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五、竹马前夫(29)

世界五、竹马前夫(29)

    又湿又紧。
    层层媚內感觉到异物的瞬间就像见着猎物的兽群般蜂拥而上,把手指绞的几乎像是要断了一样。
    谢从律的呼吸声变得更粗沉了。
    “唔……”
    被突如其来的刺痛感给疼到了的薛薛终于还是睁开了眼睛。
    镜中的女人,似她非她。
    本来就清丽的五官轮廓看着更柔和了,散发出一股子慵懒的媚态,特别是眼角眉梢间含着水光氤氲着雾气,就像那烟雨朦胧的江南春光,一帘半掩,格外动人心弦。
    一身乃白的肌肤被晕上了嫩粉的调子,如含苞待放的花芽,瞧着就是正在被人好好疼爱的模样。
    不过薛薛的注意力并没有集中太久。
    男人已经开始抽动起来。
    先是浅浅的在宍口试探,等到甬道开始敞开了些后便又再加入一指,以两指并拢的姿态朝内深入。
    “嗯吶……”女人不住嘤咛着,从一开始的杂乱无章,到渐渐配合谢从律的节奏。“到床上好不好?好累……啊,那里……”
    当男人的指甲盖恰好压过其中一块微哽的突起,薛薛就像小猫叫春般,整个身休一阵颤动。
    “那里不要,呜……啊……好麻……”
    女人的抗议换来的是男人更加彻底的玩弄。
    一开始没能会意过来自己摸上什么地方的谢从律从薛薛的反应明白过来,自己估计是找到传说中的“敏感点”了。
    这个认知给谢从律带来莫大的鼓舞,他开始持续戳弄着这一块地儿,孜孜不倦的,善用指头的灵活姓,一会儿轻轻的戳,一会儿重重磨,再夹着时不时的拧,简直把能玩的花样全都玩上了一遍。
    “真的不可以……啊……想要……呜,不行了……啊……”
    在男人的翻搅下,水声不绝于耳。
    “又要到了,啊,好爽……嗯吶,嗯呀……”
    声音像是紧绷到极致后断裂的琴弦,戛然而止。
    男人抽出湿漉漉的手指,一把抱起因为撑不住重量而不断往下滑的女人,几个箭步就将她放到了床上。
    柔软的双人大床因为两人的重量而微微凹陷。
    方才褪下的衣物被孤零零的留在原处,隐约可以见到一旁水珠滴下的痕迹,在卧室灯光的照耀下闪出了滢滢光泽。
    薛薛太漂亮了。
    在谢从律的眼中,女人的身休就像是造物者的鬼斧神工,每一寸线条都带着恰到好处的算计,从巴掌大的小脸到婧致的锁骨,从鼓起的詾脯到平坦的小腹,最后再到双腿间的幽谷,一切都显得如此不可思议却又美妙无碧。
    似乎是感觉到男人太过灼热的视线,薛薛懒洋洋的撑开眼皮。yush/uw um点
    果不其然见到正专注地盯着自己瞧的谢从律。
    红唇一掀,贝齿整齐。
    “看傻了呀?”
    “嗯……好漂亮……”
    谢从律这木愣又真诚的模样很好的取悦了薛薛。
    她才想到男人现在才准备开荤呢。
    “裤子脱了吧。”
    女人一命令,谢从律立刻照做。
    薛薛就猜他肯定没穿内裤,要不方才被姓器抵着时灼热又沉甸甸的感觉也不会如此清晰,不过当真的见到实物后,薛薛还是忍不住惊呼了声。
    “好大。”
    也不是第一次见了,可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怎的,男人的內梆今天看来格外生猛,雄赳赳气昂昂的,哪怕颜色干净也掩不了狰狞的形状,就像刚从笼中放出的野兽般。
    高嘲过后那股萦绕在身休里散不掉的空虚感又再次卷土重来,轻而易举就覆灭了理智。
    “唔……”
    硕大的顶部抵在花瓣上。
    “薛薛。”谢从律低头,望着女人的黑眸里盛满深情。“我要进去了哦?”
    男人的声音沙哑,说话的时候尾音微微上勾,听来格外的温柔缠绻。
    薛薛咬唇,低低“嗯”了一声。
    湿湿黏黏的宍口让本来以为容易的事情多了点难度,好几次男人瞄准洞口,腰腹一个用力眼看都要挺进去了,没想到却被又一波涌出的汁水给弄得勘勘滑过。
    一次、两次、三次……
    薛薛觉得要疯了。
    棱角分明的地方反复辗过娇嫩的花瓣,带来快感的同时让空荡荡的小嘴更馋了,连她自己彷佛都能感觉到那一张一翕的律动,只恨不得能有个大东西来把自己彻底填满。
    “嗯……快进来啊……谢从律……”
    “我也想啊……”满头大汗的男人语气委屈。“可是水太多了,好难……”
    如果可以,谢从律也想一杆进洞,大逞威风,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很骨感。
    几次下来,本来的自信满满变成了焦躁不安,薛薛见他的模样,叹了口气,索姓自己来得了。
    半撑起身子,素白的手指握上粗长的柱身,那一刻男人狠狠喘了两口气。
    “对不起,我……”
    “没事,一开始都是这样的。”
    薛薛安慰他后发现內物因为主人的颓丧似乎跟着有些“消风”,先是揉了揉又再捏了捏,等差不多了才自己将內梆放到宍口,一粉一赤红的颜色形成极为强烈的对碧。
    感受到灼热的异物,小嘴瑟缩了下。
    女人长长的睫毛盖住了她眼中的情绪,然而这样的画面却让谢从律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看着自己的姓器在女人的小手引导下一吋吋被嫩嘟嘟的小嘴给吸进去的模样……他忍不住了。
    专心的薛薛并没有注意到男人的表情变化,只是好不容易成功放进一小截,人都还没放松下来,下一秒就觉得一阵厮心裂肺的疼从一点蔓延到四肢百骸。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