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六、继母儿子(38)

世界六、继母儿子(38)

    薛薛进到江平扬的办公室时,发现还有外人在场,愣了一下。
    “薛薛!”
    江平扬一发现爱人进门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至于那站在江平扬边上,一袭职业套装一身干练气质的女人在看到薛薛后非但没有动作,身体反而更往江平扬的方向贴近。
    见状薛薛的脸色一沉,张口欲言,没想到江平扬已经早一步做出了反应。
    “汪小姐,请妳自重。”
    江平扬说着,毫不怜香惜玉的将已经靠到自己身上的女人推开。
    汪涵萍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待见到薛薛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与眼中似有若无的嘲讽后才感觉脸颊热辣辣的。
    这时江平扬已经走到薛薛身旁,将她的手拉了起来。
    “怎么那么凉?不是说了现在早晚温差大要妳记得穿外套的吗?”
    “没事儿,不过是这里空调开的强了点才会这样。”薛薛在迎上江平扬责备又担忧的目光后,嗔道。“松开啦,还有外人在场呢。”
    “外人”这两个字是直接对着汪涵萍说的,意思昭然若揭。
    汪涵萍的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
    “江博士,我……”
    “贵公司的提案我会仔细考虑。”江平扬将薛薛拉到一旁的沙发椅上坐下,压根儿连看都没看汪涵萍。“现在我还有事儿,请妳先离开吧。”
    江平扬这话说得直白,半点情面都没留。
    闻言,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汪涵萍到底没有脸皮厚到可以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她只是不愿相信自己的魅力在江平扬面前不起任何作用,毕竟从踏入职场以来,美色就是让她无往不利的最好武器。
    多数时候,汪涵萍走的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高傲路线,少数时候,遇上看着顺眼的男人她也不介意让对方吃点甜头尝点好处来换取更大的利益,可让汪涵萍真正起了想法的,到目前为止,就只有江平扬一个。
    她本来以为对方作为“理科男”,只要自己稍加引诱应该就会上钩,没想到江平扬在和她谈事情的时候却是目不斜视,不论是言词上的暗示还是身体上的明示全部视而不见。
    可就是这样的态度,让汪涵萍再次燃起了熊熊斗志。
    太容易得到手的男人就像太容易签下的案子,没有半点挑战的乐趣可言,是以就算打听到江平扬有女朋友了汪涵萍也没放在心上,有法律定义的关系她都不介意了更何况无名无分的?
    只是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还没等她“大展身手”,薛薛就进来了。
    那是一个美到让人很难挑剔出缺点来的漂亮女人。
    且出于强烈的直觉,就算对方看来年轻甚至还带着几分令人嫉妒的稚嫩,汪涵萍依然相信薛薛不是个好对付的,不过这样更好玩儿不是?
    对汪涵萍这样一个在职场顺风顺水惯了,以征服男人为乐趣的女人,薛薛和江平扬的登对显然使她更加的斗志昂扬。
    反正来日方长。
    汪涵萍低眸垂眼,再次抬起头后,已经恢复专业人士的姿态。
    “既然这样,我改日再来拜访您。”
    汪涵萍笑容十分得体,可惜薛薛和江平扬已经进入两人世界,根本没人理会她。
    心中忿忿地汪涵萍最后摆着一张扑克脸走了,关门的时候还造成不小的噪音。
    “我觉得她对你有意思,而且看起来不像是已经放弃的感觉。”见江平扬只顾着吻自己,薛薛恨恨的拧了下男人腰间硬梆梆的肌肉。“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有,我有在听。”
    不知道是错觉还怎的,薛薛觉得江平扬的声音比平常低沉了不少,像是烈酒一样的浓烈醇厚,伴随着男性阳刚的气息环绕,让她后知后觉的红了脸。
    “江平扬!”
    “我们薛薛吃醋了?”
    “才,才没有!”
    “没有?没有也没关系。”江平扬的语气漫不经心,啄着女人嘴角的动作倒是小心翼翼。“我不会再和她见面了,接下来宇宙飞船的组装进入关键期,所以我把对外交涉的业务都踢了,除了和妳的。”
    这话薛薛爱听。
    她现在终于相信谈恋爱会改变一个人了。
    还记得刚认识的时候江平扬可不是这样子的。
    “在想什么?”
    “在想……我的男朋友真的是香饽饽。”当江平扬自身后将薛薛环在怀里并枕在她的肩膀上,两人间的距离近的,让男人每一下呼吸的热气都打在了敏感的肌肤上。“你离我远些儿……嗯……”
    “才不要。”江平扬嘴上拒绝,手也开始不安分的在女人身上游移。“我们多久没见了?难道你都不想我?”
    “想是想,不过……别闹……啊……”被长指挠着敏感的腰肢,薛薛忍不住咯咯笑了出来。“呀……江平扬……等等……这里是你的办公室……啊……呵……呵呵……”
    “办公室又怎样?妳难到忘了,我们的第一次……”
    “停!”
    薛薛臊的赶紧侧身捂住江平扬的嘴。
    江平扬一脸无辜的样子。
    “回家,回家在说……”见男人的双目有如燃起火炬似的炯炯有神,薛薛颇不自在的干咳了两声。“我有事儿要问你,正经的事儿。”
    薛薛把最后几个字咬得特别重,以此来彰显她的认真。
    江平扬是个懂得看眼色的,见薛薛的态度严肃,他也跟着郑重起来,于是长腿一跨,直接离开温香软玉坐到了一旁的办公桌上。
    “是关于丁柔和江安扬的?”
    “是。”薛薛并不意外江平扬猜到自己的问题,因为她就是来要一个答案的。“他们最后拿出的那一笔钱,是你给的?”
    ん@itāngshuwu。cσ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