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七、替身情人(19)

世界七、替身情人(19)

    目送车尾消失在眼帘,薛薛才慢悠悠的转过身子,朝专用的电梯走去。
    没想到会在转角看到一个预料之外的人影。
    薛得辉。
    男人一身西装革履,头发整齐的往后梳去,露出刀削般锋利的眉眼。
    平心而论,薛得辉的确是个迷人的男子,不论长相还是气质都出类拔萃,他甚至比池禹对薛薛的吸引力还要来的更为强烈,可惜他们是站在对立面,薛薛脑中就算有什么想法也很快就消散了。
    能一次次穿越不同的世界,扮演不同的人,完成不同的人生,薛薛的心理素质无疑是强大的。
    就像一个专业的顶尖演员,可以迅速入戏,也能果断抽离。
    所以在最初的惊艳过后,薛薛很快恢复了她该有的状态。
    这剎那间的情绪转换,薛得辉甚至没有发现。
    他只是打量着薛薛。
    用一种挑剔又饶有兴致的目光。
    “男朋友送妳来的?”
    “嗯。”
    薛薛的声音淡淡,显然没有想要和男人交谈下去的欲望,然而当她往右前方走一步,薛得辉却也跟着向右侧挪了一点,不多不少,刚好可以挡住薛薛的路。
    眉头皱起,薛薛望着男人。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薛得辉笑笑,长腿一跨,顿时拉近了和薛薛的距离。“我知道妳在想什么,不过妳放心,我薛得辉没有下作到这种程度。”
    “你到底要说什么?”薛薛没兴趣和薛得辉在这里打哑谜。“如果没话要说麻烦让让,我该上去了。”
    薛得辉却还是不动。
    就在薛薛思考着如果自己和男人动手有没有胜算的时候,薛得辉再次开口,说的内容或许让人有些云里雾里,不过作为当事人的薛薛却是一下就明白过来了。
    “妳自己小心点吧。”
    薛薛看着他。
    薛得辉大概是怕她不懂,竟然又补充了句。“池禹不是什么好人。”┇肉肉屋┆◥ r◥
    两人间的短短几句对话,让薛薛心中隐隐升出一种荒唐的感觉来。
    最主要还是因为薛得辉,这个在薛璃的记忆中,不论是在薛璃出事前还是后对薛璃的态度都绝对称不上友好的男人,为什么此刻会多此一举的“警告”自己?薛薛一时间竟然找不出个合理的解释。
    在薛薛看来这甚至可以用匪夷所思来形容了。
    “我知道你可能不愿意相信,可是池禹这个人,绝对没有妳想的那么单纯。”
    薛薛知道薛得辉误会了,不过她并没有想要纠正男人的意思。
    当事情和认知发生了偏差,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保持沉默。
    不论面对的人是池禹还是薛得辉。
    两人之间一时无话,毕竟本来就不是多亲近的关系。
    薛得辉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最后终究什么都没说,只是侧过身子把路让开给薛薛通过。
    薛薛也没有客气,她觉得自己迫切需要找个地方静静,只是在经过薛得辉身边的时候,基于礼貌,她还是用有些压抑的声音低低对薛得辉说了句。“谢谢你的提醒,哥哥。”
    薛得辉就比薛璃早两个礼拜出生。
    杨清眉当年在做月子的时候得知这个消息,恨的几乎把病房内能砸的东西全部砸光。
    在杨清眉看来自己爱不爱薛镇是一回事,作为薛镇的妻子,在外人面前她有该维持住的脸面,而薛镇的所作所为无疑是把杨清眉的尊严放在地上踩,这对从小也是被父母如珠似宝捧在手心里娇宠着长大的女人来说是一件无法忍受的事情。
    且杨清眉也是个烈性的,她报复薛镇的方式简单粗暴,便是人说的以牙还牙。
    薛镇让她难堪,她就让薛镇更难堪。
    接下来一年,薛镇和杨清眉可以说是活成了整个圈子里的笑话。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后来他们才能这么轻易的离婚。
    薛家和杨家在商、政两界都是有头有脸的,被两个人这么一闹,该丢的面子也都丢了个光,只能选择及时止损。
    在这桩婚姻里,最无辜的就是薛璃。
    偏偏薛镇和杨清眉两人对这个孩子的态度倒是如出一辙,都是眼不见为净。
    在读取薛璃记忆的时候,薛薛内心难得升起了一种叫心疼的情绪,对这个不被父母期待,甚至因为大人们犯下的错误而过早承担了巨大压力与庞大责任的女孩,那时候她就在心里想着,如果换成自己易地而处,怕不见得会做得比薛璃好多少。
    她甚至盘算过是否要给薛镇和杨清眉一个教训。
    不过这个想法还未成形就被薛薛自己给否定了,薛璃没有提到两人,两人在薛璃人生中的地位或许还不如陌生人,自己没必要多此一举的去招惹。
    只是若对方主动来招惹自己就另当别论了。
    薛薛才刚跨出电梯就见到陈秘书朝自己走过来,面色有些古怪。
    “怎么了?”
    “唉,薛总。”陈秘书见到薛璃,脸上是一副松了口气的表情。“陈夫人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