圈后,问道。“什么事?”
    女生叫向青巧,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和薛雨关系挺好。
    “妳怎么会和苏向楠一起来啊?”向青巧朝薛薛的方向靠近了些,说悄悄话般,眼珠子却一直偷偷瞧着旁边趴在座位上的男生。“你们不是不熟吗?”
    听她这么说,薛薛不置可否的应了声。
    “现在熟了。”
    “啊?”
    “好歹我们都同桌那么久了啊。”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笔尖,薛薛漫不经心问道。“有什么好奇怪的吗?”
    “哦,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向青巧摆摆手,好奇的目光却始终在两人间打转。“可是苏向楠后来不是不怎么来学校了吗?听说他都在打工?”
    “嗯。”薛薛把笔放下,看着女生明显想八卦又不好意思直说的模样,轻声细语道。“苏向楠妈妈生病了,需要好大一笔医药费,所以得打工。”
    “咦?是这样吗?”向青巧挑了挑眉,一副很惊讶的表情。“可是我听到的版本不是这样啊。”
    闻言,薛薛直视向青巧。
    “那妳听到的版本是怎么样呢?”
    按理薛薛说到这里,就到了向青巧自由发挥的时候了。
    毕竟她听到的那些版本随便拎哪个出来都比薛薛轻描淡写两三句精彩的多。
    不过……对上薛薛似笑非笑的眼神,向青巧不自觉打了个寒颤,已经到嘴边的话就像突然卡住了似,无论如何也吐不出来。
    人明明还是一样的人,却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
    她有种如果自己说出什么对苏向楠不利的话,眼前这个模样乖巧的女生就会扑上来和自己狠狠打一架的诡异感觉。
    “妳怎么不说话了?”见向青巧眼神闪烁,一脸的犹豫不决,薛薛偏头微笑,两颗小小的虎牙让她看起来就像个精灵般无害且可爱。“妳听到的是什么版本啊?”
    “呃……”终究,想找人倾吐的欲望压过本能的不安,向青巧清了清喉咙后,故作神秘的眨眨眼,同时压低嗓子道。“我听到的版本……”
    “妳听到的版本是什么?”
    “啊!”
    因为苏向楠突如其来的插话,向青巧被吓了一跳。
    只见本来安静趴着的男生不知何时已经坐直了身体,胳膊撑在桌上,下巴搭着手背,一副好整以暇准备倾听的模样。
    当着人家的面说坏话,向青巧脸皮还没那么厚。
    何况高一的时候她也是喜欢过苏向楠的,虽然后来男生身上被贴了许多标签,不复当初光风霁月的形象,可被苏向楠那双漆黑深邃的凤目盯着,向青巧还是能感觉到自己一颗心在怦怦的跳。
    “没……没什么……”她干巴巴的说,断断续续。“我只是……只是在和薛雨随便聊聊而已……妳说是吧?”
    说到这里,向青巧猛地扭过头,求救的望向薛薛。
    薛薛都怕她用力过猛把自己给扭伤了。
    “嗯。”忍着笑意,薛薛一本正经的点头。“青巧只是在和我随便聊聊。”
    末了,还欲盖弥彰的补了句。“和你无关。”
    xiaoshцδ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