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七、替身情人(34)

世界七、替身情人(34)

    这趟旅行在无形间为两人的关系带来了改变。
    薛薛和池禹分别有不同的感觉,只是他们默契的不去提起。
    年关将近,“来耀”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尾牙。
    公司的所有员工都能参与,薛薛把事情交代给经验丰富的陈秘书负责,宴会当天他们直接包下酒店的一面楼层,并邀请好几组的歌手前来表演助兴,至于最后的高潮自然就是抽奖了。
    “来耀”今年虽然内部股东结构动荡,但不论在营收、毛利率、营益率还是各方面都有显著成长,股价创下新高,在奖品这方面也毫不吝啬。
    其中最大奖是一辆价值百万的豪车,且税金部分由公司来吸收。
    当薛薛上台致词完并亲自抽出这名幸运的员工后,尾牙便在热烈的气氛中落幕。
    整场活动预计在九点钟结束,不过当薛薛结束完应酬已经超过十点了,本来要载她回家的陈秘书才刚和薛薛打过招呼就接到老婆打来的电话。
    “喂……嗯?妳说什么?阳阳发烧了?我知道可是我……要不妳打车……嗯?不是……我已经和妳说过了……”
    薛薛在一边等陈秘书把电话挂了后才开口问道:“你儿子发烧了?”
    阳阳是陈秘书的老来子,虽然是意外出生的孩子却很得陈秘书与妻子的喜欢,今年才刚上小学四年级。
    “是,他前几天就开始流鼻水,本来要带他去看医生的不过我老婆她……”陈秘书止住声音,脸上表情颇为懊恼。“唉现在说这些也没意思了……不过老板放心,我会先送您回去的。”
    闻言,薛薛朝他摇头。
    “你孩子都发烧了,你还是先回家看看吧。”
    陈秘书听薛薛这么说,心中有一瞬间的动摇,只是想到自己的职责还是有几分迟疑。
    “这……”
    薛薛和陈秘书相处好一阵子了,自然知道男人尽忠职守的性格。
    “你就当是老板的命令吧。”薛薛抱着双臂,懒洋洋的道。“老板现在命令你,赶紧回家带儿子去看医生。”
    陈秘书望着站在灯柱下的薛薛,光影在她白嫩的肌肤镀上一层柔软的色泽,少了平常在工作时候总习惯板着脸孔的严肃,面貌可亲许多。
    陈秘书一时有些恍惚。
    诚然薛璃是个手段与能力兼备的女人,从她接手“来耀”后短短几年做出的成绩便能堵住那些悠悠之口,然而表现的再如何出色优异,背后也难免还是有好事者说闲话。
    那些评价都不是客观的,掺杂了个人的忌妒、不满还有愤恨,不过那些人在薛璃背后说嘴的时候却往往都忘了,放在一般人的人生中,她也不过是个刚踏出社会不久的,或许还在琢磨未来人生方向的年轻人而已。
    且旁人可能不知道薛家的状况,可陈秘书却是十分了解的,虽然从一出生就有傲人的背景,但薛璃的童年却绝对与幸福搭不上边。
    同为父母,他实在不能理解薛镇和杨清眉的狠心,在陈秘书眼中,薛璃固然是需要尊敬的上司,却也是个自幼缺爱,让人心疼的小姑娘。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忍不住总想多关心对方一点,还曾有人笑说,自己这秘书当的和保姆没两样。
    “薛总……”
    薛薛一个眼神扫过,陈秘书顿时会意,将多余的情绪沉淀到心底后,对她鞠了躬。
    “谢谢您。”
    薛薛摆摆手,确认陈秘书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了才缓缓转过身子,朝另外的方向走去。
    她打算走一段路消消胀气再到大街上打车。
    不过薛薛才往前走没几分钟,一辆低调的黑色轿车便驶到她身边按了喇叭。
    薛薛偏过头,映入视野中的先是那象征尊荣与奢华的动物标志,然后才是有些眼熟的一组号码。
    车窗摇下,薛薛的疑问很快得到开解。
    来人是薛得辉。
    “上车吧,我载妳回去。”
    薛薛拧着细眉,有些犹豫。
    不过薛得辉已经把后座的门给打开,见男人显得坚持,她沉吟片刻后,到底还是坐上了对方的车。
    后座宽敞,配备一应俱全。
    车子里有淡淡的古龙水味儿,是一股很成熟的男性气息,并不会令人难受。
    “回哪?”调整了空调后重新发动车子的薛得辉自后视镜看了眼薛薛并问道。“会太冷吗?”
    “不会。”薛薛拉了下自己松垮的披肩,回答薛得辉的话道。“湖海路上的公寓。”
    “不回家看看?”
    回家?她不正是要回家吗?
    薛薛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直到听薛得辉道:“妳很久没回去看爸了。”
    薛薛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薛得辉口中的家,是薛镇和高茵茵的家。
    “他也不会想看到我的。”
    薛薛不知道薛得辉这么说的目的何在,不过从薛璃的记忆中她得知,这对父女上一次见面是在去年过年,明明是合家团圆的日子,却还是不欢而散。
    听薛薛这样说,薛得辉沉默片刻后,又换了个让薛薛觉得莫名其妙的话题:“香香怀孕了,傅青宇的孩子。”
    “……我知道。”薛薛顿了顿,带着点试探意味的道。“我听池禹提过了。”
    那时候两人正在床上酣战,池禹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薛薛听进耳里只是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更多的情绪却是没有了。
    所以她只是淡淡应了声。
    大概对她的平静挺满意的,后来的几天池禹也没再提过这件事,没想到现在会从薛得辉口中又再一次的听到。
    有种微妙的违和感。
    不过更让薛薛觉得违和的是薛得辉接下来的问题。
    n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