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六、继母儿子(24)

世界六、继母儿子(24)

    “江平扬?”
    “嗯。”
    “妳和江平扬在交往?”
    丁柔正欲推开书房的手一顿。
    “嗯哼,我和江平扬在交往。”薛薛瞥了一眼自己刻意留下的门缝后,对着父亲娇娇软软的道。“爸明明还年轻着,耳朵怎么就不好使了呢?”
    “……”本来被这消息给震惊到张大嘴巴的薛万贵闻言没好气的瞪了自己女儿一眼。“胡说八道什么?没大没小。”
    薛薛俏皮的笑了笑。
    “别就只想笑着蒙混过去!”
    薛万贵本来想象教训下属时候那样直接拍桌怒喝的,不过想到站在眼前的人不是下属而是宝贝女儿,动作自然就不同了,轻提轻放,半点威慑力也没有。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薛薛可以说是将父亲的脾气摸的一清二楚,自然知道薛万贵不会拿自己怎么样。
    事实上,薛万贵也真的拿薛薛没办法。
    就算吹胡子瞪眼,气在心里,也舍不得说宝贝女儿一句重话。
    “爸,您不说话,我这就当您同意了啊?”薛薛小心翼翼的觑了薛万贵一眼后,有些讨好的撒娇道。“您放心您女儿眼光可好着呢,平扬哥哥绝对会是我的好老公您的好女婿的。”
    “……妳说什么?”
    见女儿眉飞色舞的模样,薛万贵表情就好像吞了只苍蝇一样的难看。
    “反正爸您相信我,平扬哥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
    “……”
    薛万贵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他现在总算理解朋友提及女儿大了交往男朋友后的心情,那种“女大不中留”的感慨。
    想想薛薛才认识江平扬多久的时间就已经在自己面前满嘴好话的夸奖他,薛万贵内心滋味当真是微妙的很,又是欣慰女儿真的长大了,又是难过从今以后爸爸这个角色不会再是女儿心中最重要的男人了。
    寻常人尚且会有如此感受,更何况薛宓几乎可以说是薛万贵一手拉扯长大的女儿,感受肯定更深刻了。
    薛薛见薛万贵一脸纠结的模样,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还没等他瞪人,薛薛已经绕到椅子后边,把手搭在薛万贵的肩膀上按摩起来。
    “妳……”
    “爸爸永远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薛薛的声音细细的,有些别扭,但更多的是真诚。“是您和母亲赋予我生命,把我带来这个世界上,让我平安健康的长大。”
    “这一点,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我和爸爸血脉中的联系,还有您从小陪伴我长大的回忆,就算将来我有了自己的家庭,爸爸也会是这个家庭中最重要的存在。”
    “因为如果没有您,也就没有我了呀。”
    这几句话,都是发自肺腑的。
    薛万贵本来还以为女儿是要继续说服自己接受江平扬,没想到她却说出了这一番温馨话。
    有那么一瞬间,薛万贵觉得自己就算在这刻闭眼离开人世似乎也不会留有遗憾了,然而很快,他就将这样的想法给抛到脑后去。
    女儿不论再大都还是女儿,作为一个父亲,他必须做女儿最坚强的后盾才行。
    想到这里,薛万贵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妳追求的人家?”
    “啊……嗯。”
    “什么时候看上眼的?说实话。”薛万贵一面闭上眼睛享受女儿难得的“孝顺”,一面问。“别想着蒙混过去,虽然江平扬是妳丁姨的儿子,可你们压根儿从未真的打过照面。”
    不得不说薛万贵也是很了解薛薛了。
    不过薛薛早就做好准备。
    “我之前在学校的时候听人家提起过他,后来在科学期刊上也看过他的论文介绍和相关报导?”
    “科学期刊?妳会看那种东西?”
    “爸这话就不对了,当你女儿什么人呀?”薛薛嗔道。“和我的期末报告有关,我能不看吗?”
    “妳不是读的财管?”
    “还有选修啊,我选修了太空工程理论。”
    这话薛薛倒没有骗人,薛宓的确选修了这门课,不过不是出于兴趣,只是为了陪闺蜜追男人。
    薛万贵虽然觉得薛薛这理由有点牵强,但也找不到什么可以反驳的点,便暂时认可了她的说法。
    “所以妳就这样喜欢上他了?可是我记得妳那会儿明明和我说自己喜欢的是安扬。”
    “安扬哥哥?唉那是我以前不懂事错把对哥哥的亲情当成爱情这才犯蠢做错了事,不过我也付出代价了,算和他两清了吧。”
    “等等。”哪怕薛薛语速极快,薛万贵还是敏感的捕捉到话中的关键词,猛地转头,厉声问道。“什么代价?”
    “爸……”薛薛咬着唇,目光闪躲。“都过去了,我真不想提。”
    “薛宓!”
    “求求您别问了,一时胡涂,我真的……已经知道错了。”
    薛万贵也算过来人,见女儿坚持就是不说是什么事,心中大概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妳……唉!”又气又失望的薛万贵重重叹了口气。“胡涂!好胡涂!我之前真的太娇惯妳了薛宓!”
    薛薛观察着薛万贵的表情,发现不算太糟糕后,心中悄悄松了口气。
    她其实一度犹豫这件事到底要不要对薛万贵开口,不过想到如果由丁柔或江安扬来说反而容易把自己搁在被动状态,这才终于下定决心。
    幸好薛万贵虽然看的出来十分不快,但是从呼吸与眼神来判断对这件事的反应,薛薛知道,这关自己是已经过了的。
    这样就不用再担心江安扬拿这事儿来做筹码,虽然想的可能有些远,但那对母子从薛薛这段时间的观察来看,江安扬的心性不定,是非不分,丁柔更是没有表面看来那样的无害反而工于心计,所以,她不得不在一面设计陷阱的同时先未雨绸缪做好准备。
    薛薛想,由自己口中说出来还是比由别人口中听到来的好。
    事实证明,她赌对了。
    新御书屋:んdt 99點nè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