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六、继母儿子(05)

世界六、继母儿子(05)

    薛薛:“接下来的剧情我已经猜到了。”
    系统:“嗯?”
    薛薛:“肯定是江安扬性情大变对薛宓来了一段虐身虐心的故事,且他还不放弃寻找陈琳琳,等找到陈琳琳后又发现她和自己曾经的好哥儿们张市仑在一起,受不了这打击于是江安扬就黑化了。”
    系统:“……您继续说。”
    薛薛:“黑化以后的江安扬肯定处处针对陈琳琳和张市仑,不过照你之前给我找的故事套路,假设陈琳琳和张市仑是这个世界的男女主角,那么江安扬这么做肯定就会变成反派人物了。”
    系统:“然后?”
    薛薛:“然后?狗急会跳墙猫急会挠人,把陈琳琳和张市仑逼急了肯定会波及到薛宓,这里可能性太多我猜不出来,不过估计薛宓下场不是太好,不然就不用我来接任务了对吧?”
    系统:“您真厉害,可以去当编剧了都。”
    薛薛:“呵,谢谢夸奖。”
    就如薛薛所猜测的,在陈琳琳离开后,江安扬对薛宓的误会甚深。
    他曾经有多喜欢这个“妹妹”,在事情发生后就有多厌恶她。
    可薛宓是个一根筋的,认定以后就决不轻言放弃的姑娘,在她看来虽然江安扬对自己有误解,可既然都是误解了,那就一定能化解开来。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问题的症结就在陈琳琳身上。
    所以薛宓一面缠着江安扬一面寻找陈琳琳和张市仑的下落,在这过程中薛宓才发现,原来张市仑看似普通的背景其实一点也不普通。
    薛宓把发现与自己搜集到的资料告诉江安扬,想藉此来证明陈琳琳的离开当真和自己无关。
    没想到江安扬出乎意料的固执,在又一次单方面的争吵后,两人在酒精的催化下发生了关系。
    薛宓怎的也没想到,当她把资料交给江安扬后,男人的第一个反应不是相信自己的清白,而是觉得自己必须要赢过张市仑。
    在他看来,就是因为自己的背景不如张市仑显赫,最后陈琳琳才会选择和对方离开。
    如果他有足以和张市仑匹敌的背景……人有时候走上岔路,只不过一念之间。
    在那一夜过后,江安扬一反常态的对薛宓好了起来。
    被爱情冲昏头的傻姑娘根本没想过,事出反常必有妖,男人瞧上的从来就不是她,而是她背后的财富。
    徐徐图之。
    江安扬演技精湛,连薛万贵都被骗过去了。
    男人一面小心翼翼谋财产,一面想方设法给张市仑使绊子。
    熬了十来年,江安扬总算将薛万贵的产业尽数收拢手中。
    就在这时候,他偶遇了陈琳琳。
    陈琳琳和张市仑这对欢喜冤家相爱相杀,在知道张市仑的背景后,陈琳琳心知自己这么一个普通女人肯定不会被接受,于是对张市仑提出了分手。
    可张市仑又怎么愿意放手?
    于是两人玩起了你追我跑,你找我躲的游戏,且这一玩就是几十年,玩到张市仑在家族内部的权力争夺中成功挤下几名备受重视的私生子,并用雷厉风行的手段肃清内部,让任何人都没办法再置喙他的决定。
    眼看就要迎来大结局,哪想到在一切尘埃落定前,陈琳琳先进行了经典的带球跑情节。
    且这一跑好巧不巧就和江安扬撞在一起。
    为了瞒过张市仑请来的家管,陈琳琳在出逃前是装病到医院去的,所以在与江安扬碰头的时候整个人脸色苍白又憔悴,看起来就不是过得很好的模样。
    这让江安扬起了怜惜。
    他于是将陈琳琳安排在自己另外购置的公寓内,陈琳琳本来是拒绝的,可后来想到要躲过张市仑布下的天罗地网大概也只有江安扬可以帮自己了。
    于是她心安理得的接受了江安扬的“善意”。
    未料,很快就被薛宓发现。
    薛宓没想到丈夫竟还心心念念着初恋情人,且还“金屋藏娇”,莫怪他最近要加班的时间越来越长要出差的时候越来越多,根据薛宓请来的私家侦探调查,原来江安扬多数时候都是到安置到陈琳琳的公寓去了。
    幸福的表象不堪一击,轻易就露出了里头的鲜血淋漓。
    那阵子薛万贵身体状况不好,薛宓担心父亲,又因为再一次的怀孕落空而处在情绪十分低落的时候,乍然禁此打击简直要疯了。
    她冲动的找上陈琳琳,结果在口角中没有耐住脾气用力推了对方一下,没想到陈琳琳刚好撞到桌角疼的额头冷汗直冒让薛宓吓了一跳。
    这一幕刚好被来找陈琳琳的江安扬看到。
    “薛宓,我没想到原来妳是这种人。”
    “不,我没有……”
    江安扬的眼神让薛宓知道,不论再如何辩解,他都不会再相信自己了。
    这个认知让薛宓险些崩溃,且她不知道更惨的还在后头。
    张市仑历经重重困难总算找到陈琳琳的下落,知道她怀孕的喜悦在听到江安扬说:“妳放心,我会照顾你们母子。”的时候烟消云散。
    这些年来经过家族的历练还有与江安扬的针锋相对,就如同江安扬不是当年的江安扬,张市仑也不再是曾经那个温文尔雅的翩翩公子,他使出了手段,一面对付江安扬,一面将这数十年来被江安扬藏起来的真相全部摊开到薛宓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