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七、替身情人(18)

世界七、替身情人(18)

    那天,薛薛和池禹从车子做到客厅,又从客厅做到厨房,最后从厨房回到卧室时,薛薛的眼皮已经沉重的张不开了,只能任由男人把她抱进浴室里清洗。
    然后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
    隔天薛薛照着工作日的生理时钟起床后,池禹已经做好早餐了。
    是白粥和两道简单却美味的小菜。
    薛薛想池禹能自己搞一间咖啡厅出来,手艺果然是有保障的。
    “味道如何?”
    将厨具给收拾干净的池禹洗完手后坐到薛薛对面,见女人像小松鼠般进食的可爱模样,忍不住笑了。
    “吃慢点,没人和妳抢。”
    闻言,薛薛横他一眼,没有说话。
    其实薛薛用餐的动作算是十分优雅的,这得归功于薛廉松的教育,就和每个圈子里面都有不成文的规矩一样,年轻的薛璃要想真正融入上流圈子,且是作为主导者而非附和者,在一些小细节的雕琢上更形重要。
    美人哪怕吃着粗茶淡饭,也是赏心悦目的。
    当薛薛把最后一口粥喝下,才发现池禹基本没动过筷子。
    “不饿?”
    “不饿。”似乎是很开心薛薛这么问,池禹笑了。“看妳吃就饱了。”
    闻言,薛薛脸红了一下。
    池禹伸手抽了张纸巾递给她擦拭后才慢条斯理的夹起烫青菜放到嘴里细细咀嚼。
    趁着这段空档,薛薛正大光明的打量起了池禹。
    或许是两人的“身体交流”起到作用,池禹状态看起来比昨晚好上不少,至少感觉正常许多。
    他们居住的这间公寓是一层一户,在薛璃和池禹公开身分后就搬了过来,薛璃不是会在物质生活方面委屈自己的女人,整栋套房的采光十分的好,特别是厨房与卧室,厨房四面墙除了设计柜子那一面外其他都在上层打了透明窗子,此时阳光透进来,温暖明亮。
    金色的光晕打在池禹的侧脸,描出了他深邃立体的五官轮廓,彷佛雕像般,就连细节都精致迷人。
    “怎么一直看我?”
    薛薛的目光太直白,直白到池禹想装作看不见都没办法。
    不过被抓包的薛薛还是很镇静。
    “我看你好看呀。”她笑眯眯的。“男朋友长那么好看,就是要让我多看看的不是吗?”
    这句话无疑撩到了池禹。
    他耳后根很快泛红,薛薛也注意到了这点,在心里默默记下每当池禹不好意思的时候,身体会发生的变化。
    真的挺可爱的。
    如果不是心里有警觉,她或许也会被男人的表象给轻易骗过去。
    一个漂亮的男人,一个容易害羞的男人,这样的个性,实在很难让人将他和薛璃记忆中的疯子给联想在一起。
    “妳好像变得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就在薛薛专注的盯着池禹看时,池禹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虽然没被吓到,薛薛还是感觉到一瞬间的紧张。
    她与池禹四目相对。
    当男人收敛起情绪,气氛一下便冷却了。
    身体再次紧绷起来。
    做了个深呼吸后,薛薛挺直背脊,毫不退缩的迎向池禹的视线。
    危机就是转机,薛薛始终坚信这一点。
    “你……不也变了吗?”
    此话一出,围绕在两人间的氛围已经不能用沉闷来形容,或许用诡谲二字来描述更精确点。
    这时候的池禹和薛薛不像是情侣,倒更像是坐在谈判桌上的敌人,互相掌握着有利的筹码,却没有人敢先往前踏一步,就怕被对方给一眼看破。
    他们互相僵持着。
    时间滴滴答答的流逝,一秒似一年般的漫长。
    到后来,池禹率先妥协。
    不过并不是真正的妥协,薛薛从他开口说出第一个字的时候就听出来了。
    “我不懂妳的意思,薛薛。”池禹的语气依旧平和。“妳是还在生气吗?我和妳解释过的,那天我们都喝了酒,意识不清醒,而且……”
    “我不是这个意思。”薛薛摇头打断他。“你应该也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谎话说了一百遍也不会变成真话,放在薛薛身上如此,放到池禹身上亦然。
    结果一如薛薛所料。
    池禹的神情平静到近乎可以说是淡漠了,就在薛薛以为这顿早餐最后会以不欢而散画下句点时,池禹却忽然对她笑了。
    笑得如春风拂面,桃花盛绽,让薛薛有一瞬间的恍神。
    “我载妳到公司吧?”
    池禹把薛薛载到了公司的地下二楼停车场。
    车子是薛璃自己的车,就停在她专用的停车格里,往常池禹载薛璃过来后便会把车停好,自己慢慢散步到咖啡厅。
    “你还是开车过去咖啡厅吧,气象预报说了今天降雨机率有四成。”解开安全带后,薛薛对池禹道。“反正如果下雨我再请陈秘书载我回去就好。”
    “不用。”池禹把玩着钥匙串上的吊饰。“下班打电话给我,我来接你。”
    薛薛本来想拒绝的,毕竟她下班的时间很不固定,然而在和池禹对视一眼后,她点头应了。
    “好,路上小心。”
    薛薛边说边将车门关上转身离开,没想到在经过驾驶座时池禹忽然从车窗里伸出手来抓住她。
    薛薛不解的回头看向池禹。
    “忘了吗?要给我一个吻才能离开。”
    “……”
    无奈地薛薛最后只能将唇轻轻贴上池禹的脸颊,不过池禹似乎并不满意,扣住她的头后反客为主给她来了个法式热吻。
    愣住的薛薛后知后觉的挣扎,池禹倒也没多做纠缠,很快松开她。
    小説網阯永久導航域名:n2qq.c* 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