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六、继母儿子(14)

世界六、继母儿子(14)

    “妳就先跟在安扬身边学习。”
    “为什么?”
    似乎是没料到女儿会这么问,薛万贵愣了愣后才答道。“安扬现在负责的业务比较杂,可是能学到的东西也多,妳跟在他身边一边帮忙一边培养……”
    “等等。”
    薛薛打断了他的话,若换作其他人薛万贵早就直接抄起桌上的活页夹砸过去了,不过他自然不可能拿对待下属的态度来对待自己娇养的女儿,所以薛万贵只是点点头,示意薛薛想说什么可以直接说出来。
    薛薛也毫不客气。
    “我不喜欢将江安扬了。”
    闻言,薛万贵再次一愣,没能反应过来。
    “什么?”
    “我说,我不喜欢江安扬了。”薛薛放大音量,咬字清楚,薛万贵想当作没听到都难。“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所以爸您千万不要再想着把我和他送作堆了。”
    “……不是。”薛万贵听薛薛这么说,眉头一紧,夹起了好几层褶皱。“怎么这么突然?”
    “一点也不突然。”薛薛的声音忽然低了下去。“反正我现在已经不喜欢他就是了。”
    薛万贵在商场上早已经练就一身精准的看人本领,何况是自己从小带到大的女儿,虽然薛薛的表情并没有变化,薛万贵还是从她的语气转折中听出了一些不寻常的味道。
    “宓宓,发生什么事了?”
    薛薛咬唇,没有说话。
    这是薛宓在紧张不安的时候惯常会有的小动作。
    薛万贵一眼就看出来,女儿肯定有事儿在瞒着自己。
    “宓宓!”
    薛万贵口气猛地变得严厉,把薛薛吓了一跳。
    “有什么事是不能和爸爸说的吗?”见女儿跟只受惊的小猫一样整个人都缩了起来,薛万贵无奈之余只能放柔声音,耐心哄道。“有什么事是不能和爸爸说的吗?妳放心,不论发生什么事爸爸都会站在妳这边的。”
    末了,薛万贵又试探性的问了句。“是不是安扬欺负妳了?还是他给妳受什么委屈了?和爸爸说,爸爸替妳算账去。”
    这是一个真心疼爱女儿的父亲。
    薛薛感受到了,薛万贵在对薛宓的教育上丝毫不松懈,然而在私下,也真的就是一个盼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摆到女儿面前的父亲而已。
    他就像个超人,哪怕渐渐老去,也会毫不犹豫的在面对困难时,坚定的站在女儿面前保护她。
    心中有股陌生的情绪在流转,酸酸胀胀的,几乎要溢出胸膛。
    薛薛闭上眼睛。
    “宓宓……”
    当薛薛再次睁开眼后,薛万贵从那一对肖似前妻的漂亮凤目中看到了一些更深层次的情感。
    他忽然有种强烈的感觉,自己的宝贝这次是真的长大了。
    一时间薛万贵心中五味杂陈,又是感动又是欣慰,又觉得空落落的有些难受。
    “爸,您还是先别问了。”挣扎片刻后,薛薛似撒娇似哀求的道。“等我自己理清楚了再说吧。”
    薛万贵盯着她,最后还是在薛薛可怜兮兮的表情中败阵下来。
    “好吧,不过如果遇上什么问题了……”
    “那放心,我肯定第一个找您帮忙。”
    薛薛露出了个甜美的笑容讨好的道,看的薛万贵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至于安扬……”
    “我真的已经不喜欢他了。”
    “我知道,妳爹耳朵没聋好吗。”薛万贵没好气的瞥了薛薛一眼。“如果妳真不想待在他身边,那我给妳安排到财务部吧,也算是和妳的专业对接了。”
    闻言,薛薛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
    眉眼弯弯,很是高兴。
    “谢谢爸。”
    “得了。”薛万贵摆摆手。“妳直接到外头找陈秘书,让他先带你熟悉一下环境。”
    “好的。”
    薛薛虽然嘴上应了,但双脚还是停在原地连动都没有动。
    本来已经戴起眼镜准备工作的薛万贵奇怪的看了眼,就见薛薛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一会儿偷瞄着他,一会儿又悄悄移开目光。
    薛万贵差点儿没笑出来。
    “说吧,还有什么事?”
    “是有点事儿……”早就在等薛万贵问的薛薛立刻接下去道,与方才踌躇不决的模样判若两人。“爸,我想介绍个人给您认识……”
    刚从实验室走出来的江平扬疲惫的揉了揉眉心。
    “喂?”
    手机的电话一响,他没多看就直接接起。
    “是平扬哥吗?”
    平扬哥?
    江平扬挑了挑眉,本来有些昏沉沉的脑子也跟着重新运转起来。
    “妳是……”
    “我是薛薛呀。”本来还很活泼的语气一下就变得哀怨起来。“咱们好歹也交换过电话号码了,你怎么可以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
    薛薛。
    薛宓。
    江平扬的脑海中浮现一张白皙秀气的瓜子脸儿,一对细细的柳叶眉下嵌着一双乌溜溜的黑色瞳仁,像是葡萄般又大又圆,镶在狭长的眼型中,格外好看。
    “对不起……我……”
    “噗哧。”薛薛憋不住笑了出来。“我开玩笑的啦,哈哈,我们也就见过那一次面而已,不记得是正常的呀。”
    电话中如银铃般悦耳的笑声神奇的抚平了江平扬在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的工作中持续了一整天下来累积的疲惫,就连紧绷的神经都跟着得到了放松。
    于是,他就这样一个人站在实验室外,握紧手机,任由微风徐徐的吹拂。
    “平扬哥?”
    “嗯,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