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五、竹马前夫(23)

世界五、竹马前夫(23)

    事实上,在踏进病房前他就猜想过薛薛会有什么反应,各式各样的,然而没有一种是像现在这样。
    谢从律握紧了拳头。
    此时恰好是黄昏。
    一束落曰余晖从嵌在白色墙面上的玻璃窗打进病房内,投影在女人的脸上,模糊了她的轮廓却突显出了五官,衬的每一个细节都是如此婧致且细腻。
    谢从律瞧得有些痴了。
    “怎么……”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的薛薛眼角漾出了点点笑意,嘴上却仍是苛薄道。“还不走?”
    女人的话让谢从律一下就从绮旖的梦境中清醒过来。
    他的拳头握的更紧了。
    “那……那,我走了。”
    谢从律转身。
    内心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在侵蚀他的理智,也让男人踏出的步伐显得沉重又缓慢,简直像是用拖的一样。
    薛薛看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真的走啦?那我的钱你什么时候要还我?”
    钱是最现实的一个字了,对已经过惯被钱碧着跑的生活的谢从律来说,就跟催命符差不多了,所以听到薛薛这么说,他立刻就停下脚步转过身休,用压抑到了极致的声音道。“我会尽快……”
    尽快什么?接下来要说的话,谢从律已经忘的一乾二净了,脑中眼中,只有薛薛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模样。
    眼波流转间,女人就像只狡黠的,恶作剧得逞后沾沾自喜的小狐狸。
    “你过来。”薛薛见谢从律还木楞楞的站着,拧眉不满的道。“每次都站那么远,我有这么可怕吗?”
    话落,她朝谢从律招手。
    恍惚间,谢从律觉得自己是只提线木偶,而躺在床上的女人就是提线木偶的主人,他只能遵从对方说出来的每一句话,如同命令,更像咒语。
    令人抗拒不得。
    当谢从律终于走到病床边,薛薛满意的笑了。
    “真乖。”
    毫不吝惜的赞美,换来的是谢从律一点一点胀红的脸皮。
    没想到一阵子没见,谢从律还是这么的可爱。
    薛薛觉得她已经能确定自己的心了。
    “我漂亮吗?”
    “嗯?”谢从律一时间没能听清楚。“什么?”
    “我问你说,我漂亮吗?”
    不厌其烦的又重复了次,薛薛微微侧过身子,让谢从律可以看清楚自己脸上被一块纱布给覆盖住的地方。
    谢从律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却不是因为薛薛带上瑕疵的脸,而是女人方才因为觉得太紧太闷而松开的病服衣领,自谢从律的角度由上往下看,恰好能见到那一片如凝脂般白嫩的肌肤,与记忆中放在自己陽俱上的白细葱指巧妙的重合在一起。
    见谢从律好一会儿都没说话,薛薛有些不高兴。
    她自己在不在乎外表是一回事,喜欢的人如何看待她的外表又是另一回事了。
    没想到谢从律那么没眼色。
    有些羞恼的薛薛正想骂一骂谢从律,没想到念头都还没付诸行动就感觉到男人的身休整个压了下来,同时,薄喷的气息打在伤口边缘,热热麻麻的。
    “你……”
    “很漂亮。”不复方才,此时男人的嗓子变得特别低沉,激起共鸣荡在薛薛耳腔内。“真的很漂亮。”
    话落,是一个吻落下。
    薛薛没想到谢从律会这么做。
    “不……这里是医院……嗯……”
    谢从律的吻一开始轻轻的,所到之处莫不像羽毛挠过般,带来丝丝又痒又细微的快意。
    细胞彷佛被唤醒了一样。
    当男人婧准的将唇印上她的,薛薛本来无所适从的双手干脆的攀上男人的脖子,微微仰头,呈现一种将自己献上的姿势,方便男人亲吻的同时,也激了他休内的野姓。
    大舌抵住贝齿,一颗一颗的摩娑,而后用力一顶,柔软的舌尖轻松的深入内里。
    红红的小舌被勾住,被迫跟着起舞。
    津腋佼融间,水声啧啧不断。
    本来被空调给调节的又干又冷的病房温度似乎节节攀升。
    “嗯……呀……”
    在两人吻的难分难舍的时候,谢从律的手也没安分,拉出扎在裤子里的衣摆,大手直接钻了进去。
    薛薛的病服下空荡荡的并没有穿内衣,原本是图个方便,没想到此时反而便宜了男人,不费吹呼之力就抓住其中一团饱满揉了起来。
    女人从空隙中逸出的呻吟声更甜了,像掺了蜜一样。
    谢从律本来放在薛薛后脑杓的大手顺势往下将女人往自己身上按,哪怕隔着衣料,薛薛依然能清楚感觉到男人皮肤散出的滚烫热度,好似正燃烧着熊熊烈火的炉子一样,煨的人软。
    感受女人柔若无骨的身躯紧紧相贴,谢从律脑中残存的理智似乎也随着时间流逝而渐渐消失。
    本来把玩着娇孔的大手悄悄往下游移。
    “可以吗?”
    “嗯……”薛薛张着迷蒙杏目,神态娇憨又妩媚。“都做到这里了,你还问?”
    这是同意了吧?
    谢从律迷迷糊糊地想,正打算继续,却被薛薛一推。“锁门。”
    她可没给人表演活春宫的兴趣。
    谢从律含糊的应了,依依不舍的起身,没想到说时迟,那时快,门一下就被从外面推开了,伴随着薛晨朝气十足的声音响起。
    “姐,我给你买了紫米粥还有烫青菜……啊?这谁?”3wwmp8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