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七、替身情人(33)

世界七、替身情人(33)

    薛薛一转头,恰好撞进池禹的怀抱里。
    她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伊芙盯着突然出现的男人,眼中有毫不掩饰的欣赏。
    在登山过程中,除了短暂的休息时间,他们并没有什么认识彼此的机会,包括这样近距离的打量。
    伊芙一开始注意到池禹是因为他对自己女朋友爱护和关心的态度,那种自然流露出的情感是最真诚也最吸引人的,不过现在仔细一看伊芙才发现,这个有着标准东方脸孔的男人比自己见过的所有同性都还要美丽。
    像是放在博物馆里的雕像,带着一种艺术般的,深具阳刚魅力的美丽。
    伊芙对他伸出手。
    “你好。”
    盯着女人摊开的掌心,池禹蹙起眉头,正打算说些什么却被薛薛推了下手肘。
    “妳好。”
    池禹没有回握,只是朝对方点头示意,简短的一个单词说来却是心不甘情不愿。
    不过尴尬的氛围尚来不及蔓延,丹尼尔很快便来找伊芙,把她带去和自己新结交的朋友认识,也给了薛薛和池禹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
    “怎么,不高兴啊?”
    “嗯,我不喜欢她看妳的眼神。”池禹爽快地承认。
    “看我的眼神?”薛薛差点儿没笑出声来。“真要说,应该是我生气吧,伊芙看你的眼神可是赤裸裸的欣赏。”
    “是吗?那妳生气吗?”
    薛薛看着打蛇随棍上的男人,似笑非笑,没有回答。
    池禹沉默着,虽然没有追问,却是用一种执拗的目光,深沉的盯着薛薛。
    两人之间形成了无法由第三人打破的氛围,张力十足,既是情人,又似敌人。
    就在这时,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句“下雪了!”,薛薛和池禹便默契的抬头,看见成片的雪花穿透薄雾般的云层飘下。
    薛薛张开手。
    冰的螫人的雪片不过在指尖短暂停留后便消融了。
    悄无声息,一如落下的时候。
    大家都十分兴奋,不是没见过雪,然而身处荒山野岭,四周尽是云雾缭绕的皑皑峭壁,耳边吹过呼啸风声,就彷佛置身于由电影特效打造出的场景中,令人不由自主的沉醉。
    很快的,积雪又增了数厘米高。
    向导见天气不对,赶忙要每个人把东西收拾好,准备沿原路下山。
    “舍不得?”
    见薛薛动作磨蹭,落在他后头的池禹问了句。
    “嗯,这里很美。”
    薛薛说着,走到可以将整座山谷与城市的风貌尽收眼底的平台上,向下俯瞰被纷飞雪花给朦胧了的景致,这时的视野其实并不好,色彩毛毛躁躁的像是碰到水后整面晕开的染料,模糊不清却反而更能触动薛薛的心情。
    她感觉自己格外渺小。
    与宇宙万物相比。
    薛薛闭上眼睛,用仅存的一点时间,记忆这份难能可贵的感觉。
    池禹始终站在离薛薛几步外的距离,安静地凝视着她。
    有那么一瞬间,池禹觉得薛薛不属于这个世界,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平静的面对人间百态。
    他为自己这突如其来的想法感到好笑然而人再怎么欺骗也欺骗不过自己,在见薛薛向前跨了一步,离万丈深渊仅仅只剩短短的距离时,他近乎仓皇失措的上前抓住薛薛的胳膊,用力拽进怀里。
    池禹将人抱的很紧,紧的像是薛薛下一秒就会凭空消失,让他再也找不到似的。
    身体反应无法骗人,虽然不明所以,在接收到男人惊惧不安的情绪时,薛薛选择抬起手,温柔地拍了拍他的后背。
    “怎么啦?”
    “我……会把全部的事都告诉妳。”池禹双臂使力,让薛薛的身体可以贴向自己。“所以,千万,千万不要放弃我,拜托……薛薛……宝贝……不要离开……”
    闻言,薛薛一怔。
    下山并不比上山速度快上多少,且因为重新积了一层雪的关系,必须格外小心。
    到达山脚的登山口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下。
    伊芙找到薛薛要联系方式,池禹虽然臭着一张脸站在一边却也没有上前拒绝,只是紧紧盯着伊芙,像是怕她会把薛薛拐走似的。
    “其实我原本想找妳男朋友要的。”伊芙在输入完薛薛的手机号后,附在薛薛耳边说话。“只是他看起来太凶了,妳看他现在那样子,像不像是要把我给吃了?”
    薛薛顺着伊芙的视线看去,果然见池禹在看着自己,哪怕他还在和另外两个站在旁边滔滔不绝的男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虽然我真的很欣赏他,不过有这样的男朋友也是件很累的事吧?”
    “嗯?”
    薛薛转过头,便见伊芙笑眯眯的望着自己,眼里还有促狭的笑意。n2qq╄,co'm
    “虽然我有时候觉得丹尼尔不太在乎我,不过现在看起来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至少我很自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和谁来往就和谁来往,如果换成是妳男朋友,啧,怕不是要强迫我在家里待到发疯了。”
    “……”
    薛薛想说池禹不是这样的人,然而想到上辈子的薛璃,却是把到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
    不过伊芙这些话倒是让薛薛给薛璃为什么不愿意将这辈子重来一次又添上一笔理由。
    后来那段时间,虽然池禹没有明面上限制薛璃的自由,然而二十四小时的紧迫盯人让薛璃形同禁脔,偏偏又因为爱与留恋而割舍不断,想来这一切都对薛璃已经岌岌可危的精神状态又造成了更大的压力。
    “要我说啊……”
    伊芙的话匣子显然还没关上的打算。
    这时,池禹已经结束谈话,朝她们走过来。
    “其实不会哦。”重新整理完思绪的薛薛笑着打断伊芙。“我男朋友他的确不是那么完美……”
    池禹的脚步一顿,就听得薛薛用平静却带着甜蜜的语气对伊芙的话进行反驳。
    “可是人本来就没有完美的呀,他在乎我的同时也信任我,我回报他的在乎并且努力不辜负他的信任,这是很平等也很自由的关系。”
    “而且我知道,他正为了我们的未来在慢慢地改变自己,这对我来说,比什么甜言蜜语都要更让人心动呢。”
    薛薛的语气十分温柔,温柔的像一团柔软的棉花,把池禹剧烈跳动的心脏给裹了起来,往里面注入源源不绝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