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七、替身情人(32)

世界七、替身情人(32)

    这一段路特别漫长,花了一个半小时。
    薛薛好不容易撑到第二个休息区,看到被积雪覆盖的凉亭,想也不想就要走过去坐下,却被池禹给一把拉住手臂。
    “先缓缓再坐,不然对身体不好。”
    薛薛也听过这说法。
    她停下脚步,挨着池禹,男人将两人的背包放下后便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搂着她的肩膀,安静地给她当柱子倚靠。
    这期间,另一对情侣中的女孩子一直在看他们,而她的男朋友早和另外一个来登山的人混熟了,正兴高采烈的在拍照。
    她眼中流露羡慕,薛薛没注意到,池禹却发现了,甚至还微微侧过身体,挡住对方投向薛薛的视线。
    这是个有着强烈占有欲的男人,虽然因为薛薛这段时间的“调教”颇具成效,池禹的占有欲并没有像上辈子面对薛璃那样直接爆发出来,只是根深于骨子里的东西却依然存在。
    女孩于是收回打量的目光,默默叹了口气。
    下午山上的天气多变,因此十分钟后向导便让大家收拾好东西,继续往山上走。
    薛薛一直觉得自己体力在同龄的女孩子里算是十分不错的了,然而经此一遭她才发现,自己平常还是太疏于锻炼了。
    到第三个休息区时,池禹喂薛薛喝了能量补充饮。
    “把包包给我背吧。”
    池禹说着,也不等薛薛回答,径自就把她的棕色登山包系在自己的黑色登山包上。
    薛薛肩膀酸疼,池禹愿意帮忙自然是能给她减轻不少负担,然而方才向导便说最后一段路要接连爬坡九百公尺,同时也是古道中最崎岖的地形,她担心池禹应付不来。
    “会不会太累?”
    “累?”池禹藏在风镜后的眼睛一眯,本来慵懒迷人的桃花眼顿时生出几分凌厉的气势来。“妳未免也太小看妳男人了。”
    薛薛噗哧一声的笑了出来。
    池禹的表情臭屁的让她想到为了向大人讨夸而用力挺起胸膛的小孩子,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在当前的环境下,池禹的表现的确很容易让人心动。
    可靠又值得依赖。
    “那就麻烦你啦。”薛薛边说边伸出手,用两掌的掌心拍了拍池禹的脸颊。“亲爱的……男朋友。”
    风声呼呼,薛薛的音调又刻意压低,说出来的话其实含糊非常,然而池禹的耳朵却像装了扩音器似的,把她说的一字一句都听得十分清楚。
    包括那一声缠绻的“男朋友”。
    池禹觉得自己的心跳跳的特别大声,好像随时都会蹦出胸膛似的。
    虽然对最后一段路程的艰辛已经有心理准备,但当真的经历的时候,薛薛还是觉得比想象中更不容易一些。
    其中有人在经过窄道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一颗被雪给盖住的大粒碎石,猛地踉跄了下,差点儿就要往一边的陡坡跌落,幸好在他后头的是位经验丰富的登山客,眼疾手快的拉住人,这才免去一场悲剧发生。
    薛薛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总算明白什么叫“生死一线间”。
    有惊无险地,经过格外漫长的上坡段后,一行人终于抵达山顶。
    欢呼声此起彼落的响起,就连薛薛都跟着兴奋的大喊了声。
    向导招呼大伙儿拍张合照纪念,便让大家自由活动半小时。
    为了方便来此观光的游客,当地的管理局盖了间简陋的厕所。
    薛薛跟着其他两位女性一起进去。
    出来的时候,因为没有设洗手台,所以大家只是拿起地上的雪团搓揉充当纸巾。
    一离开保暖的手套,薛薛的五指手指头立刻体会到被冻僵的滋味。
    “妳男朋友对妳真好。”
    本来要去另一面找池禹的薛薛闻言停下脚步,转头,便见一个年纪和薛香香差不多大的女孩正看着自己。
    薛薛记得对方,除了她特别高大的男朋友令人印象深刻外,女孩自己也是个十分漂亮的美人,就算全身装备,如同洋娃娃般白皙的肌肤和细致的五官依然突出。
    “嗯。”听出对方语气中的羡慕,薛薛笑了笑。“妳男朋友也对妳很好呀。”
    或许是薛薛这句话触动到她,女孩走到薛薛身边,蹲了下来。
    “才没有呢,丹尼尔他啊……”女孩歪着脑袋,显然在思考该如何形容。“是个非常自我的人。”
    “自我?”n2qq╄,co'm
    “嗯,简单来说,当妳和他意见一样,或者是遵从他意见的时候,他的确是个很好的男朋友,会让妳感觉自己被呵护,被捧在手心,而且丹尼尔很受欢迎……因为这样他的好就更特别了,妳懂吧?”
    薛薛点点头。
    “可是呀后来真的交往了我才发现,丹尼尔他是个完全以自己为中心的人,他喜欢的事,每一件都比我重要。”
    女孩说着,有些无奈地笑笑。
    薛薛感觉得出来她的情绪低落。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分手呢?”
    “分手?”女孩一脸惊讶的样子。“为什么要分手?丹尼尔是学校美式足球队的明星球员呢。”
    薛薛听女孩后半句话就明白了。
    感情两个字,说纯粹的时候纯粹,但大多数人作为群体动物生活在这世界上,经营感情的时候,往往会掺杂许多东西,诸如旁人钦羡的目光等,没什么是非对错可言,不过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罢了。
    “也是,妳开心就好。”薛薛说着,撑住膝盖站起来。“我叫薛薛,妳呢?”
    “我叫伊芙。”女孩握住薛薛的手。“真的很羡慕妳有一个这么好的男朋友,如果是他来追求我,那我可能会考虑和丹尼尔分手的。”
    伊芙俏皮的对薛薛眨眨眼。
    “是吗?不过我想妳可能……”
    “妳们在这里说什么悄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