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六、继母儿子(40)上

世界六、继母儿子(40)上

    江平扬和薛薛求婚后半年两人便结婚了。
    因为食欲不振,睡眠质量差,在江平扬的坚持下,薛薛到医院检查才发现自己已经怀孕一个多月。
    对孩子的到来,他们一直采取顺其自然的态度,不过当薛万贵从女儿口中得知自己即将做外祖父的消息后,先是把江平扬叫来臭骂一顿又接着把薛薛找来叨念一顿,最后还是在女儿的撒娇中,点头同意两人婚事。
    薛薛风光大嫁。
    肚子里的孩子是个省心的,除了前两个月妊娠反应明显,接下来的日子薛薛却是吃好睡好,在薛万贵和江平扬一老一少两个男人的精心照料下,日子说有多滋润就有多滋润。
    九个月后,薛薛自然产下一对龙凤胎。
    儿子叫江轩,女儿叫薛瑶。
    薛万贵从这一对宝贝外孙出生后就渐渐将公司放手给女儿经营,自己则在家享天伦之乐,也因此,江轩和薛瑶第一个会喊的词不是爸爸妈妈而是爷爷。
    可把薛万贵开心的,恨不得将两个可爱的小孙子天天带出门和朋友炫耀。
    “爸,您这样会把他们宠坏的。”
    一回到家看到又堆满了新玩具的婴儿房,薛薛无奈道。
    “你想太多了,女儿。”任两个小家伙在地上玩得开心,薛万贵乐呵呵的。“轩轩和瑶瑶还小,开心最重要,何况你小时候啊,爸给你买的玩具可是比这还要更多呢。”
    薛薛听薛万贵又提及以前,乖乖闭嘴了。
    不过该说的还是得说,虽然薛薛也宠儿子女儿,可她清楚从小教育的重要。
    “对了,怎么就你上来?平扬呢?”
    “他啊……他去厨房给张阿姨打下手了。”
    虽然江平扬和薛薛在市郊有另外买下一幢别墅做新房,但两人还是每个礼拜周末都会回到薛家陪薛万贵和一双儿女小住两天。
    薛薛已经打定主意,在轩轩和瑶瑶上幼儿园前,正好也是江平扬和她的事业关键期,便让他们和薛万贵一起生活,同时也给两人更多相处的时间。
    事实证明这决定是对的。
    夫妻间的感情越来越好,彼此的事业也在持续发展,虽然无法每天和孩子见面,但反而让他们更珍惜每次见面的时间。
    薛万贵虽然在薛薛看来有些太过溺爱一对外孙,但在他们的启蒙教育上却做得很好,轩轩和瑶瑶既有这个年纪的孩子该有的活泼天真,同时也很乖巧聪慧,每每带出门总是人见人夸。
    虽然一星期才见一次面,但轩轩和瑶瑶并未因此和父母生疏,反而黏薛薛黏的紧,到江平扬有时候都会忍不住吃醋的程度。
    在孩子眼里温柔漂亮,香香软软的妈妈显然比严肃正经的爸爸可亲许多。
    但这不意味轩轩和瑶瑶就不喜欢爸爸,事实上,只要江平扬在身边,出了什么事两个孩子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让爸爸来解决。
    在他们心里,江平扬就是无所不能的超人。
    其实在薛薛心里也是这样认为的。
    江平扬最厉害的地方就是,不论当天再忙再累回到家的时间再晚,隔天早上都会在五点起床晨跑然后给薛薛准备早餐和午餐。
    日复一日,风雨无阻。
    男人的好手艺,从第一次尝到就令薛薛彻底爱上了。
    “你啊,都说了多少次,哪有厨房事都丢给平扬的。”
    “我哪有。”薛薛听薛万贵这么说,无辜的瞪大眼睛。“爸您这样说可太偏颇了,我都有帮忙洗碗拖地收拾善后呢。”
    “欸……”
    “而且是他自己乐意煮菜给我吃的啊,又不是我强迫他的。”薛薛嘟嘟嚷嚷着,语气虽是不服气但里头沾沾自喜的意味却是谁都听得出来。“他还说看我喜欢吃他做的菜是种享受,能帮助他放松呢。”
    卸下平常在公司戴着的冰冷面具后,在薛万贵面前,薛薛像个小姑娘似的。
    望着明明都已经结婚好几年孩子也生了却还是保留着性子中娇憨任性一面的女儿,薛万贵内心是十分欣慰的。
    当年,丁柔和江安扬的事让他大受打击。
    引狼入室,养老鼠咬布袋,薛万贵作梦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看人看走眼到这种程度,且比起丁柔的表里不一和江安扬的狼子野心,薛万贵最难以忍受的是自己竟然还动过将女儿嫁给江安扬的念头。
    他这样的行为和把女儿推入火坑有什么差别?
