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五、竹马前夫(32)

世界五、竹马前夫(32)

    薛薛最后还是决定去看席朗了。
    这个世界的任务要圆满达成,席朗是最后的关键人物。
    虽然因为杨可晴让进度碧薛薛计划中的提早不少,不过转念一想,能尽快解决和席朗间的纠缠其实也好,省得谢从律不放心。
    “谢从律。”薛薛叫了声,正专注开车的男人没理她。
    “谢从律。”薛薛无奈叫了第二次,然而,男人只是把音乐放的更大声而已。
    第三次,薛薛生气了。
    她想直接揪住男人的耳朵大骂,然而话都已经打好草稿送到嘴边就差还没说出口而已,忽然间,薛薛念头一转,临时换了个方式。
    “老公……”
    尖尖的嗓子,细细的调子。
    还有像掺了蜜一样娇娇软软的声音。
    谢从律猛地踩下剎车。
    薛薛吓了一跳,下意识抓紧安全带。
    幸好现在时间早偌大的马路上就他们一辆车,不然若是在尖峰时段会发生什么事恐怕很难以想象。
    想到这里,心有余悸的女人狠狠瞪了一眼男人。
    “你做什么?不要命了是不是?”
    谢从律听到这话没有反应,只是将车子往路肩停靠打了警示灯后便转头看着薛薛。
    “妳叫我什么?”
    “什么?”
    “刚刚妳叫我什么?”谢从律的一对黑眸亮晶晶的,灿若星辰。“好薛薛,再叫一次好不好?”
    “哼。”反应过来的薛薛傲娇的别过脸,不去看男人令人心软的眉眼。“刚刚不是不理我吗?”
    “是我的错。”谢从律爽快承认,接着又皱起眉头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可我这不是有原因的吗?如果妳今天没有瞒着我去找席朗我也不至于会生气呀。”
    “瞒着你?我如果真要瞒着你现在还会给你载吗?”薛薛没好气的道。“我这还不是怕你胡思乱想才没和你说的,不过你一问我不就把前因后果都佼代了吗?你有什么好生气的?嗯?”
    薛薛连珠炮似的言词打的谢从律毫无招架之力。
    男人就跟霜打的茄子似的,一下就蔫了。
    薛薛见他这样子,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
    “好啦,就让你不要多想了。”
    “这次去,也当是为过去正式做一个告别吧。”
    薛薛说着,抬眸看了眼窗外。
    陽光明媚,正是时候说再见。
    “妳说的是真的吗?”
    透过玻璃镜,能清楚看到谢从律局促的表情。
    这段曰子以来,渐渐接受高长泽的谢从律人也跟着成长了不少,不论是在为人处事还是待人接物上,若说第一次见面的谢从律是被薛薛眼尖发现的璞玉,那么现在的他就像是被打磨的越来越耀眼的艺术品,随意的姿态,也能吸引到人们的注目。
    这让谢从律变得自信许多。
    唯独在席朗这件事儿上,男人似乎总是不安,特别是从薛晨那儿听来薛宁和席朗的过去后,每听到一次席朗的名字,谢从律就会像刺猬一样,稍微一碰就炸。
    薛薛也拿他莫可奈何。
    自己每次想好好解释,谢从律却都是抱持着抗拒的姿态,左耳进,右耳出。
    弄得薛薛也颇是烦恼。
    薛宁与席朗,青梅与竹马,前妻和前夫,这都已经是过去完成式了,她纵然有心也改变不了什么。
    不过现在,谢从律显然将她的话给听进去了。
    “傻瓜,我说的……”薛薛回头,对着男人嫣然一笑。“当然是真的啊。”
    最后谢从律并没和薛薛一起进去,只是到大楼旁的连锁咖啡厅着。
    “如果有事就打电话给我。”
    “能有什么事?”薛薛不以为然。“难道你不相信我?”
    “我自然是相信妳 的,不过我不相信席朗。”谢从律替她将被风吹乱的头发梳到耳后,桃花眼中酿出了蜜来。“万一他见到薛薛这么漂亮起了色心怎么办?”
    “噗哧。”被一顿夸的薛薛瞋了谢从律一眼。“怎么办?那自然是打的他满地找牙。”
    怕好不容易安抚好的男人又胡思乱想,薛薛哄道。“不过你放心吧,真有什么事我肯定立刻打电话给你的,嗯?”
    谢从律盯着她。
    薛薛最是受不了男人这副模样。
    就像任姓又倔强的小兽,让人怜爱,令人心软。
    两人从认识到现在以来,谢从律其实变化很大,可在薛薛面前他却始终保有当初相见时候那柔软且脆弱的一面,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对两人的关系本能的产生不安全感的谢从律用来套住薛薛的方式之一。
    让薛薛不放心离开。
    谢从律活的清醒,可在和薛薛相处的时候他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彷佛下一秒女人就会突然消失了一样。
    这个无形的恐惧,令男人总会在恰到好处的时候表现出他的软弱,好让薛薛知道,自己不能没有她。
    “真的不放心啊?不然我们一起……”
    下一秒,薛薛已经被扯进男人的怀里。
    谢从律抱住她,并在女人形状可爱的发窝中间落下轻轻一吻。
    “不用了,我相信妳。”
    “快去快回,我在这里等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