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八、同桌的他(07)

世界八、同桌的他(07)

    映入眼帘的是灰蒙蒙一大片,有些发霉的天花板。
    薛薛皱了下眉头,感觉浑身还酸软着没有力气,费上不少功夫才总算用手肘将身体给撑起来。
    低头,便见青青紫紫的痕迹遍布在脖颈与锁骨边缘,也能解释一开始的疼痛是怎么来的。
    年轻气盛的,没个轻重。
    正当薛薛思考该如何遮掩太过显眼的痕迹时,房门被从外向内打开了。
    长身玉立的少年走了进来。
    大概是刚冲过澡,黑发柔软的垂下来搭在他额前,半遮住那对深邃的眉眼,看起来清秀又无害。
    这是表象,薛薛知道。
    “妳醒了。”
    苏向楠开口,声线带着少年人特有的清冽,却又有点儿哑,是十分特殊的音质,像是有人拿羽毛挠着耳膜似的,落在薛薛耳边,刺激得她半身酥麻。
    薛薛闭上眼睛,稍稍平复心情。
    就在这片刻时间,苏向楠走到了床边。
    “我……对不起。”
    看似轻描淡写的三个字,却带着隐隐的颤抖。
    薛薛猛地睁开眼睛,望向苏向楠。
    许是她的眼神太具穿透力,苏向楠先是有些闪躲,脚步往后退了一些,没一会儿却又自动挪了回来,同时掀起眼皮与她四目相对。
    如此近距离的观察,薛薛不得不承认苏向楠生的很好。
    线条利落,眉型张扬,单眼皮,面容英气干净。
    只是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的,都能把周遭的环境烘托出几分电影画面的质感来,特别是当他静静凝视着一个人时,有种既深情又无情的微妙矛盾感,使人不知不觉间想要窥探更多。
    这是很危险的想法,当妳试图深入一个人的内心,通常也意味着已经无法掌控自己的情感。
    薛薛的手指动了下。
    苏向楠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薛雨望着自己,眼中却少了什么,而多了什么。
    然而还不待他深思,面前的少女却已经垂下眼睑,低着头,任由长发半遮住苍白的脸孔。
    就在苏向楠以为对方不打算说话了,正懊恼的想着该如何是好时,薛薛开口了,声音细如蚊吶,在空旷的房间里,却依然能被耳朵清楚捕捉。
    “没关系。”
    “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不怪你。”
    “可是……”
    说着,她倏地抬起头,黑色的瞳孔里彷佛缀了无数颗小星星似的,一闪一闪,光芒耀眼。
    苏向楠怔了怔。
    “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
    苏向楠和薛薛一前一后进到教室。
    她已经好久没有当学生了,感觉有点儿陌生,是以走在校园的时候,薛薛还特意观察了下附近同学的穿著打扮,同时注意到,其他人也或直白或含蓄的在打量着自己。
    更确切点来说,打量着她和苏向楠。
    十班的教室门被拉开。
    在见到苏向楠的时候,本来吵吵闹闹的教室突然安静下来。
    薛薛一眼就注意到了坐在教室后排,穿着一件宽戴维衣,手里转着颗篮球,正面目含笑与人说话的男生。
    林止。
    似乎是注意到薛薛的视线,林止微微偏过头,友好的弯弯唇角,然而在见到薛薛旁边站着的苏向楠时,那弧度便迅速被压平。
    “走了。”反而是苏向楠,微瞇着眼与林止对视片刻后,忽然扯了下薛薛的袖子,淡声道。“连我们的位置在哪里都忘了吗?”
    闻言,薛薛应了声,收回目光。
    在薛雨的记忆中,苏向楠为高小琪受伤住院后,林止曾进到他的病房里,两人单独待了十多分钟,期间谈了些什么没人知道,但从那之后,苏向楠心态变得更偏激,脾气变得更暴躁却是事实。
    不然也不会有接下来薛雨和苏向楠的纠缠。
    可想而知,林止找苏向楠谈得肯定不会是多愉快的事情。
    那内容会是什么呢?
    两个高中男生,共同喜欢一个女生,其中一个是家世清贵的公子哥儿,另外一个则是背景有瑕的私生子……xiaoshцδuk.com
    正当薛薛已经要理出个头绪来时,思路被突然插进来的男声给打断了。
    “在想林止?”
    “什么?”薛薛见苏向楠看着自己,平静的表象下彷佛有什么情绪在涌动着,没能深思,本能又问了一次。“你说什么?”
    苏向楠没有说话,只是盯着薛薛,好半晌后,忽然轻嗤一声。
    意味不明,却听得薛薛不太舒服。
    一双细眉蹙起,她正要让苏向楠把话说清楚,后者已经把头转了回去,伴随着一句似嘲似讽的。
    “原来妳也喜欢林止啊。”
    “……”
    薛薛忽然有股冲动,想拿起桌上的书本直接往苏向楠的脑袋砸下去。
    不过她知道这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在两人间的气氛沉闷到极点,苏向楠已经后悔因为一时心软而答应陪薛雨来学校时,他感觉到有一只手搭上了自己的腰际。
    苏向楠的校服下摆没有扎进裤子里。
    薛薛轻轻一撩,微凉的指腹便贴上了苏向楠的腰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