    见薛万贵一瞬间黯淡下去的脸色,薛薛知道他想到了什么。
    揭穿丁柔和江安扬那一天,她也在场。
    丁柔听到薛薛给薛万贵的那只录音笔里录下的内容后,形容有一瞬间的狰狞,但很快她便冷静下来,意图用温情攻势来软化薛万贵。
    “我知道我错了,万贵。”
    “可这些内容只是片段而已,我那时候只是太难过了,平扬他完全不了解我的苦心……”
    “够了!”这次,薛万贵没给丁柔把话说完的机会。“丁柔,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江平扬现在都是宓宓的交往对象,你却对他说出了这样的话来,到底居心何在?”
    薛万贵的失望之情溢于言表,长年身居高位让他身上自有股不怒而威的凛然气势,平常与丁柔夫妻相待时有所收敛,然而现在却是完全彰显了出来。
    丁柔发现她连与薛万贵对视都难。
    “我……”沉默片刻后,女人避开男人的目光,两行清泪缓缓落下。“对不起,万贵,这次是我错了。”
    薛薛在一旁看着丁柔没一会儿就泪流满面的模样,心中备感佩服。
    她真的是被耽搁了的影后啊,可惜了。
    薛薛一面在心中想,一面偷偷觑着薛万贵。
    女人的眼泪是最好的武器这句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薛万贵的脸色在丁柔的啜泣声中渐渐缓和下来。
    丁柔显然也发现了这点。
    “万贵啊,我知道你疼宓宓,我也疼她啊。”丁柔捂着脸,痛苦非常的模样。“你摸摸你的良心,我这些年来待宓宓如何?不说掏心掏肺,至少也是尽心尽力了吧?你说这辈子只会有宓宓一个孩子,我就把宓宓当成自己的女儿来养,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会一点感情都没有?”
    “我承认这回是我错了,我不该拿孩子们的私事来说,可是万贵,你难道就因为这样要和我离婚?这几年下来我照顾你照顾你女儿,就是一颗石头也能捂热些吧?而你却因为我一次的犯错就全盘否定我的付出?薛万贵,你到底有没有心——”
    丁柔声泪俱下,字字说的撕心裂肺。
    别说旁人了,就是薛薛若非已经知道薛宓上辈子被这对母子害得多么惨,恐怕都会动容。
    她再次看向薛万贵。
    男人已经将双目闭上,沉沉的吐出一口气。
    “阿柔……”
    这无奈的一声轻唤,让薛薛知道自己赌对了,也让丁柔明白事情已成定局,再无挽回的可能。
    “我感激你这些年来的付出,可是同样的,这些年来我也给了你绝对的体面,再多的,当初结婚我就已经和你说清楚,你也是同意的,我自认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
    “宓宓是我女儿,我不护着她又能护着谁?同样的,公司是我一手创立,在我心里就跟我的孩子一样,我不会也不可能容忍有人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别有居心的做出伤害孩子的事来。”
    听薛万贵提到公司,丁柔一愣,继而浑身颤抖起来。
    她明明已经把钱给补上了为什么……
    薛万贵知道丁柔已经了解自己的意思。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自己都做不到一个错误不犯,又怎么可能要求你一个错误不犯?”
    “可是阿柔啊……我还没傻呢。”
    “有心没心,有意无意,我会看不出来吗?”
    “离婚协议里,我给你和安扬的,只要你们不挥霍,至少一辈子是衣食无虞了。”说着,薛万贵缓缓睁开虎目,与丁柔对上。“也算是……成全了这一场夫妻父子情吧。”
    n2qq.て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