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七、替身情人(01)

世界七、替身情人(01)

    “这是妳欠我的,薛璃。”
    “我做了七年替身,如今也不过索取这么一点利息……”
    男人忽地一声叹息。
    “可不是亏大了?”
    薛薛还不打算睁眼。
    浑身的黏腻告诉她,这具身体才刚从一场剧烈性事中挣脱,耳边隐隐还能听到淋浴间传来的水声哗啦哗啦。
    薛薛:“系统?”
    系统:“在呢,亲。”
    薛薛:“……在淋浴间里的人就是我的攻略目标?”
    系统:“是的,亲。”
    薛薛:“……现在传送数据给我吧。”
    时间紧迫,薛薛决定暂时无视系统那腻人的语气。
    系统:“好的,亲,请稍等哦。”
    不过片刻时间,关于委托者的数据已经完整的呈现在薛薛的脑海里,宛如一部电影般流畅的播放起来。
    这具身体的主人叫薛璃。
    薛璃是北都首富薛镇和北都市长么女杨清眉的独生女。
    薛镇和杨清眉祖辈交情颇好,自两人联姻后更加巩固了薛家和杨家在北都的地位,只是这一桩由利益交换而起的婚姻却让作为当事人的薛镇和杨清眉苦不堪言,因为他们都有各自的白月光与朱砂痣挂念在心头。
    后来两人索性各玩各的,尤其是在薛璃出生以后。
    可以说,薛璃就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孩子,薛镇和杨清眉除了给予孩子一个强大的出生背景外,从没想过尽上一点为人父母该尽的责任。
    后来,这貌合神离的婚姻终究走到了尽头。
    在薛璃九岁那年,薛镇和杨清眉先后与当年的爱人重逢,犹如干柴遇上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在周全的财产分割,确保两家在未来仍能保持紧密的合作关系后,两人终于得偿所愿。
    而薛璃则是在薛镇和杨清眉的互相推诿下,被早不管事了的薛老爷子薛廉松给带到身边。
    “妳会恨妳的父母吗?”
    薛廉松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眉目精致,神情冷淡的小姑娘,心中情绪五味杂陈。
    不到十岁的年纪,却像是个成熟的大人般,情绪内敛,沉静且漠然,就连薛廉松这个自认经历过人间百态的老狐狸都无法一眼看穿。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答案似乎显而易见。
    那一对不负责任的父母,半斤八两的夫妻,他的儿子,还有儿媳。
    薛廉松接掌薛家的时候,薛家不过经营着北都一间规模中等的地产公司“得来”,不过野心勃勃的他并不满足,想着要再更上一层楼,所以当年薛廉松果断和交往多年的女友分手,转而追求国内零售龙头企业的女儿。
    两人顺利结婚,生下儿子薛镇与女儿薛芬,薛廉松虽然无法给予妻子热烈的爱情,却信守在婚礼上的承诺,一辈子就守着她一个女人。
    后来国内景气循环,曾为业内之首的传统零售商式微,薛廉松却抓住机会趁势窜起,依仗在物流上的优势跨足新零售行业取得巨大成功,角色对换后,他对妻子依然敬爱有加,直到妻子逝世,他也没有动过再娶的念头。
    在薛廉松看来,婚姻里包含的元素太多,爱情只是其一而非唯一,但显然薛镇这个曾经让薛廉松引以为傲的儿子并不这样认为,尽管当初联姻经过了他的同意,对象也是由他自个儿挑选的。p⊕—18.¢0m
    可薛镇始终对无疾而终的初恋意难平。
    杨清眉亦然。
    两个心不甘情不愿的人处久了,奔着怨偶的方向一去不复返,也是看出薛镇和杨清眉间的矛盾难以调和,薛廉松在和杨家的人商量过后,才会同意他们离婚。
    不然结亲变结仇,得不偿失。
    因为两人都有理亏的地方,薛镇和杨清眉在分手的时候十分平和,只是这对健忘的夫妻似乎忘了他们还有一个女儿。
    亏欠最多的,反而忽视的最彻底。
    薛廉松不得不承认,自己对儿子的教育出了问题,让他徒有一张堂堂的好皮相,却连身而为人该承担的责任都意识不到。
    薛璃如今这样的性子和她失职的父母脱离不了关系。
    提出这个问题的薛廉松,已经做好接受孙女答案的心理准备。
    没想到,薛璃却是想也不想的回答:“不会。”
    薛廉松怔住了,这个问题对一个普通的十岁女孩来说或许太过残忍,可是他相信薛璃一定明白自己的意思,就是没料到她的答案会是如此。
    被一对如鹰隼般锐利的鹰目牢牢锁定,薛璃只是安静的任由薛廉松打量。
    薛廉松看得出来薛璃没有在说谎,既然如此……
    “恨一个人是需要耗费精神的,我不认为,他们值得我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