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六、继母儿子(18)

世界六、继母儿子(18)

    “亲亲我。”
    “薛薛……”江平扬看着将脸靠过来的女人,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在工作。”
    “我知道啊,可是我看你鼠标已经在同一个栏目上停十分钟了。”薛薛无辜的眨眨眼。“想说你可能工作累了,让你放松一下嘛。”
    被一下戳穿的江平扬老脸一红。
    最近薛万贵的资金终于进来,薛薛还在里头偷偷加码,这一轮私募虽然只有薛万贵和薛薛一对父女参与,然而按“平行宇宙”目前的支出来看,再撑个一两年不成问题。
    解决燃眉之急后,整个实验室和研究团队感觉又被注入了活水。
    按江平扬的打算,是在今年年底到明年年初将设计的宇宙飞船二代推出并在明年年底进行试飞,这是最关键的一步,如果能成功,“平行宇宙”未来不论在争取经费或再次募资上对投资人来说都会具有极大的吸引力。
    为了让计划可以顺利落实,江平扬每天工作十几小时,几乎把办公室当成自己的家了,到后来为求方便,甚至直接在办公室墙边放了一张床。
    薛薛看他努力的样子,说不心疼是不可能的,不过她觉得成功本来就不是件容易的事,这些付出同样是必然的。
    而且薛薛自己平常也忙碌的很。
    财务部主管王丰是随着薛万贵打天下的老臣了,为人一丝不苟,刚正不阿,就算知道薛宓是薛万贵的女儿也毫不留情,薛薛跟着他虽然的确学到许多却也十分紧绷,一刻都不得闲。
    不过王丰还不算令薛薛苦恼的,她最烦的是江安扬。
    虽然完全不想理会江安扬,可也不知道是不是江安扬本来就是根贱骨头,以前薛宓温柔小意事事顺从用了十来年的时间也没能让他心软,现在的薛薛不过是把他当同住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来对待,江安扬倒是自己贴上来了。
    让薛薛烦不甚烦。
    偏偏薛薛还在打算看看丁柔和江安扬母子会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只能先按兵不动。
    薛万贵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女儿对江安扬的前后态度变化会如此大,薛薛也还没对他说明原因,不过作为一个父亲他自然是无条件支持自己女儿。
    于是他也不再提给江安扬和女儿作媒的事。
    丁柔以前摆足了不插手儿子感情的高姿态,现在虽然能明显察觉薛薛对自己和儿子的态度冷淡,又没办法拉下脸来和薛万贵商量,这可把她愁坏了。
    薛薛每次看女人气的不行却只能隐忍下来的憋屈模样就觉得活该。
    这是他们欠薛宓的。
    如果丁柔和江安扬愿意安分点,在薛宓没将报复两人纳入任务要求的情况下薛薛不介意放过他们,不过若两人不知好歹,那薛薛自然也不会饶恕。
    “你爸他对我……”
    “嗯?”江平扬一说话,薛薛便回过神来。“什么?我爸对你怎么了?”
    “不是,我只是摸不太清他的想法。”江平扬笑笑。“尤其他问我什么回国的时候,我感觉得出来,他非常不高兴。”
    “哦,这个呀。”薛薛眨眨眼。“没事,他只是不喜欢被人瞒着当傻子耍而已,不是针对你。”
    “啊?”
    薛薛在上个周末总算让两人见面,因为“平行宇宙”那时候送上来的文件都是标的负责人名字,提及江平扬的时候也多以英文或江博士代称,所以薛万贵并不知道对方是谁。
    直到见面。
    薛万贵对江平扬是没有任何意见的,甚至对对方感到钦佩,毕竟江平扬所获得的荣誉和成就都是实打实的,且交谈下来他发现江平扬虽然还年轻,但对很多事情的见解都有独到之处。
    薛万贵一直觉得江安扬是认识的二十代年轻人里算出色的,然而和他的哥哥江平扬一比却是高下立判。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这句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正因为对江平扬的表现很是欣赏,薛万贵才对丁柔的欺骗感到费解和愤怒。
    在丁柔口中,她的大儿子可以说是一无是处。
    薛万贵一直想和江平扬见面,在他看来,这是一种礼貌,然而每次提及这件事,丁柔总是有无数的理由来阻挡,到后来薛万贵索性作罢。
    只是没想到江平扬原来已经回国近两年的时间,且就和他们待在同一座城市,之前薛万贵问到这个问题,丁柔却告诉他江平扬人还在国外。
    这份居心何在?
    不愿对枕边人进行恶意揣测的薛万贵也不得不承认,也许自己并不是那么的了解丁柔,又或者更精确点来说,丁柔表现在自己眼前的样子,并非她真正的样子。
    不论是前者还后者,对薛万贵来说都是件难以接受的事。
    虽然没有在人前质问丁柔,但是从最近家里的低气压来看,丁柔应该是被薛万贵狠狠教训了次的。
    尽管心知肚明这并不会对丁柔造成非常大的影响,但人的心里一旦种下怀疑的种子,只要时机成熟,便有机会迅速茁壮。
    想到这里,薛薛好心情的弯了弯唇角。
    “怎么笑的那么开心?”
    江平扬见薛薛就跟只偷腥的猫儿似的,一脸狡黠又得意的模样,忍不住也跟着笑了。
    “有吗?”薛薛无辜的眨眨眼。“可能是有好事要发生了吧。”
    “哦?什么好事?”
    “嗯……”沉吟片刻后,薛薛问江平扬。“你还要工作吗?”
    “不了,就像妳说的,现在效率不佳,与其勉强进行作业还不如好好放松一下。”江平扬边说边伸了个懒腰。“怎么?想出去逛逛?”
    “你要陪我吗?”
    “当然了,女朋友要逛街,男朋友怎么可以不跟着呢?”
    江平扬双手搭在小腹上,姿态懒散又带着点漫不经心,少了工作时候的正经多了几分玩世不恭的味道。
    薛薛觉得男人进步很大。
    记得刚交往的时候,江平扬连提到“女朋友”三个字都会脸红。
    不过在薛薛不厌其烦的“调教”下,虽然江平扬还是那个在某方面“纯情”非常的男人,却也开始会说些甜言蜜语来哄薛薛开心。
    “说话技巧进步很多了啊江平扬先生。”
    薛薛说着忽然坐上男人的办公桌,接着长腿一张一跨再一个利落的转身往下,直接以完美的姿态落到了措手不及却下意识接住她的江平扬大腿上。
    “可是我今天不想逛街,想做些更有趣的事情……”藕臂如藤蔓,缠上男人的脖子。“你觉得如何呀?”
    發送任意禸rong郵件到p/o/1/8/d/の/@/gmàiξ點c(郵箱哋祉)o(郵箱哋祉)m(紶掉/)獲取新網詀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