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七、替身情人(21)

世界七、替身情人(21)

    “心情不好?”
    傍晚池禹接到薛薛后,开口问的第一句话便是一针见血。
    薛薛有些愕然,她的确因为薛得辉出乎意料的态度而困扰,偏偏今天又应付了在自己办公室一哭二闹三上吊,后来被警卫强势带走的杨清眉,接下来又连着开了两场会议,好不容易时间空下来,薛薛只觉得疲惫至极。
    不过因为池禹打电话来和自己说今天要带她到朋友新开的店里用餐,所以她在办公室的时候还重新补了个妆,确定一切没有问题后才让池禹过来。
    没想到池禹的眼睛就跟装了扫描仪似的,一眼就看出薛薛低落的情绪。
    她一时间有些五味杂陈。
    不论池禹如何,可以确定的一点是他肯定对薛璃投注了很多感情,不然不会这具身体一有点不对劲就立刻察觉。
    “怎么不说话?”
    “嗯?没有……只是好奇,你怎么知道我心情不好?”薛薛想了想后又从包里拿出面化妆镜来仔细检查妆容。“我自己看了都觉得自己精神挺好呀。”
    “嗤。”听薛薛这么说,池禹笑了出来。“谁和妳说心情好不好一定得写在脸上的?知道有个词叫欲盖弥彰吗?”
    薛薛故意偏头想了想。
    “唔……好像有听过哦。”
    女人狡黠又调皮的模样太可爱,池禹透过镜子,竟然久违的再次体会到心跳失速的感觉。
    他总觉得身边的人似乎有哪里变了,然而又好像什么都没变。
    不过不论变与不变,池禹都相信自己的心。
    在停红灯时,瞥见薛薛闭上眼睛在小憩,他犹豫几秒后,还是伸手将手掌放在女人的头顶上,温柔的拍了拍。
    察觉到动静,薛薛立刻睁开眼睛,池禹登时像触电一样将手收了回来,耳根泛红。
    这是池禹害羞的表现,薛薛已经很清楚。
    她唇角微微挑起,弧度像彩虹一样,勾在池禹的心尖。
    薛薛不知道只是这样一个表情都能让男人在心里绽放烟花,她只是将身体重新靠回椅背,目光望向前方却显得涣散。
    “其实今天……陈夫人来找我了。”
    薛薛没有忘记,池禹最无法接受的是薛璃的隐瞒。
    虽然之前已经把薛璃的心境剖析给池禹了解,但说开来后若两人之间相处的方式还是没有改变就没有意义,所以薛薛决定尽量把能和池禹交代的事情交代清楚,至于薛得辉,因为连她自己都没摸准对方想做什么,便索性先忽略。
    果然听她这样说后,池禹先是有些诧异,再来表情却变得郑重。
    由于池禹朋友开的店在市郊,于是两人先走一段高速,正好迎来下班的高峰期,车速缓慢,一走一停的,也让始终把脚放在剎车上的池禹能一心二用听薛薛说话。
    他知道薛薛说的陈夫人指的是杨清眉,不过在过去,薛璃从来没有主动和池禹提过这个女人。
    薛璃是认为杨清眉无关紧要,然而在池禹看来,这却是两人间不够亲密的证据,在后来也成为池禹“指控”薛璃的其中一个理由。
    两人间的认知相差太多,看似无足轻重的小事最后也成为压垮彼此的最后一根稻草。
    然而很多事情其实只要换个角度看就会呈现截然不同的面貌。
    改变就从当下开始。
    “陈夫人就是我母亲。”薛薛多此一举的解释道,语气嘲讽。“杨清眉女士。”
    “你知道她今天来找我做什么吗?你肯定猜不到。”薛薛自问自答道。“她居然想给我安排相亲。”
    当薛薛说出“相亲”两个字时,池禹捏住方向盘的两手一紧,手臂肌肉线条微微贲起。
    “相亲?”
    池禹周身的气息阴沉下去,长长的睫毛盖住眼底翻涌的情绪。
    “是啊,相亲,哦不,她当然没有明说是相亲,不过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薛薛边说边用手支着头看向窗外的车水马龙,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刚好能看到城市一片灯火通明的夜景,壮观且美丽。
    不过薛薛却不是想欣赏风景,而是透过透明的玻璃窗,正大光明的打量男人的表情。
    像戴着张面具一样。
    “和谁?”
    池禹沉默了半天后,就憋出这两个字。
    咬牙切齿的。
    薛薛在心里偷乐着,脸上还是一片淡漠的样子。“陈安。”
    “陈怀贤的小儿子。”池禹想了想后肯定的答道。
    薛薛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她突然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阿禹。”薛薛忽然将脸朝池禹凑近,如果不是考虑到对方在开车,她甚至可能直接上手了。“我有一件事很好奇呢。”
    “什么?”
    好不容易堵到了出口,池禹将车驶下交流道,一路开向郊区。
    “你真的只是普通的咖啡厅老板吗?”
    这句话,薛薛的声音轻轻柔柔的,若不仔细听或许还会忽略了去,可池禹一直是专心在听薛薛说话的,自然没有漏掉这句。
    男人有片刻的沉默,而这足够让薛薛落实自己的猜测。
    她并没有忘记,在让薛璃被拉下马来的那场董事会上临时倒戈的两位董事,他们和薛璃关系虽称不上密切却也交好,在董事会前一天薛璃致电给二人时更是双双挂保证不会跑票,然而最后呢?
    最后他们还是反水了,在薛璃的记忆中,其中一位董事在散场的时候找上薛璃,对他说有人拿自己家人的安全要挟,他不得不妥协。
    那时候薛璃只是笑笑,没有在意。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她尽力足矣。
    不过现在的薛薛却将那个看似微不足道的片段和后来池禹穿着白西装踏进薛璃办公室的画面重迭在一起,隐隐有什么端倪透出。
    后来薛薛又仔细的回忆了一遍。
    疯狂的报复,被取消的婚礼,从来不用担心业绩可以随心所欲跑遍世界各地的咖啡厅老板……
    ┇肉肉屋┆◥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