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六、继母儿子(25)

世界六、继母儿子(25)

    薛万贵不知薛薛心中所想,只是在沉吟片刻后,淡淡问道。“所以,妳那时候才会要我注资平行宇宙?”
    “嗯,不过那时候我对他的感情只是接近于崇拜和佩服吧,爸也不能否认,他真的很优秀呀。”内心安定下来后,薛薛的语调轻快不少。“我那时候从文雅那儿听到这个消息,知道原来江博士已经回国工作,只是团队却因为资金出了问题很可能没办法继续进行实验就觉得很可惜,也没想那么多。”
    文雅就是薛宓当初陪着一起上太空工程理论的闺蜜。
    “是后来因为这件事和他慢慢有了接触后,发现江博士不单在专业领域方面值得人敬重,才……”薛薛脸红了。“才心动的。”
    “唔……你们也才认识没多久不是?”
    “是啊,不过这有什么问题吗?”薛薛故作懵懂的眨眨眼。“古人还盲婚哑嫁呢,就连爸你和我妈不也是相亲后没多久就结婚了?”
    听薛薛提起亡妻,薛万贵的脸色顿时变得很不自然。
    “又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了?我和你妈那能一样吗?”
    “人家只是举例嘛。”摇着薛万贵的手臂,在父亲面前,她似乎还是个天真的孩子。“我第一眼见到江平扬内心就有种强烈的感觉,是他,就是他了。”
    “不过因为前头对安扬哥哥……咳,所以我又花了点时间确认自己的感情,这回肯定不会出错了的。”
    “我很喜欢江平扬,爸,就连那时候喜欢安扬哥哥的时候我都没有那么明确的掌握到自己的情感,但是现在的我很确定,我想嫁给江平扬,他会是我唯一的丈夫人选。”
    见薛薛语气坚定,提及江平扬的时候那对肖似亡妻的凤目彷佛嵌进了无数颗碎钻一样闪亮,薛万贵便是有心阻饶,话也说不出口了。
    江平扬的确是个很优秀的年轻人,这点,薛万贵无法否认。
    不过就算再欣赏他,一旦身分转变了,薛万贵审视的角度自然也会不同。
    “爸……您就答应嘛。”薛薛细声细气的求。“至少让我们交往试试,爸也好帮女儿监督监督呀。”
    “妳呀……那次吃饭你们已经在一起了?”
    薛薛晃着薛万贵手臂的动作一顿。
    见她那心虚的模样,薛万贵还有什么不懂的?
    “难怪一直在吃饭的时候偷偷盯着人家看。”
    “……我哪有!”
    “没有?”
    “……没有一直。”在父亲彷佛可以看透一切的目光中,薛薛不好意思的承认道。“也就偷偷看了一会儿,真的,就一会儿。”
    话落,还补了句。“谁让他长那么好看。”
    听到女儿这孩子气的话,薛万贵摇摇头,然而当仔细一看,发现她眼角眉梢间洋溢着的欢快与娇羞后,薛万贵怔了怔。
    他似乎很少见到女儿这副模样,尤其是在喜欢着江安扬的那段漫长时光里。
    江安扬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薛万贵看着长大的孩子,后来更是跟着丁柔嫁进薛家,知根知底的,虽然也有一些令人不喜的地方,但大致而言,比起外头那些男人,薛万贵还是较为信任对方。
    到时候继母成为婆婆,薛万贵也不用担心女儿受婆家刁难。
    虽然丁柔总说尊重儿子意见,江安扬也再三表明对薛宓只有亲情而无爱情,然而在薛万贵看来,爱情从来是不能当饭吃的,也就江安扬现在还年轻,不懂这道理。
    如果薛宓到后来还是坚持非江安扬不可,薛万贵有的是手段让江安扬同意婚事。
    不过他并不希望女儿走到这一步,强扭的瓜不甜,强摘的花不香,他不可能护女儿一辈子,若将来江安扬因此心生怨怼反而不好。
    为此,薛万贵也颇烦恼的。
    尤其是自江安扬将陈琳琳带回家后,薛宓有一阵子的精神状态糟糕到让薛万贵心惊,虽然后来看似恢复正常,却始终难以放心。
    没想到没多久,两人又“分手”了,薛万贵着手调查了下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然而薛宓彷佛找到希望般又再次一头栽了进去,不管不顾,看得薛万贵又是怒其不争,又是莫可奈何,只能静观其变,看事情如何发展。
    作为父亲,薛万贵可说是操碎了心。
    可料不到的是,峰回路转,现在女儿竟和自己说,喜欢上了江平扬。
    江安扬同父同母却不亲近的哥哥。
    见薛万贵久久没有说话,薛薛垂着眼,惴惴不安的喊了声。“爸……”
    薛万贵回过神来。
    “宓宓。”他叫着女儿的小名,意味深长。“如果爸爸不同意,妳待如何?”
    闻言,薛薛猛地抬头。
    “爸爸……”
    “爸这是在和妳说正经事。”难得没有因为女儿撒娇而动摇的薛万贵点了点书桌。“妳好好想想再回答我,如果我不打算同意妳和江平扬交往,妳会怎么做?”
    薛薛知道薛万贵这是在考验自己。
    她决定顺从本心。
    “我不会因为这样就和他分手的。”薛薛坦然迎向薛万贵的目光。“我们还是会在一起,用时间来证明给您看。”
    “如果有一天我和江平扬分手,那定然是因为我们不合适了,而不是因为爸爸您不同意。”
    铿锵有力的语气,象征着薛薛的决心。
    薛万贵看着女儿良久,然后,双唇渐渐向两侧扬起。
    “看来,爸爸这段时间感受到的是真实的。”薛万贵伸出手,拍了拍薛薛的肩膀。“我们宓宓呀,真的长大了。”
    薛薛看着薛万贵,薛宓的父亲。
    男人虽然依旧精神矍铄,面貌英俊,然而两鬓边的白发却透露出他已经不再年轻的事实。
    岁月不饶人,一个在长大,一个在老去。
    可是薛万贵看着自己女儿的眼神始终是那样的慈爱与温暖,像无尽无垠的大海,可以包容所有。
    “爸爸同意你们交往了。”薛万贵温声道。“相信我们宓宓一定可以得到幸福的。”
    父女间的温馨落在悄悄把门关上的女人心中如被针扎着心头肉一样,又刺又疼。
    她做梦也没想到,薛宓竟然和江平扬在一起了。
    当儿子和自己说薛宓似乎找到新的对象时,丁柔还不以为意。
    薛宓对儿子的感情这么多年来她都看在眼里,女人和男人一样,当一份感情成为执念又岂是三言两语就可以放下的?丁柔
    有那个自信,不用多久,薛宓就会乖乖回到自己儿子身边来。
    不过丁柔万万没想到薛宓找的对象是江平扬。
    那个在出生的时候差点折腾掉自己宝贵性命的孩子。
    丁柔永远忘不了,当丈夫再次为了工作将自己抛下,周遭医护人员来来往往,她却彷佛被隔绝于世界之外,只能独自承受着下体撕裂一样的痛楚的那一天。
    就在那一天,丁柔盯着面前涣散而模糊的光影,咬紧牙关,在心里发下了誓。
    她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想到过去的丁柔双目发红。
    她一定要阻止这一件事。
    新御书屋:んdt 99點nè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