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七、替身情人(06)

世界七、替身情人(06)

    薛璃觉得池禹变了。
    自两人上床发生实质关系以后。
    从开始交往以来,薛璃和池禹在肢体接触中不是没有擦枪走火过,只是往往点到为止,薛璃知道男人忍的辛苦,也有几次松口不过都被池禹拒绝了。
    “乖,我想把这珍贵的时刻,留到我们结婚那天。”
    结婚?
    薛璃觉得这是一个很遥远的单词,或者说,她根本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件事。
    不过池禹的这句话在当下的确给薛璃带来极大的触动,毕竟能被人如此珍惜,对薛璃来说是很稀罕的经历,尽管如此,在对上池禹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时,她还是备感心虚。
    没想到曾经说过这句话的池禹,后来会在一次醉酒后,将自己的初夜夺走。
    在撕裂的剧痛席卷理智的那一刻,薛璃除了疼,还有茫然。
    特别是在对上池禹眼中那一弧猩红的暗光时。
    恍惚间,薛璃有种池禹变了个人的错觉。
    事实上,男人也的确和以前不同了。
    池禹的占有欲强烈到令薛璃偶尔会觉得喘不过气来,他不单会查岗查电话,就连薛璃在国外的行程池禹也会透过各种管道来掌握,好像是装了台微型监视器在自己身上一样。
    薛璃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忍下这件事。
    可是她却在这样的状态下,又和池禹生活了两年。
    这两年发生了很多事,好比薛得耀在集团中站稳脚跟并如蛰伏多时的猛狮逐渐朝薛璃伸出利爪,好比薛香香和傅青宇在分分合合后决定步如礼堂……薛璃的情绪在池禹的紧迫盯人下长期紧绷,就如一根被拉扯到极限的琴弦,随时都有可能断裂。
    积蓄多时的能量一朝爆发,有时也不过眨眼的事儿。
    不过结果却是惨烈非常。
    薛璃在订婚宴上被池禹放鸽子,隔天集团召开临时董事会,本来站在薛璃这一方的董事突然反水,薛璃被拉下马,薛得耀取得大权。
    两件事,都和池禹有关。
    当男人穿着原本应该在婚礼上穿的白西装踏进薛璃的办公室,以一副陌生却又理所当然的姿态时,薛璃出乎意料的平静。
    “为什么?”
    早就隐隐有种预感,只是始终自欺欺人不愿相信,然而当事情终于尘埃落定的那一刻,薛璃忽然觉得轻松。
    这两年来惶恐不安的一颗心,以一种极其狼狈的方式,坠回原地。
    她只要一个答案。
    一个池禹给的答案。
    “为什么?”池禹重复了一次,每一个字都咬的仔细极了,彷佛被细细品尝过一般。“薛璃,妳那么聪明,妳会不知道为什么?呵。”
    薛璃像是听不懂池禹嘲讽的语气似的,仍旧执拗的望着他。
    两人无声的僵持着。
    最后,池禹先移开目光也先开口。
    “我不做任何人的替身。”
    果然。
    这是一个薛璃早有预料的答案。
    “我从来没有把你当作任何人的替身,池禹。”
    “骗子!”池禹倏地转头。“我见过傅青宇了,他和我生的相似,甚至就连名字都……”
    说到这里,池禹像是难以忍受似的,握紧了拳头的同时,恨恨落下一句话。“我不是傻子,薛璃,我不可能做任何人的替身,也不愿做任何人的替身。”
    薛璃本来还想解释,只是在对上池禹憎恶的眼神时,她骤然明白过来,事情发展到现在,有再多的理由再好的借口都已经没有意义。
    她和池禹终究走进了死胡同。
    何况当初,她的确是因为池禹与傅青宇身上有几分相似的长相与气质才和对方接触的。
    只是后来……
    薛璃闭上眼,不让泪水流出。
    “我知道了。”她也没有追问池禹在薛得耀导的这出大戏中所扮演的角色,只是用平静而疲惫的语气道。“池禹,我们分手吧。”
    因为薛璃闭着眼,所以她并没有看到在她说出“分手”这两个字时男人瞬间黯淡下来的眸光与变得扭曲的表情。
    浑身僵硬的池禹死死盯着薛璃,彷佛要将她盯穿一样。
    “好,如妳所愿。”
    至此,两人各自转身,再无交集。
    薛薛:“真令人唏嘘啊,这就是在告诉我们沟通的重要性了吧。”
    系统:“……”
    薛薛:“结局呢?”
    系统:“薛璃后来跌破所有人眼镜的将自己剩下的股权卖掉离开公司,本来她是准备出国的,没想到在前往机场的途中遭遇到连环车祸,不幸丧命。”
    系统:“池禹得知这消息后,觉得是薛得辉不愿放过薛璃,逼薛璃离开,这才会酿成薛璃的悲剧,因此为了报复薛得辉他在接下来的几年间抱持着与对方同归于尽的想法做出许多疯狂的事,最后精神失常,跑到和薛璃当时居住的公寓顶楼一跃而下,自杀了。”小説網阯永久導航域名:n2qq.c* om
    薛薛:“……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用来形容池禹再合适不过。
    让薛璃万念俱灰的人是池禹,池禹自己大概也清楚这一点却不肯面对这血淋淋的残酷事实而选择将罪过全部推到薛得辉身上,结果自己也落了这么个凄惨的下场,何其可笑又何其可悲?
    明明可以不用走到这一步的。
    薛薛:“委托人的要求是什么?”
    系统:““委托人的要求是,希望可以避免池禹黑化,让他的人生走在正常的轨道上。”
    正常的轨道上?
    薛薛:“……然后?”
    系统:“没了,这就是委托人的唯一要求。”
    薛薛:“什么?你没记错吧?”
    系统:“怎么可能记错!”专业性被质疑,系统表示很不高兴。“接下委托人发布的任务都是再三确认后才签约的,不可能会出错。”
    薛薛:“好吧,我知道了,那……”
    系统:“友情提醒您,任务目标即将出现。”
    薛薛:“……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