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六、继母儿子(36)

世界六、继母儿子(36)

    “这是什么?”薛万贵看着薛薛放到自己桌上的东西,眉头拧起。“录音笔?”
    “嗯哼,爸果然聪明。”
    “欸……妳这孩子……”抬眸望向笑的一脸狡黠的女儿,薛万贵又是无奈又是好笑。“我的意思是,妳拿个录音笔给我做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要您听听录音笔里面的内容啊。”薛薛的语气夸张,先是张大眼睛表示震惊又接着小心翼翼的道。“先说好,只能您一个人听哦,毕竟吶这是秘密。”
    “秘密?”薛万贵这下是真的搞不懂了。“什么秘密?”
    “这个嘛……听了就知道。”薛薛装做没看到薛万贵狐疑的目光,轻声道。“我如果现在告诉您内容那就没有意思了。”
    对话进行到这里薛万贵也总算明白,估计是无法从女儿嘴里撬出来什么有意义的信息来了。
    只能靠自己去发现。
    想到这里,薛万贵摘下眼镜,仔细打量这段时间来发生了明显变化的女儿。
    他一直觉得眼前漂亮的姑娘还是那个大多数时候懂事听话,偏偏任性起来却又让人十分头疼的女孩,薛万贵往往拿这样的薛宓没辙。
    可没想到在自己没注意到的时候,女孩却长大了。
    薛薛在公司的表现好的让他这个做父亲的在惊喜之余忍不住开始反省,自己这几年是不是花费太多时间在工作上而忽略了女儿的成长。
    就连王丰,他最是倚重的老臣,在薛万贵决定将女儿派到他手下的时候还有一些不放心,因为王丰这个人当初能从一众下属中脱颖而出独得薛万贵信赖的原因就是他个性中那股绝对不会输给他优秀专业能力的凛然与刚正。
    就连薛万贵自己都曾被王丰当面顶撞了好几次。
    不过薛万贵很清楚,王丰是个真正的人才,特别是在危机处理能力上,这也是为什么他有几次被王丰气到险些心脏病发,可到现在王丰人还是好好地待在财务部主管的位置上。
    他最希望自己女儿学习的就是这一部分。
    薛万贵本来都做好薛宓来找自己哭诉的准备了,没想到还没等来她的哭诉,却先等到王丰的赞不绝口。
    “得了,老薛,我没想到你以前居然舍得把这么个宝贝女儿藏在家里。”
    在薛薛到王丰底下做事不久,薛万贵私下请了王丰一顿,想问问自己女儿工作时的状况到底如何,没想到王丰屁股都还没坐下就冒出这么一句话来,把薛万贵吓得一口热茶差点儿直接吞下肚。
    其实,他一开始还以为王丰是学会了说反话,毕竟薛宓之前有多排斥到公司学习薛万贵还记的一清二楚。
    不过聊开以后薛万贵便明白,王丰还是自己认识的王丰,那个不会说假话也不屑说假话的王丰。
    他是真的对薛薛有很高的评价。
    “你这也算后继有人啦。”散场前,喝的有些茫了的王丰用力拍了拍薛万贵的肩膀。“那个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巾帼……呃……不浪……”
    “巾帼不让须眉。”
    “对!对!对!”一连点三下头,王丰笑的脸上都出了折子。“就是这句!”
    后来薛万贵让司机将王丰送回家,他自己则徒步走了一段路。
    沿路他都在思考,还有回忆。
    关于他的女儿薛宓。
    他自诩是个合格的父亲,甚至做到比多数父亲能为女儿做的还要多,然而……
    “爸,您怎么了?”薛薛见薛万贵出神的盯着自己,眼中浮现令人读不懂的情绪,问道。“怎么突然这样看我?”
    “宓宓。”
    “嗯?”
    “妳不论怎么样,都是爸的女儿,爸最引以为傲的女儿。”
    薛万贵出乎意料的一句话,让薛薛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比起妳成为一个出色的,不会犯错的人,爸爸更希望妳能成为一个幸福的,可以快乐享受人生的人。”
    薛薛这下懂了。
    薛万贵说不出口的纠结。
    在脑中稍微组织了下言词后,她决定坦然以对。
    “爸,这是没有冲突的呀。”
    “我享受生活也享受工作,就像我希望将生活过好和将工作做好一样。”薛薛笑的甜美。“过去是我没有想清楚这个道理,可进公司这些日子以来其实我一直在思考,我要的到底是什么?什么才是我真正想要的?”
    “到了现在,我终于找到答案了。”
    “我希望可以和平扬哥哥一起经营家庭,也希望能把承载了爸爸心血的公司继续发扬光大,更希望将来我们一家人都能够团聚在一起,幸福的生活。”
    “过去的我没有目标也没有想法,所以才会做出一些……现在回头看很傻的事情。”薛薛耸耸肩。“不过我不后悔,如果没有走过那些弯路,我想我是不会发现原来自己竟然是走往错误的方向。”
    “可是现在不一样啦,爸爸。”薛薛直视薛万贵,认真非常的道。“女儿希望您能健健康康,长命百岁,过去是您替我遮风挡雨,未来就换我来孝顺您,保护您。”
    薛薛说完后,有些紧张的盯着薛万贵。
    这些话其实就是薛宓希望有朝一日能对薛万贵亲口说的,可惜当她意识到什么才是对自己最重要的时候,薛家已经被江安扬和丁柔母子连手起来一点一点蚕食鲸吞掉了。
    上辈子薛宓醒悟太晚,失了良机,这辈子薛薛自然不会再让这样的憾事发生。
    她接受了委托,就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完成委托人的心愿。
    时间在彼此的沉默中慢慢流逝。
    当见到薛万贵眼中闪烁的泪光后,薛薛就知道,这次她是真的取得了薛万贵的认可。
    父女四目相对间,不用言语也能彼此心意相通。
    可惜这温馨的时刻并没能持续太久便被一阵突兀的敲门声给打断了。
    “万贵,你和宓宓在里面吗?”
    薛薛一听到丁柔的声音立刻垂下眼睑,起身准备离开。
    薛万贵有心要留女儿,奈何他不过嘴唇一动,薛薛立刻就摇摇头道。“爸您和丁姨聊吧,我和她没什么好说的。”
    语气是毫不掩饰的冷淡。
    ん@itāngshuwu。cσ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