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六、继母儿子(15)

世界六、继母儿子(15)

    “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薛薛打趣道。“对了,你上次说注资这件事要和其他人讨论,讨论的结果如何啊?”
    “讨论的结果?我以为资料已经送过去了?”
    其实当时就算不讨论也无妨的,公司的资金已经濒临断链风险,偏偏现在还在进行的实验和组装过程又停不了,每天都是一笔巨额的开销,江平扬会那么说只因为他毕竟还是后来才以顾问身分加入团队的人,在这种事上必须更谨慎些。
    不过当江平扬一提,大家也没有异议的就直接通过了。
    被钱逼着跑的时候,什么骨气都得先摆一边去儿。
    “哦,这样呀。”早知道这事儿的薛薛不过随口一问,为了让接下来说的话顺理成章。“平扬哥,我想和你说一件事儿。”
    “嗯?”
    “我爸想和你见一面。”
    闻言,江平扬怔了怔。
    和薛万贵,他母亲的再婚丈夫见面,这是江平扬从来不曾想过的事,他知道丁柔不希望自己去打扰她的新生活。
    薛薛感受到电话另一头男人哪怕竭力维持平稳却依然起伏的呼吸声,脑子一转,大概猜到了原因。
    丁柔虽然不在乎江平扬,但显然,江平扬是在乎自己母亲的。
    这可有点儿麻烦。
    思索片刻后,薛薛有了新的计划。
    “平扬哥,在那之前我想邀请你一起吃顿午饭。”
    薛薛的声线徐缓,透过话筒传递就像是微风吹进耳中,带来一股沁入心脾的凉意,也让江平扬紊乱的思绪重新平复下来。
    “午餐?”
    “对呀,午餐。”虽然江平扬没有看到薛薛,可却能从对方的语气中勾勒出她现在笑着说话的样子。“说起来你也算是我哥哥了,可是我们一直没有正经的打过招呼吃过饭,这样不是很奇怪吗?”
    奇怪?江平扬觉得这样说的薛薛似乎更奇怪一点。
    他应该要拒绝的,江平扬想。
    就像他应该要拒绝薛万贵和自己见面这件事一样。
    然而当话到了嘴边却好像卡住了似的,喉咙难以发出声音来,于是,便让薛薛再次抢先一步开口。
    “时间和地点可以给你决定。”薛薛的声音轻快,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像是跳跃的音符一样。“不过先说好,我可是不会接受拒绝的哦。”
    最后时间由江平扬来决定,地点却是薛薛来选择。
    江平扬本来以为按照薛薛的成长背景,两人见面应该会选在饭店或是高级餐厅一类的地方,因为就一顿饭而已,江平扬也不甚在意。
    没想到薛薛选的是一间坐落在市区小巷弄内的中餐馆。
    大红的灯笼高高挂,虽然面积不大,古色古香的建筑物依然令路过的行人驻足。
    江平扬到的时候,薛薛已经在等着了。
    餐馆里的灯光是鹅黄色调的,柔和的光晕像是镀了层哑光在女人的脸蛋上,使她整个人看来就像是山水画中的人物一般,置身于云雾飘渺中,遗世独立。
    江平扬很难说明内心一瞬间涌出的情绪象征着什么,他只知道自己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惟恐破坏眼前如同静止了似的画面。
    “先生?”
    听到动静,正在研究菜单的薛薛抬起头来,见到江平扬后,她脸上的笑容就如向阳花开般灿烂。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眼波流转间,顾盼生辉。
    江平扬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击中了,浑身泛起一股陌生的酥麻感。
    薛薛以为江平扬没看到自己,便朝他挥了挥手。
    这一挥也挥掉了男人心中顿生的绮念,他重新整理好情绪后,往薛薛在的角落座位走去。
    “我点了虾仁鸡蛋羹,糖醋烩白菜,酥炸肉卷,还有一锅养生汤。”薛薛说着,将菜单递给江平扬。“你再看看你要吃什么。”
    江平扬接过菜单后意思意思的翻了一下就道。“这样应该就够我们吃了?”
    他不是个重口腹之欲的人,以前在当研究员的时候一忙碌起来更是经常叫外卖草草了事或自备方便面十分钟解决一餐。
    这也是为什么江平扬谈恋爱总是无疾而终的原因之一,通常女方分手的理由无非是他没情趣,或者是觉得他不够在乎感情,就像一个冷冰冰的做实验机器人一样。
    江平扬听多了这种话却一直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毕竟每个人选择过生活的方式本来就不一样,合则来,不合则散。
    不过在薛薛面前,他却难得起了一丝不自在。
    江平扬没有意识到的是,他不希望薛薛觉得自己是个无趣的人。
    当一个男人在女人面前会有这种想法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那我们再点个葱卷吧?”薛薛只觉得饥肠辘辘,并未注意到江平扬的脸色变化。“这里的葱卷咸香味儿调的特别好,我一次能吃上三个呢。”
    薛薛说到吃的时候,眉飞色舞的样子让江平扬觉得很可爱。
    刚硬的脸部线条柔和下来,墨色的瞳孔中渐渐淌出了蜜。
    后知后觉发现自己长篇大论了一番可江平扬一句话也没说的薛薛尴尬的红了脸。“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没什么,我觉得很有意思。”
    “真的吗?”薛薛漂亮的凤目张着,里头像有点点碎光在闪烁。
    江平扬点点头。
    得到肯定的薛薛顿时笑弯了眼睛。
    “其实我平常不会这么聒噪的。”
    “只是能和平扬哥一起吃饭,我觉得很开心。”
    薛薛这两句话说的格外认真,江平扬听在耳里,只觉得心跳也跟着漏了两拍。
    他觉得自己应该要说些什么来响应,然而,平常装满数学公式与满满演算逻辑的脑子此时就像突然失去功能,空荡荡一片。
    “我……”
    “我觉得,我好像有点喜欢上平扬哥了。”
    發送任意禸rong郵件到p/o/1/8/d/の/@/gmàiξ點c(郵箱哋祉)o(郵箱哋祉)m(紶掉/)獲取新網詀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