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七、替身情人(30)

世界七、替身情人(30)

    悸动来的突然,不过并未影响到薛薛的理智。
    她没有再问池禹什么,只是用肩膀把人撑起来后带到玄关右侧放着的木椅上。
    “我去给你倒杯水。”
    薛薛说着就要转身,池禹却抓住了她。
    不是手腕,而是小臂。
    薛薛看了一眼后又抬头望向池禹。
    “我不渴。”他的嗓音嘶哑。“妳陪我坐会儿就好。”
    闻言,薛薛点点头。
    她一坐到池禹身边,男人便握着她的手肘,用指腹摩娑方才留下一圈红痕的地方。“疼吗?”
    薛薛没说话。
    池禹似乎也不是真要她的回答,只是持续着一样的动作,直到薛薛觉得痒了,忍不住想要把手腕给缩进袖子里,他才慢悠悠的开口道:“我有病,我知道。”
    薛薛的身子颤了颤。
    池禹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用一种很认真的口吻在陈述事实,薛薛感觉得出来。
    她以为池禹这次会选择把一切坦白的,然而显然,池禹没有这个打算。
    男人重复着将眼睛睁开又闭起,闭起又睁开的动作,在这段过程中,他虽然不再用指腹摩娑皮肤却依然以一种小心翼翼的姿态虚握着薛薛的手腕,没有放开。
    薛薛坐在一旁安静地陪着他。
    脑海里并没有什么想法,薛薛知道,现在的自己也不应该有什么想法。
    她没有忘记自己方才的悸动。
    这并不是个好现象,薛薛很清楚,所以在池禹平复心情的同时她也在做着同一件事。
    两人肩靠着肩,离的很近,却都在心中各自想各自的事情,没有交集。
    薛薛将目光落在墙上的挂钟上,距离他们到机场的时间正在一点一点缩短,且随着越来越接近中午,路上的车流量肯定也会增加,他们就算出门来的及,估计也只能草草在机场解决午餐了。
    “我们出门吧。”
    池禹突然开口。
    薛薛瞥了他一眼,男人的表情已经恢复如常,只是眼中还有来不去褪去的红血丝,让他看起来有些疲惫。
    薛薛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头。
    “疼吗?”
    “什么?”薛薛眉头蹙了下,才懂池禹在问什么。“有点。”
    她本来想说不疼的,话到嘴边却转了个弯,果然见池禹眼中浮现懊恼、后悔还有自我厌恶等复杂的情绪。
    “对不起。”
    薛薛听他又道歉,顿时不知道该哭该笑还是该嘲讽。
    “池禹,你今天已经跟我说过两次对不起了。”薛薛一面起身拉过放在鞋柜旁的行李箱,一面看着拍打自己脸颊,努力想要
    打起精神来的池禹。“记得你以前说过什么吗?我现在把那句话还给你,恋人间要的不是歉疚,而是诚实。”
    池禹浑身一僵。
    “我们可以吵架,吵架完了可以生气,生气完了可以试着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解决问题,可是我们不能够只靠着逃避,就假装问题不存在。”
    薛薛之前一直以为经过这段时间的沟通,池禹应该能想通,可现在她觉得自己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池禹或许真的有改变,至少没有像薛璃记忆中的那样一路奔着黑化的方向不回头,然而还不够。
    池禹显然对自己的过去充斥着各种负面情绪,虽然他已经答应过薛薛会在适当的时间交代清楚,但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还不知道得拖到猴年马月去了。
    不破不立。
    玻璃太厚,一次敲不碎,薛薛只好再使把劲,看能不能把裂痕弄的更大一些。
    “池禹,我可以给你信任,可是信任这种东西,是禁不起一次次耗损的。”
    “你如果真的不想说,我也不会逼你,只是我们两个可能不适合……”
    “不!”薛薛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池禹打断,男人站起来的动作很大,神情扭曲,透着股慌乱。“不要这样说,薛薛,不要把那两个字说出口。”
    池禹说到最后,语气近似哀求。
    薛薛见他那样子也是难受,毕竟池禹一直给人的感觉就不该是做出这种委曲求全姿态的男人,可他现在做了,明明形容干干净净的,薛薛却是能看出池禹的狼狈。
    她握着拉杆的手紧了紧。
    池禹一个箭步上前,把薛薛抱进怀里,大概是因为刚才的经验,这次池禹十分克制,以不会令薛薛感到疼痛的力度把她环在胸前。
    “我知道妳的意思,薛薛,妳放心,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池禹的脸埋在薛薛的肩头,嗅着自她身上传来的淡淡馨香,闷着嗓子道。“再给我点时间,拜托,再给我一点时间就好。”
    闻言,薛薛没有回答,只是用左手捏了捏池禹的后颈。
    那是男人的敏感带,在情欲未孳生的时候这样做,爱抚的意味大于挑逗。
    她感受到池禹的身体渐渐放松。
    “这是我们之间的第一次旅行,不管怎么说,我都希望能为这段感情留下美好的回忆。”薛薛用食指与中指轻轻揉着池禹的筋络。“所以这段时间,我不会再提这件事,只是我希望回来后你能认真的想一想。”
    “如果我们还要一起走下去,有些事情总是要一起面对的。”
    “哪怕这很不容易……你记着我接下来说的话,阿禹。”薛薛边说,边低头在他的发涡间印上一个温柔的吻。“只要你不先说放弃,我就会一直陪着你。”
    haitangshuwu(海┣棠書海┣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