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七、替身情人(36)

世界七、替身情人(36)

    薛得辉说到这里的时候,点了根烟。
    腾起的烟雾朦胧了男人硬朗的脸部轮廓亦模糊了他的表情,只有那一双映着火光的沉沉墨瞳显得格外清晰。
    薛薛也跟着薛得辉下车,倚着车门。
    对于薛得辉的话她并没有什么怀疑,因为和薛璃的记忆与自己的推测是完全对的上的,像薛廉松这样强势惯了的人,对于被儿子与儿媳遗弃的孙女就算有亏欠,也不会拿自己的心血开玩笑。
    与那点愧疚比起来,薛璃有利用价值,才是让薛廉松注意到的地方。
    而且与父母间的情缘越是薄弱,越是方便掌控。
    只是薛镇和杨清眉间的感情,在薛得辉的描述中似乎远比薛璃自己以为的还要差上许多。
    这是为什么?
    “爸和杨清眉的关系,早烂了的。”
    这点不用薛得辉来说,薛薛也知道。
    “不只是妳想的那样简单。”彷佛能看穿人的心思似的,薛得辉总是用一句话就精准挑破薛薛的疑惑。“记得杨清眉后来那次怀孕吧?”
    薛薛当然记得。
    那是她无缘的弟弟,也是促使杨清眉和薛镇离婚的导火线。
    才刚失去孩子正在坐月子的杨清眉得知了薛得辉的存在,一个和薛璃同龄的男孩,是丈夫出轨,她被当傻子一样欺骗蒙蔽的最好证据,虽然两人很早就貌合神离,但若没有这突如其来的一则插曲,两人的婚姻会歹戏拖棚到什么时候也很难说。
    毕竟前面那些年也是这样过来了。
    正当薛薛在思考薛得辉提起这件事的用意时,男人下一句话直接把薛薛雷了个外焦里嫩。
    “那个孩子,不是爸的。”
    “……什么?”
    就算薛薛擅长保持冷静,那也绝对不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她惊愕的看着似乎浑然不觉自己爆了个惊天大料的男人。
    “你没听错。”薛得辉修长的手指夹着烟,红光在幽深的夜色中醒目非常。“就是那样。”
    “杨清眉瞒得很好,我妈那时候无意间得知了这个消息便花大钱请了征信社仔细调查,没想到这一调查还真给她调查出了点什么来。”男人的薄唇间缓缓吐出一圈缭绕的烟雾。“我妈把这件事捅到了爸那里,男人的劣根性大概也就是这样了吧,自己出轨没事儿,老婆却不能给自己戴绿帽子。”
    薛薛清楚看见薛得辉脸上的嘲讽。
    针对薛镇的嘲讽。
    薛薛眨眨眼,发现薛璃记忆中的薛得辉和自己眼前的薛得辉的确就像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不单只是臆测,而是事实。
    究竟是薛璃对薛得辉的理解有误还是……
    “那个孩子的父亲是……”
    薛得辉这次没有回答,只是抬起眼皮静静的望着薛薛。
    答案已经昭然若揭。
    不过她接着又想到一个问题,非常急迫的问题。
    “那我的父亲……”
    “嗤。”薛得辉低笑一声,看薛薛的眼神像是在看傻子。“妳当然是爸的女儿,不然薛廉松有可能把妳带到身边吗?”
    这倒也是。
    薛薛想,自己这是关心则乱了,如果薛璃不是薛镇的孩子,薛廉松又怎么可能把“来耀”传到她手中?就算再看好薛璃,有其他选择的薛廉松也不会做出这种传贤不传亲的事来。
    不过这样一切就说得通了。
    她那时候还想,如果只是薛得辉一方有出轨的铁证,按杨清眉在杨家的受宠程度,怎么也不应该这么轻易放过薛家才对。
    现在,从薛得辉的口中,薛薛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似乎是在意料之外,然而仔细一想,也是情理之中,令人唏嘘。
    两人之间好一阵沉默。
    “爸一直想让我接掌来耀。”
    “他对这件事做了很久的布局。”在薛薛的视线看过来时,薛得辉垂下眼睑,遮住情绪。“比妳以为的要更深入许多。”
    “哦。”薛薛想了想,淡淡道。“那又如何?难道……”
    突然灵光一现的薛薛觉得自己抓住了逻辑的尾巴。
    “难道你是想说,在公司针对我的那些话和行动都不是你的本意吗?”
    薛薛紧紧盯着薛得辉,试图从他彷佛戴着面具的脸上找出一丝破绽,然而薛得辉除了移开视线,并没有理会薛薛的这个问题。
    “薛得辉……”
    “就在两年前,爸给我引见了一个人,他说那个人只要愿意站在我这边,来耀就是囊中之物,董事会的那些老头子,完全不足为惧。”
    “什么?薛得辉,你不要转移话题……”本来不耐烦薛得辉含糊态度的薛薛忽然顿住了,因为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荒谬却又似乎合情合理的推论。“你说薛镇给你引见了一个人……不会是……”
    不知为何,熟悉的名字在一瞬间变得陌生至极,就连要清楚将两个字说出口都格外困难。
    这会儿薛得辉终于愿意直视薛薛了,用一种带着无奈与怜悯的目光。
    “是。”
    “我说的那个人,就是池禹。”
    n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