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六、继母儿子(08)

世界六、继母儿子(08)

    薛薛进到一间非常寻常且就和自己衣帽间差不多大的办公室中。
    男人听到动静抬起头来。
    那是一张和江安扬生的有几分相似却更为端正立体的面孔,不同于江安扬眼尾总是挑着一抹多情的温柔,江平扬整体五官的感觉偏冷偏硬,一副金边细框眼镜戴上后更是予人一种看不透的疏离感。
    凭心而论,江平扬生的比江安扬更出色气质也更迷人,然而对一些涉世未深的女孩和渴望被爱的女人来说,江安扬显然会是更吸引异性的男人。
    “妳是?”
    乍然见到不熟悉的年轻女子进到自己办公室,男人的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
    薛薛觉得自己今天白打扮了。
    看江平扬这模样就是个不解风情的。
    不过没关系,来日方长。
    不知道自己的印象分在薛薛心里已经减了又减的江平扬见薛薛没有回答只是一股脑儿的盯着自己瞧,江平扬心下觉得怪异的同时,嘴上是更不留情了。
    硬梆梆的声音,跟砖头一样。
    “谁让妳进来的?”
    薛薛无辜的眨眨眼。
    “再不说我让警卫上来了。”
    江平阳说着,竟真的拿起话筒开始拨打电话。
    薛薛赶紧上前按住他的手。
    剎那间,江平扬身体一颤,老脸一红,虽然他面上极力维持着镇定的表情,薛薛还是注意到了这点细微的变化。
    敢情这还是个纯情的处男不成?
    薛薛内心登时有了计较。
    “妳……放开……”
    “那你不可以叫警卫。”薛薛望着江平扬藏在镜片后一对深邃的黑眸,认真的道。“我来是有正经事儿要和你谈的,你叫警卫上来肯定后悔。”
    闻言,江平扬眼中划过一丝警惕。
    薛薛知道他不相信自己,不过无妨。
    “我不会耽误你很多时间,给我半个小时,我把我来的目的全部说清楚讲明白。”在江平扬带着压迫感的眼神下薛薛没有半点退缩,只是一字一句清楚道。“相信我,你不会后悔。”
    江平扬静静看着她。
    眼前的女人有张很年轻也很漂亮的脸孔,光洁的肌肤白皙紧致几乎见不到毛孔,只是对江平扬来说女人最吸引自己的不是皮相,而是她在短短几句的对话中展现出来的条理清晰,从容不迫。
    是一种让人觉得舒适的自信。
    不卑不亢,神采飞扬。
    待惯了实验室的江平扬对这样的个性很是欣赏,所以身体已经先于意识一步给出了响应。
    “谢谢。”
    当男人点头的那一刻,薛薛脸上绽放的笑容比窗外的阳光还要更耀眼。
    “妳说妳是……薛宓?”
    “嗯。”
    “妳父亲是薛万贵?”
    “对。”
    薛薛有些惴惴不安的望着对面低眉垂眼,看不清脸上真实情绪究竟如何的江平扬。
    她觉得自己这一步走的太急了,本v来只是想告诉江平扬自己手上有一笔资金可以用低利贷给他们公司帮忙度过难关,可没想到江平扬却开始对她的背景刨根究柢。
    薛薛觉得这反应是人之常情,毕竟天上哪有白白掉下来的大馅饼呢?谨慎一点总归是好的。
    就是她担心自己的身分可能会让江平扬有所警戒。
    虽然从薛宓的记忆来看,丁柔自从带着江安扬嫁给薛万贵后,和前夫江怀德与大儿子江平扬就几乎没有再联系,好像她只有江安扬这么一个孩子似的。
    可是她摸不准江平扬的心思。
    “如果妳不交代清楚,我要怎么信任妳?”看出薛薛的迟疑,江平扬的声音淡淡。“何况这不是一笔小数字,将没有办法确认来源的资金引进公司若出问题岂不是变成我害了大家?”
    这句话让薛薛下了决定。
    横竖自己的目标是江平扬,他迟早要知道自己的身分,早一点和晚一点其实并没有太大差别。
    人之间忌讳隐瞒,尤其是这种与彼此都密切相关的事。
    抱持着这样的心态,薛薛开口和江平扬坦白。
    内心存着的一点侥幸并没能发生,从江平扬的反应来看,薛薛相信他肯定知道薛万贵就是丁柔再嫁的对象,而自己作为薛万贵唯一的女儿,会被用什么态度来对待,薛薛心里也没底。
    她难得有这般不安的情绪,因为主动权并非掌握在自己手中。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沉默令人备感煎熬。
    薛薛决定由自己先开口打破僵局。
    “我……”
    “是丁柔让妳来的吗?”
    薛薛一怔。
    江平扬抬眸看她。
    尽管男人的声调平铺直叙的像是问了个再普通不过的问题,薛薛依然从他交握的双手和微微拢起的眉宇之间感受到了一股紧张的情绪。
    哪怕他极力想要掩饰。
    “这……”
    薛薛犯了难。
    她知道江平扬想听到什么答案。
    问题是善意的欺骗与真实有很大的一段落差,薛薛不觉得自己弥平的了。
    于是在盘算过后,她如实回答。
    “不是。”薛薛的睫毛一搧一搧的。“不是丁姨要我来,而是我自己想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