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roushuwu.Xyz 世界七、替身情人(40)中

roushuwu.Xyz 世界七、替身情人(40)中

    男人忍不住抬手,揉乱了揉薛薛的头发。
    薛薛懒洋洋的抬眸,嘟嚷了句。“别摸,还没洗头,脏着。”
    事实上薛薛有轻微的洁癖,在工作结束回到家后,只要时间超过九点,她做的第一件事绝对是踏进淋浴间冲个热水澡,把身上的脏污都洗干净了,对薛薛来说是让身心得到休息的必备条件。
    特别是从宴会的场合离开,薛薛只觉得身上带着各种各样的香水味儿,单着一种那是香,合在一起再添上酒精与食物的味道后,实在让人一言难尽。
    如果不是薛得辉突然找上来说了那一番话,薛薛也不至于整个人乱到连基本的清洁都没做。
    “没关系。”池禹听她这么说,眸色更深了,连带着声音里头蕴着的温柔都变得醇厚起来。“我的宝贝不论什么时候都是香的。”
    这话从池禹口中说出来,就跟调情没两样。
    自认脸皮不薄的薛薛也红了脸。
    她能感觉到男人的下半身已经起了反应。
    小别胜新婚,按理今晚应该是个适合“深度交流”的日子,不过薛薛没忘记,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然后呢?”
    轻轻的三个字,打破绮旎暧昧的气氛。
    池禹顺着她发丝的动作一顿后又接着继续,不只有动作,还有故事。
    “是黄有达把我救出来的。”池禹平铺直叙的道。“关在房间几天后因为营养不良,我头昏眼花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就直接晕倒在地上,那时候是黄有达发现了我不在,破门而入,背着我把我带到了医院输液检查。”
    薛薛知道黄有达就是池禹的舅舅。
    然而池禹此时直呼其名,意思不言而喻。
    心疼的环住男人的腰,薛薛知道此时再多言语的安慰都是苍白的,她只能用行动告诉对方……
    自己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池禹的呼吸变得更平缓了些。
    “黄有达在我的记忆中,一直是对我很好的长辈。”
    “我的父亲因为工作的关系并不能经常陪在我身边,黄有达有时候就充当着父亲的角色,虽然有司机,但小时候更常来接送我上下学的人其实是他。”
    “而且和父母不同,黄有达对我是真的好……有求必应的那种好。”
    池禹说到这里,薛薛懂了。
    林靖和黄月菲自然疼爱自己的孩子,然而为人父母,该有的教育却是不能马虎,且从薛得辉给的资料里来看,林靖该是个对自己要求极高的人,对唯一的儿子,抱着期待的同时自然会更重视他的教养。
    只是对一个孩子来说,可能有时候会觉得父母不近人情,而更喜欢没什么原则对自己好的大人。
    黄有达显然就是这样一个角色。
    他纵容着池禹,却又在背后捅了池禹一刀。
    这样的心情……薛薛仔细的想了想,发现还不如薛镇和杨清眉这样从一开始就绝情的干脆,至少不会让人抱有不真实的想象。
    那种被最亲近的人背叛的痛苦,对谁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
    何况那时候的池禹年纪才多大?
    “薛得辉可能和你说过了,黄有达从小就对我很好,比对他的亲生儿女还要好,我也乐于与他亲近,后来他又成为把我从黑暗里拉出来的那个人……”
    “你肯定对他更依赖,也更信任。”薛薛把池禹没有说完的话接下去。“你把对父母的孺慕之情转移到他身上了。”
    “嗯,我的宝贝真聪明。”池禹把下巴顶在薛薛的脑袋上,望着前方暖黄色的灯光,声音听来有些飘渺。“黄有达后来以照顾我为由,搬了进来。”
    “只有他一个人?”
    “是,只有他一个人。”池禹淡淡的道。“他也算是用心良苦了,几次自己的孩子找过来哭诉,只对他们说因为我失去了爸爸妈妈需要大人照顾,让他们多体谅我一些。”
    “我那时候就在一边看着,因为父亲自幼就教导我不能小觑了人心,所以我并没有对黄有达完全放下戒心,只是他的演技太好,也可能那时候真的有一两分真心……总之最后,我选择了相信他。”
    “林家的产业不可能无人看顾,旁支虎视眈眈,虽然父亲一直有做准备,但没人能预料到意外的发生,于是在律师团的帮助下,我把林家那些产业暂时交到了黄有达身上,直到我成年为止。”
    “那是我这辈子做过最错误的一个决定。池禹闭上眼睛。“我愧对父亲的教诲。”
    “不。”闷在男人怀中的薛薛这时坚定的反驳了池禹。“不是你的错,是黄有达的错。”
    “或许吧,但是没能认清他的狼子野心,在还留有余地的时候不知道展开反击,最后被逼到绝境……是我的盲目和愚蠢导致的悲剧。”
    可那时候你也只是个孩子啊。
    这句话,薛薛没有说出来,只是更用力的圈紧池禹的腰,想要安慰的不只是眼前的男人,还有当年那个被迫早早见识人心险恶的少年。щoィ门的網阯:Γousんuщu。{禸書楃(拼音)}奌xyz
    “一开始,黄有达的确可以说是兢兢业业了。”
    “他知道我迫不及待的想成长,每天都会定时抽出半小时教导我商业上的事,也每个礼拜都会带我到公司,让我看他如何工作,如何和部门主管沟通。”
    “因为这个做法,我对他十分放心,也相信到我成年那一日,他就会把属于我的东西还给我。”—
    “然而事实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我不知道黄有达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起了异心的,我只知道,贪婪会使人面目可憎,直到最后一点良心都被蚕食殆尽,人也不再是人,而不过是……披着人皮的恶鬼。”
    池禹空洞的语气让薛薛悚然一惊。
    她抬头想要看看男人现在的表情,却只是被大手压住脑袋,用力按在胸口,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