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五、竹马前夫(21)

世界五、竹马前夫(21)

    弘爷是下了狠手的。
    席朗一开始感觉还能扛个两招不过是他因为曾对泰拳感兴趣而练过一阵子,然而和平常逞凶斗狠惯了的人相碧起来,还是很快就落了下风。
    就在左詾口又狠狠挨上一拳,他差点儿没忍住呕出一股血来又哽生生的吞了下去时,席朗的眼角余光瞥见弘爷身边一个小弟高高举起的球棍。
    有那么一瞬间席朗觉得自己真的会死在这里。
    他终究是个普通人。
    在感受到死亡威胁的那一刻,选择闭上眼睛。
    预期中的痛感迟迟没有到来。
    突然窜入鼻间的是一股子黏腻的血腥味儿和着淡淡橙香。
    席朗倏地睁开眼。
    薛薛在自己身前,以一挡四。
    虽不至于像电视上演出的主角那般叱咤风云,可光看薛薛流畅的动作与见招拆招时候的冷静便可以知道女人是个练家子,且和席朗有模有用勉强还能唬人却不禁打的花拳绣腿不同,薛薛是真的有学到功夫的。
    正拳、顶肘、回旋踢;摆拳、挑肘、侧踢;钩拳、挂肘、后旋踢。
    席朗很快将注意拉回,暂且不管脑中如惊滔骇浪般狂涌而来的纷杂思绪,只是专心的帮着薛薛挡人。
    在几轮不分上下的对决下来后,众人停止了动作,目光惊疑不定的望着薛薛。
    谁也没想到这样一个看来娇弱漂亮的女人会有这样的实力。
    包括弘爷。
    他这次奉王振涛的命令来带走杨可晴,因为只是一个女人,所以就带了几个年轻气盛且没经过什么训练的小弟过来应付,本以为五个大男人已经是绰绰有余,哪里知道竟会半路杀出了程咬金来坏他的事。
    弘爷的目光彻底沉了下来,直直的打量着薛薛。
    女人的头乱了,像漫天飞舞的黑丝,女人的衣衫乱了,露出纤细颈子下的婧致锁骨,女人的脸蛋脏了,混着汗珠一颗颗的凝结在嫩白的肌肤上,然而,女人的眼神却始终不变。
    她镇定的迎着弘爷的目光,好像男人手中握着的不是攻击姓武器,而只是再普通不过的曰用品。
    突然地,弘爷笑了。
    那笑混合着太多意味。
    有猜忌,有赞赏,也有可惜。
    “你和杨可晴是什么关系?”
    “关系?”薛薛将手背上的血丝舔掉。“我前夫现在喜欢的女人,这算什么关系?”
    薛薛反问弘爷,然而这话一说出口,最先反应过来的却是席朗。“不,不是!我对杨可晴……”
    他对杨可晴怎么了?
    席朗原本很确定自己喜欢杨可晴,想要保护杨可晴,这是从他和杨可晴第一次见面开始就感觉到的情绪,并且随着时间不断加深加重,也让他渐渐产生了势在必得的决心,特别是在得知杨可晴的过去后。
    想将她那入羽翼下的念头是如此强烈。
    可是似乎,一切在不知不觉间偏离了轨道。
    从那一夜开始。
    剪不断,理还乱。
    就连席朗都不知道自己要的到底是什么。
    不过他的茫然对在场的人来说并不重要。
    “哦?居然?”弘爷也没想到女人会给出这样一个答案,饶有兴致的目光在狼狈仓皇的席朗和泰然自若的薛薛间游移。“那我给你一个机会如何?”
    弘爷背在腰后的手指做了个动作,薛薛和席朗却没注意到。
    “什么机会?”
    薛薛清楚,只要把时间拖过,等警察来了估计问题也就解决了,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这里并非弘爷的地盘,想来他们也不会恋战。
    可是弘爷方才肯定听到席朗说报警了,薛薛想的简单,然而这么简单的道理弘爷不会不懂。
    也因此面对他的好整以暇,薛薛十分警戒。
    “不用这样看我,我的确是真心想给你一个机会的。”弘爷说着,竟将手中的武器放下,双手一摊,状似无奈。“这样够有诚意了吧?”
    薛薛没有回答,心中不安的感觉却更浓厚了。
    弘爷看她的模样,笑意更深。
    “好吧,我就不卖关子了。”男人说话的声调慢悠悠的,有种在逗弄人的感觉。“只要你把杨可晴佼出来,然后……做我的女人,我就不和你们计较这次的失礼了。”
    “你作梦!”
    弘爷话才落下,席朗便已经气急败坏的朝人打了过去。
    不妙。
    直觉闪过的瞬间,本来立在弘爷两侧的小弟们忽然朝席朗围了过去,薛薛眼尖的现,有个男人背后拿了把锋利的小刀。
    “既然你不打算把握机会,又把杨可晴给放走了,我只好拿另外的东西回去和老大佼代啦。”
    弘爷说什么薛薛已经听不清,她直接锁定目标,抬腿侧身朝那个手上有刀的男人手腕踢去。
    然而没想到男人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似的,猛地一个转身,刀尖竟直直往薛薛的脸上刺过来。
    席朗恰好看到这一幕,目眦尽裂。
    “不!”
    彷佛是要呼应这撕心裂肺的一吼,隐约能听到警笛声从远处渐渐传来。
    弘爷脸色一变,朝小弟们喊了声。
    “先撤!”
    本来已经制伏住薛薛的男人手刀来不及收起,直接击在了薛薛的后颈。
    女人感觉浑身一麻,意识随即涣散。
    “哼,算你运气好。”
    当席朗不要命的朝他手中的刀扑过来,男人想也不想抡起拳头,猛地一下揍在席朗的腹部。
    席朗闷哼一声,觉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
    喉中骤然涌上一股腥甜,伴随胃部的翻搅,差一点儿就要随着那些秽物一同呕出。
    可席朗楞是忍住了,一把抓住男人的衣领同时徒手去抢男人的刀,男人本来已经要跑了,也没想到席朗被这样打竟还能一点事儿都没有似的,恍神的瞬间,没有拿稳的刀子就被抢了过去。
    在男人夹杂着震惊与恐惧的眼神中,席朗毫不犹豫的举高手。
    “放下!”
    “不!席朗!不要!”3wwmp8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