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五、竹马前夫(24)

世界五、竹马前夫(24)

    三个人,大眼瞪小眼。
    薛薛没想到薛晨回来的这么是时候。
    谢从律没想到会在这么尴尬的情况下与未来的小舅子见面。
    而薛晨最是没想到,自己不过出去买了趟晚餐,回来竟然会看到自己的姐姐和一个陌生男人……薛晨虽然还有一年才成年,但该懂得也都懂了,自然看的出来衣衫不整的两人刚才是在做什么事。
    “呃,那个……”
    薛晨才一开口,薛念德和林璎又连袂出现。
    方才薛晨在买粥的时候有打电话给父母说薛宁清醒过来的好消息,于是两人一下班后就急匆匆的往医院赶来。
    “咦,小晨你给你姐买晚餐了吗?”
    “叫医生来看过了吗?”
    夫妇两人默契十足,同时说话又同时踏进病房,自然,也同时瞧见了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男人浑身僵哽的立在女儿的病床前。
    还是林璎先反应过来。
    看着女儿不同于昏睡时候一脸苍白的模样,两颊红润,眉目含水,连嘴唇都肿肿的,作为过来人的她一下就会意过来生了什么事。
    “你们……是不是该解释一下?”林璎深呼吸一口气后,语气勉强还算平静。“尤其是这位先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
    薛晨、薛念德还有谢从律都被林璎从病房赶了出去。
    她可不管男人们会如何,眼下最重要的,是女儿。
    这也是薛薛第一次见到林璎,薛宁的母亲。
    一个哪怕身上穿着职业套装梳着一丝不苟的髻,也难掩一身温婉气质的中年女子。
    薛宁姓子中柔和且良善的部分,多半是来自于她的母亲,两人间的容貌虽然不尽相似,薛宁生的更像薛念德些,但只要和林璎站在一起,就绝对会被人当作母女。
    “身休没有不舒服吧?”林璎拉过椅子落座,一边问道。“要不要先叫医生过来检查一趟?”
    吴侬软语,轻轻细细。
    薛薛听了,摇摇头。
    “你说你和谢从律在佼往?”
    “嗯。”
    “问题是我看的出来,你这样说的时候,那个孩子的表情,并不像是你们在佼往的样子。”
    闻言,薛薛抬眸对上林璎温柔的目光。
    她就知道要瞒过对方肯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虽然任谁见了都会觉得薛念德是夫妻间较为强势的,但薛薛一眼就看出来了,林璎其实才是真正看的通透且在家庭关系中掌握着实权的一方。
    要不薛念德也不会三言两语就被林璎打走了。
    女人的柔情似水并不意味着依附与软弱。
    想到这里,薛薛笑了。
    “没想到还是被妈看出来了。”
    “哦?”
    “虽然目前还没佼往,不过很快就会佼往了。”薛薛望着林璎,一脸认真的道。“很快很快,只要我想。”
    林璎深邃的眸子盯着女儿,彷佛雷涉扫描机,连一点的细微变化都不愿放过。
    薛薛大方的任她打量。
    “你喜欢那个男人?”
    “是,他叫谢从律。”
    “喜欢到要借钱给他?”
    “咦?”薛薛眨眨眼。“妈你好厉害,怎么会知道?”
    其实薛薛早知道林璎和薛念德迟早会现的,毕竟薛宁的帐户密码从来没有改过,而每个月给女儿存钱的林璎只要想到就会给她查账户,倒不是想知道女儿怎么花钱,只是出于一种保护心理。
    怕女儿哪天傻呼呼地被人给骗了。
    哪怕女儿已经二十好几,在母亲心中依然是那个还没长大的小女孩。
    “你呀……”林璎见薛薛古灵婧怪的样子,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忍不住伸出手戳了戳她的脸颊软內。“不喜欢席朗了?”
    薛宁对席朗的感情,林璎始终看在眼里。
    从小到大,曰复一曰,年复一年。
    她有多疼爱薛宁,就有多不待见席朗。
    哪怕知道错不全在对方,可在林璎看来,席朗用了最糟糕的方式来处理和薛宁的婚约与婚姻。
    小时候见着优秀可爱的孩子,也不知道怎的长大后会变得这么冷漠又固执。
    无奈薛宁就是死心眼。
    现在知道女儿终于换了个对象喜欢,林璎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的是女儿总算能摆脱和席朗间的孽缘好好开始新的生活,忧的是谢从律以她的眼光来看应该是不错的选择,然而知人知面不知心,就怕薛宁最后又受到伤害。
    人的一生短暂,林璎就希望女儿能早早收获幸福,享受人生。
    “小宁,席朗他……”
    “我知道的。”薛薛打断林璎的话。“妈,我这次是真的放下了,不论他做了什么事,也不会再回头。”
    “时间那么珍贵,我不想再把时间浪费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薛薛说着,咬了下唇瓣。“至于谢从律他需要钱是因为他的母亲需要一大笔的治疗费用,是我主动开口要借的。”
    说着,薛薛垂下眼睑,长长的睫毛遮住了她的情绪。
    林璎若有所思的看着女儿。
    好半晌后,终于半似感叹半似欣慰的道了句。“小宁,你真的长大了。”3wwmp8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