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七、替身情人(25)H

世界七、替身情人(25)H

    虽然不愿承认,但薛得辉的一席话还是给了薛薛启发,并让她做下和池禹在圣诞假期到北方旅游的决定。
    池禹听到薛薛的想法后,十分难得的傻笑起来,就连后来薛薛说他口水都快流下来了,男人还是不以为自,径自笑得合不拢嘴。
    最后薛薛索性由着他去了。
    “这是我们第一次一起旅游。”
    当两人在卧室整理行李的时候,池禹忽然停下收拾的动作,轻声道。
    薛薛这才想到,虽然池禹在遇到薛璃以前的确在许许多多的国家与城市中留下他的足印,但和薛璃在一起后,男人的生活圈子似乎一下子缩小许多,成天待在市里,咖啡厅和公寓间两点一线。
    当下薛薛心中滋味颇是复杂,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不过池禹本来就没有要薛薛回答什么的意思。
    “我很高兴。”男人将卷起的衣服放进行李箱后,起身走到薛薛身后用双臂环住她。“能和妳一起到不同的地方见证不同的风景,我真的很高兴。”
    池禹湿热的呼吸喷打在薛薛的后颈,让她感觉脖子上的细小汗毛也跟着竖起。
    一股难言的颤栗,从沾染上男人气息的皮肤毛孔渗透进每一个细胞中。
    “阿禹……”
    薛薛的声音变了,甜甜软软的,像撒娇一样。
    池禹没忍住,双唇一张,将女人柔嫩的耳垂含进嘴里,轻轻的吸吮,重重的舔弄。
    那是薛薛的敏感带之一。
    伴随软下的身躯,情难自禁的呻吟逸出。
    “等等……我们,我们行李还没……”薛薛意图做最后的挣扎。“明天早上就要搭飞机了……呃嗯……”
    当长着薄茧的指腹拧上乳尖,并用指甲暧昧的括着上头瑟缩的小小乳孔时,薛薛只觉得脑海中一片空白,像有个无形的橡皮擦把想说的话全都擦了个一乾二净。
    “薛薛的奶头果然很敏感。”池禹的嘴唇流连在女人轮廓精致的侧脸线条上。“行李不用担心,真来不及,大不了到当地再把东西买齐了便是。”
    “这样……浪费……”
    “不会浪费的,我今天送妳的礼物,不用才浪费呢。”
    池禹把“礼物”两个字咬得格外煽情,薛薛能感觉到自己身下的淫液已经争先恐后的从穴口溢出来了。
    横竖是在家里,她索性也不顾忌,直接往后倒在池禹胸前,任由男人用魔术师般的手指变着法子爱抚双乳。
    直到异物冰凉的表面贴上奶头。
    薛薛浑身打了个激灵,倏地睁开眼来。
    只见敞开的睡衣里白花花的奶肉放荡的晃动着,肉粉色的奶头敏感的挺起,恰好顶住了紫色椭圆形物体顶部。
    薛薛一下就认出了那是什么。
    “池禹!”
    “乖,试试,会很舒服的。”池禹哄道。“我挑了很久,还找了好几个不同的款式,就这个效果最好呢。”
    薛薛已经无法思考池禹话中带着的庞大信息量了,只因为男人插在裤兜中的手按下了开关,放在自己胸口上的跳蛋便开始运转起来。
    “啊!”
    薛薛尖叫。
    高频率的震动速度带来的细密快感让人难以承受,薛薛觉得自己就像躺在解剖台上的青蛙,只能无力的蜷缩在池禹的怀里,任凭对方为所欲为。
    “不……池禹……呜呜……关掉……啊……好痒……嗯……”
    薛薛难耐的扭着身体。
    “池禹……呜……嗯……好爽……啊……不要了嗯……”
    “口是心非的小骚货。”池禹被薛薛蹭的火气都起来了,潜藏在宽松睡裤里的肉物正以极快的速度在胀大着。“明明很爽怎么又不要了呢?说谎的坏孩子是要被惩罚的哦。”
    在说到“惩罚”这个词时,池禹撩起薛薛散落在两颊的发丝,对着薛薛的耳朵轻轻吹了一口气。
    “嗯啊……”
    一阵哆嗦,一声高亢的呻吟。
    薛薛高潮了。
    只靠着在跳蛋和乳头,还有男人性暗示意味极浓的言词,她就高潮了。
    眼前白光闪过,在薛薛的视野中彷佛有盛大的烟花绽放,美不胜收。
    “真的是敏感的宝贝吶。”
    薛薛此时瘫软在铺着软绒毛的厚地毯上,双腿大开,池禹自上而下可以清楚看见,有汨汨汁水从闭拢着的阴阜中流出,连上头覆盖着稀疏而黝黑的毛发都沾上了晶莹。
    画面漂亮又色情。
    池禹将右手自她腋下穿过,直接往下腹探。
    “唔……”薛薛细声嘤咛。
    花瓣被拨开,男人揉弄一番找到阴蒂后用食指与中指夹着亵玩。
    上半身与下半身敏感的地方同时被玩弄,让才刚经历过一波高潮的身体又重新亢奋起来,薛薛只觉得自己的脑袋混沌,彷佛丧失了思考的功能,只能遵循人类原始的本能。
    “给我,嗯……想要……”
    “想要?哪里想要?”haitangshuwu(海┣棠書海┣屋)●,◤com
    “嗯……小穴,小穴想要……呜……”
    池禹低头啄了啄薛薛眼角溢出的泪珠,放过没一会儿就变得红通通看起来好不可怜的阴蒂,往下滑些来到不住颤动的穴口。
    穴口正馋着,滴滴答答的淌着水。
    有液体滋润,池禹进入得并不困难,然而当吞进一指截后,窄小的甬道便形成了阻碍。
    池禹有耐心的开拓着,同时让跳蛋的顶部沿着浅色的乳晕打转。
    “唔……痒……嗯,还要,还要……”
    池禹见薛薛适应得快,当机立断朝穴内再塞入第二指指头。
    手指灵活往甬道内钻,时不时池禹还会用指节突起的部分按压腔壁,虽然不及肉物粗大,却给身体带来平常体会不到的细致刺激。
    薛薛被男人伺候得舒服,本来对情趣用品的排斥在身体逐渐适应了后反而有种别样的趣味,于是她干脆地闭上眼睛享受,也因此没有发现本来还在乳房下缘徘徊的跳蛋正在一点一点向下游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