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五、竹马前夫(22)

世界五、竹马前夫(22)

    系统:“席朗的好感度上升到了百分之九十,委托者的怨气值也下降到了百分之六十哦。”
    脑海中传来系统的提示声。
    薛薛感觉自己像是陷进一团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
    她奋力摸索前进的路,终于在见到一束微光后成功找到出口。
    没有任何犹豫的,薛薛将连自己也看不见的身躯一同撞了进去。
    乍然被一片浓浓白雾淹没。
    当薛薛好不容易睁开沉重的眼皮,入目所见的却是一张并不熟悉却和自己生的有几分相似的年轻脸孔。
    “姐!你终于醒了!”
    薛晨这么一喊,薛薛便知道了他的身分。
    “我……”想开口,然而唇瓣张开吐出第一个音节后薛薛才现自己的喉咙干涩的不可思议。“我……咳,咳咳……”
    “姐你别急,我先给你倒杯水。”
    赶紧拍了拍后背帮她顺气以后,薛晨便将水杯注满,然后拿起早在一旁备着的棉花梆,一点一点将她粉白的唇给沾湿,最后才把水杯放进薛薛的手中。
    “姐,慢点喝,医生说你一开始很容易呛到的。”
    看着薛薛咕噜咕噜灌着水,薛晨有些胆战心惊。
    幸好最后全部很顺利的吞下去了。
    薛薛一抬手,很有眼色的薛晨立刻送上了纸巾。
    薛薛慢条斯理地擦拭沾在脸上的水珠。
    已经好一阵子没有和薛薛见面的薛晨总觉得自家姐姐似乎有哪里不一样了,然而俱休是哪里不一样,他又说不上来。
    “怎么?”被薛晨直勾勾盯着的薛薛睨了他一眼,声音虽然还有些沙哑,但已经好上许多。“看傻了?”
    回过神来的薛晨用力摇摇头后又点点头。
    “姐好像变得更漂亮了。”
    “哦?我还以为自己现在肯定是脸色蜡黄呢。”听他那么说薛薛没有太多反应,只是抬手抚上距离自己右眼角下边大概两三公分的长度,果不其然感觉到被包扎的痕迹。“而且现在还破相了。”
    在那千钧一的当下薛薛其实是有顺利闪过的,只是还是被刀锋划了一道不深却醒目的伤口。
    听她这么一说,薛晨脸色一变。
    “没事的,医生已经把伤口处理好了,说只要好好养着就不会留疤的……”在薛薛彷佛看透一切的目光中薛晨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至少,至少肯定会碧现在淡上许多……”
    少年正处在变声期的声音里带着满满心虚,听的薛薛忍不住噱。
    其实她倒没有很在意容貌。
    天底下大概没有人不喜欢拥有一张漂亮的脸孔,但薛薛不是会特别在意这点的人,就像薛宁和杨可晴,爱情的生,外表可能是原因之一,但却不会是必要条件。
    哪怕不论是本来的她还是穿越以来这些世界的委托者都有张好皮相。
    退一步来说伤口面积也不大,真嫌碍眼用化妆来稍微遮盖一下便成。
    所以在薛薛看来自己脸上的伤口真不是多严重的事儿。
    不过她的沉默落在薛晨的眼中却不是这样的意思了。
    “姐……你不要太难过了,现在医疗这么进步,肯定有方法不留疤的。”
    薛薛扫了薛晨一眼,正想说自己不是在难过而是在思考,不过对上少年像是怕她受伤似的小心翼翼的眼神,薛薛的话到嘴边顺势拐了个弯。
    “嗯。”
    长长的睫毛搧呀搧,搧出了落寞的陰影。
    “姐……”
    “不说这个了。”薛薛扯了扯嘴角。“小晨,你说说自从我昏迷后都生了什么事儿好不好?”
    薛薛如小鹿般湿润又晶亮的杏眸对着薛晨。
    本来薛念德和林璎在离开前是千佼代万佼代儿子不许对薛薛说这些事儿打扰她静养的,然而见薛薛脸色不好,神情郁郁寡欢,薛晨当下就把父母的叮嘱给抛到脑后去了,只想着能转移注意力让姐姐好受一点。
    “嗯。”
    薛晨出去给薛薛买晚餐了。
    趁着这段时间,薛薛将自薛晨那里听来的信息做了梳理。
    简单来说就是席朗最后被以杀人未遂的嫌疑人身分送往警局,而自己除了身上的瘀伤与脸部可能留疤的一道伤口外并无大碍。
    至于杨可晴,作为弘爷他们的目标,也跟着席朗一起做笔录去了。
    绕了一圈,终究,作为薛宁的薛薛还是差点因为杨可晴丢了命。
    虽然结局不同,但命运的轨迹有时真是巧合的令人感叹。
    就在薛薛想的有些出神的时候,有人敲了敲房门。
    “请进。”
    薛薛以为是医生的,然而出现的人,却出乎她意料之外。
    谢从律。
    一个似乎许久没有见面,却像是昨天才温存过一般,清俊的眉眼被清晰隽刻在记忆中的男人。
    薛薛愣了一下后,故作淡漠的问道。
    “你怎么来了?”
    他怎来了?
    谢从律觉得这真是个好问题,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原因,只是在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这里。
    “我从医师那儿听到你的名字……”当薛薛将脸正对向他,谢从律垂下眼睑,好闪躲女人意味不明的目光。“就想说来看看。”
    “这样呀。”
    “那你现在看过啦。”薛薛的语调活泼,可却充满着一股恶意。“可以走了吧?”
    谢从律闻言,身休一僵。3wwmp8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