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七、替身情人(31)h

世界七、替身情人(31)h

    由于这次薛薛安排了一个礼拜的假期,所以池禹在问过薛薛的意见后,将他们旅行的目的地定在与北方国土接壤的小国科沃斯克。
    那是个除了一级产业,百姓普遍以观光旅游业为生,不过九百多万人口的国家。
    两人居住在山中的度假雪屋,预计花一个礼拜的时间在附近走一圈。
    不过后来薛薛发现,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他们只有在第一天和最后一天的时候照着规划的路线走,中间几天,池禹就跟只发情期的野兽一样缠着她不放,两人跟连体婴似的,走到哪,做到哪。
    “池禹,你……嗯……才刚起床……啊……”
    “刚起床不就是要做运动吗?”大手在肌肤上肆意点火,池禹吻着薛薛,唾液交融,缠缠绵绵。“天冷,得热热身子才行。”
    “唔……”薛薛闪着池禹,问题床就那么大,再怎么躲也躲不开男人铺下的天罗地网。“池禹……啊嗯……”
    昨晚两人从小镇上参加完耶诞盛典后回到木屋已经接近十二点,后来喝了点酒又来精神,做了一次,这会儿薛薛的甬道还湿润着,很好的接受了池禹的性器,粗长一捅到底,密密实实不留半点缝隙。
    “嗯……”薛薛的指甲划过男人肌理分明的背脊。“好深……”
    “喜欢吗?”用嘴唇摩娑着女人精致的锁骨,池禹的声音低沉,语气暧昧。“小穴咬的好紧,是很喜欢吧?”
    闻言,薛薛瞋了他一眼。
    这一眼让男人雄风大振,性器胀的更大了。
    窗帘被拉起一角,早晨柔和的太阳光照在外头的雪白大地上,折射出了道道金色光线打在两片大玻璃窗窗面,带来明亮与温暖。
    室内有火炉,烧的空气暖洋洋的。
    两人就算将被子掀起,赤身裸体的做爱也不会觉得冷。
    “池禹……”
    “嗯?”
    “再进来些。”薛薛眯着眼睛,弯着唇角,吐着红红的小舌头,神态像极了一只慵懒的白猫。“还不够。”
    没人能拒绝的了这样的要求。
    “遵命。”
    双手撑在柔软的大床上,池禹将性器抽出大半,只留浑圆的顶部卡在穴口,慢悠悠的转了几圈后又猛地沉下腰腹,用强而有力的姿态一寸寸往内里推进。
    薛薛舒服的嘤咛。
    早晨的欢爱少了狂风骤雨般要打破一切的激烈,让人像是徜徉在无尽无垠的大海中,被温暖的海水给淹没、包围。
    一场性事下来,又是一个小时过去。
    薛薛干脆泡了个澡。
    这栋小木屋在面向大片针叶林的方位搭了间阳光房,用的是单面玻璃,只能从里面看向外面而无法从外面望进里面,不过在这片深山野林中渺无人烟,这般措施也不过是为了让前来住宿的客人能放心。
    桧木浴桶独有的自然淡香让薛薛很好的放松了筋骨,她将眼睛闭上,双臂支撑着趴在同样由原木搭成的小平台上,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中,舒服的喟叹一声。
    有那么一刻,薛薛觉得就在这里长期居住下来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
    远离尘嚣,与自然同存。
    早餐是池禹简单做的培根蛋三明治和热腾腾的鲜奶,以及昨天他们从市里采购回来的新鲜蔬菜色拉。
    “我用剩下的材料做了布丁。”池禹将碗盘洗好后,笑着对薛薛道。“等回来就可以吃了。”
    他们今天排好行程准备走一条在当地十分有名,每日只开放十位预约名额的古道,来回约莫要四个小时,但爬到山顶后可以俯瞰整个科沃斯克,将城市的风景尽收眼底。
    两人姗姗来迟,虽未迟到,但大家都已经到古道的登山口等他们了。
    有一组三个人一起来的,还有一对情侣,最后则是个人登山客。
    虽然古道不长,但因为地形关系,当地政府特别规定一定得由当地向导带队才能进入。
    向导是个浓眉大眼,五官深邃的原住民,四十来岁的年纪,英文口语自然,笑起来会露出一口大白牙。
    “古道最多能容两个成年人通过,所以大家一会儿排好队,在走的时候扶好两侧栏杆,若在没有栏杆的地方,请两人牵着手,右侧的人扶着山壁,慢慢前进。”
    响导进行了约莫十分钟的谈话,多数是关于登古道的注意事项。
    “大家不用太担心,我们会在两公里处的第一个休息区停下十分钟,接着是五公里和七公里,今天天气不错,顺利的话下午就能直接返程。”说完,向导看了看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
    队伍里跟男朋友来的年轻女孩特别有精神的喊了一声。
    向导点点头,带领一行人开始行走。
    走到第一个休息区的过程中上坡幅度缓,池禹体力好,除了呼吸感觉急促些外面不改色,薛薛也能跟上大队的脚步,就是脸颊红扑扑的,停下的时候撑着膝盖蹲下揉了揉。
    池禹见状也跟着蹲下来,将护膝给她解开。“不舒服?”
    薛薛摇摇头。“只是感觉有点紧。”
    闻言,池禹给她调整。“这样好点吗?妳动一动试试。”
    薛薛踢了踢腿。“嗯,好多了。”
    两人这样折腾一下,休息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接下来一段有陡坡,速度慢了不少池禹紧紧握着薛薛的手,时不时偏过头问她一句。“感觉还好吗?”
    薛薛没有回答,只是对池禹笑笑。
    事实上她完全是提着一股气在前进,怕自己一开口说话,气散了就走不动了。
    n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