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七、替身情人(04)

世界七、替身情人(04)

    薛璃和薛香香的交集不多,不过若说薛璃是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可怜,那薛香香大概就是爹疼娘宠兄弟友爱的小公主了。
    没有人不爱薛香香。
    薛镇和高茵茵生了两子一女,其中大儿子薛得辉的年纪和薛璃相仿,是薛镇婚内出轨的证据,至于女儿薛香香和小儿子薛得璋则为两人离婚后所生。
    薛镇被薛廉松架空后,对这个父亲心里也是怨怪,是以虽然同住一市,却和在外地成家的薛芬一样,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回到老宅来。
    然后不欢而散。
    薛璃和薛香香也就只有这时候会见到面。
    对同父异母和同母异父的兄弟姐妹,薛璃内心并没有太多感情,而她又因为身分特殊,表现优秀,得到两方长辈的关爱,在那些留有一半血脉同源的兄弟姐妹眼中更形刺目。
    只有薛香香是个意外。
    虽然甚少见面,但每次见面薛香香对薛璃总是亲近,人美嘴甜的小姑娘,笑起来灿烂的像热烈的小太阳,充满活泼朝气,就算薛璃性子清冷,对薛香香也有那一两分的特别。
    人生有时候就是如此吊诡,充满了令人哭笑不得的巧合。
    薛薛:“攻略对象应该不是傅青宇吧?”
    看到这里,虽然只出现了傅青宇这一个可能的攻略对象,但直觉却强烈的告诉薛薛傅青宇不是目标。
    系统:“是的,不是傅青宇,傅青宇只是一个……”
    薛薛:“炮灰?”
    系统:“呃……”
    薛薛没有再和系统交谈,因为她知道,自己的攻略对象出现了。
    一个男人,一个或许可以称作傅青宇升级版的男人。
    虽然薛薛觉得傅青宇配不上薛璃,然而男人
    的好皮相却是让人难以否认的,尤其是与他俊美脸孔相得益彰的斯文,让傅青宇整个人就如春风般温柔清爽。
    不过一和池禹相比,却又泯然众人了。
    池禹是薛璃后来正式交往的男友。
    说来薛璃和雨天也是有缘,不过这次看着突然就变得乌云密布的天空,没有带伞的薛璃聪明的在雨势变大以前躲进一间藏身于巷弄中的咖啡馆。
    池禹就是咖啡馆的主人。
    “欢迎光临。”
    男人声音清冽,像山野间的淙淙流水,钻进耳膜的那一刻带来了沁入心脾的凉意。
    薛璃有些讶异的看着迎上前来的男人。
    他比傅青宇高,比傅青宇成熟,也比傅青宇英俊,然而一对上那双漆亮的黑瞳,薛璃恍惚间却以为自己回到了一年前与傅青宇初次见面的那天。
    大雨成片落下,如厚重的透明帘幕阻隔了视线,可就算看不清男人的脸,薛璃依然记得清楚他的眼睛,直直凝视着自己的眼睛。
    后来的一切水到渠成。
    薛璃和池禹交往了,在两人认识一个月后。
    平心而论,池禹是个很好的对象,和他交往,薛璃觉得很轻松也很放松,男人有着丰富的旅行经验,薛璃最喜欢听他提及旅行过程中发生的大大小小趣事,经由池禹的好口才说出来,会让薛璃有种身历其境的感觉。
    薛璃也去过不少国家,可都是为了工作,和池禹体验人生的心态不同,感受到的自然有很大落差。
    “以后我们也能一起去旅行啊。”
    见薛璃面露向往,池禹把人往怀里带,将双唇贴在她耳边温柔的道。
    池璃也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提议,若可以和池禹一起去旅行,过程肯定很有趣。
    看着画面中相依相偎的两人,薛薛感受到了岁月静好的安稳,可若能一直安稳下去,她肯定不会来到这里。
    彷佛是要呼应薛薛心中所想似的,没多久,事情就一桩接着一桩发生了。小説網阯永久導航域名:n2qq.c* om
    先是薛廉松病重,老臣出走,公司人心浮动,薛璃一面得坐镇安抚军心,一面还要提防薛镇和薛得辉的蠢蠢欲动。
    再是公司一件高总价的开发案出了问题,有工人在施工期间发生意外,公司还没启动处理机制,便有各种不利流言窜起,越闹越大,还上了新闻头条。
    薛璃很快明白过来,这不会是普通的公安意外。
    因着这两件事,焦头烂额的薛璃和池禹见面的时间少了许多,池禹也不是个傻的,很快就发现到自己的女朋友不是普通白领,而是偌大集团的掌舵者。
    他心中早有怀疑,毕竟薛璃虽然年轻,然不论在谈吐见识还是姿容仪态上都给池禹一种习惯掌控全局并身居高位的感觉,不过是因为信任,才选择不问。
    薛璃到底是辜负了他的信任,但若只是如此,两人也不至于走到后面那地步。
    薛廉松的遗嘱,将手中所剩最后百分之七的股份,全给了薛得辉。
    薛璃从律师那里确认过遗嘱后,心情出乎意料的平静。
    她知道薛廉松对于亲手把薛镇架空一事其实是耿耿于怀,他当初能因为愧疚而把薛璃纳入接班人人选,自然也能因为愧疚而将薛得辉送进公司,且薛得辉无疑比薛镇有能力许多,从他自己搞了个有声有色的网络公司就知道。
    何况薛廉松最后一段日子,薛得辉跑医院跑的那么勤……
    不得不说,薛镇还是很了解自己父亲的。
    这一把,是他赌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