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七、替身情人(02)

世界七、替身情人(02)

    女孩独有的娇嫩嗓音伴随着她铿锵有力的语气回荡在偌大的书房中。
    薛廉松从那时候开始就知道,自己心中理想的接班人出现了。
    他摈弃原本的想法,将薛璃带在身边亲自教养,薛璃也没让薛廉松失望,不论人前人后,她都是那个表现完美到无法挑剔,令薛廉松感到骄傲的女孩。
    薛廉松手中有人脉,当初这批人脉并未随着公司的经营权一并交给儿子,就是怕薛镇挑不起担子。
    曾经有人笑薛廉松杞人忧天,然而薛镇在和杨清眉离婚并娶了离异的初恋情人高茵茵后做的一连串荒唐事儿却证明了薛廉松的未雨绸缪是多么有远见。
    薛璃十六岁便取得国外知名商管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二十岁那年她拿到经济心理与企业管理的双学位后接着投入相关执照考试,一年伴后按照薛廉松的意思接下“来耀”企业副董事长兼首席财务官一职。
    而薛镇,在薛廉松的操作下则成了个有股权却无实权的董事长。
    薛镇作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被他一直没放在心上的女儿取而代之。
    觉得自尊与脸面受到挑战的薛镇凭借这些年来在公司培植出的势力对薛璃各种下绊子,薛廉松有意测试薛璃的能力是以并未出手介入,于是“来耀”迎来创建四十年间内部斗争最激烈的黑暗期,同时也是关键的转折点。
    薛璃用了五年的时间来让那些不服气、不怀好意的人心服口服。
    再也没有人小看这个“年轻女人”。
    在“来耀”上市庆祝晚会结束后,薛璃回了一趟老宅与因为身体不适提早离席的薛廉松见面。
    “爷爷。”
    “好!很好!”薛廉松望着孙女,竖起了大拇指。“阿璃果然没让我失望!”
    闻言,薛璃淡淡一笑。
    虽然她始终表现的泰然自若,然而薛璃也不过就是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面对一层一层迫近的压力,其实她的内心远不如外表表现出来的坚定,甚至有一段时间,她还得靠着安眠药才能成功入睡。
    不过这些辛酸苦楚薛璃没告诉任何人,包括身体状况已经大不如前的薛廉松。
    对薛璃来说,薛廉松是唯一一个愿意相信自己,陪伴自己,并且给予她童年缺失温暖的家人。
    尽管对方给予的亲情并不纯粹,但对从未享受过父母关心的薛璃来说这一点的付出已经足够特别。
    所以哪怕再不容易,薛璃依然不想让薛廉松失望。
    她的骨子里,有薛家人的倔强。
    事实证明,再不容易的事情,仍有成功的可能,再难过的关卡,都有被破解的一天。
    只要不放弃。
    不过就算年纪轻轻便取得了一般人或许一辈子都难以望其项背的成就,薛璃内心依然是孤独的。
    她性子沉静,不喜交际,且从到薛廉松身边后就以成为一个优秀的继承人为目标在不停向前奔驰着,几乎没有停下来休憩片刻的时间。
    自从接掌“来耀”之后更是如此,有时候薛璃觉得自己不像个人,更像是个工作机器。
    她习惯这样的生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也难免感到孤寂。
    直到遇见傅青宇。
    两人的相遇有个俗套的开头,偶然一天,薛璃让司机先行离开自己则散步走回家,通常她是不会有这份闲情逸致的,然而许是窗外的天空湛蓝,阳光耀眼,站在十五楼落地窗前看失神的薛璃在鬼使神差间便做出了这个决定。
    没想到中午的艳阳高照是骗人的。
    在薛璃才刚走上街道没几分钟,迅速聚集的乌云就像染上灰尘的奶油般层层迭迭的累积,薛璃心想不妙,果然下一秒豆大的雨滴开始从天上落了下来。
    恰好,薛璃走的那条街当初为了进行景观布置,没有骑楼。
    她被淋了满身湿。
    薛璃已经记不得自己上次这样狼狈是什么时候了,不过大雨打在身上带来的痛感让她无暇思考太多,只能在雨雾朦胧中加快脚步,埋头往前。
    “啊!”
    “嗯——”
    人在倒霉的时候总是会发生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在转角撞上人的薛璃反应不及,以一种狼狈可笑又奇怪扭曲的姿势狠狠跌一跤不说,还拐伤了脚,无法行走。
    “妳没事吧?”
    大雨滂沱中,薛璃看不清男人的脸,却听出了他话里的关心。
    “我没事……”
    强撑着想要站起却因为无法使力而再次摔在地上的薛璃疼的脸色发白,男人见状赶紧捡起落到一旁的伞,一手给薛璃撑着,一手掏出手机打电话。
    “妳先等等,可能受伤了,我现在叫车送妳到医院。”
    薛璃没有拒绝对方的好意,因为她知道自己别无选择。
    后来傅青宇陪薛璃到医院挂了号,被医生误会两人的关系而被狠狠叨念一顿,薛璃平生难得感到害臊,甚至在迎向对方明亮且笑意闪烁的眼睛时,有一种心慌意乱到近乎手足无措的紧张。
    “对不起,我……”
    “没事没事。”傅青宇感觉到薛璃不安的情绪,半开玩笑的说道。“妳本来就是被我撞到才受伤的啊,我的确要负责没错。”
    闻言,薛璃猛地抬眼。
    在那一瞬间,她清楚的感受到了,自己紊乱的呼吸节奏,还有那彷佛要蹦出胸膛来的剧烈心跳声。
    p⊕—18.¢0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