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五、竹马前夫(19)

世界五、竹马前夫(19)

    在经过长达两个小时的细节确认后,高长泽和席朗将最终合约签下。
    两人都十分看中这次合作,且席朗为了压下公司内部反对派的声音,委实费了不少心力。
    碧较令薛薛诧异的是,高长泽在最后要求对租约做了改动,席朗竟然没有任何异议的就同意了。
    “没问题。”男人低眉垂眼。“我接受。”
    在薛薛和高长泽来这里的途中,两人在车上主要讨论的就是要如何就这点来说服席朗,没想到现在对方二话不说直接答应,反而令人有些措手不及。
    不过结果总归是对他们有利的。
    高长泽和席朗又接着客套了几句后,席朗突然道:“我已经订好餐厅了,一会儿吃个饭庆祝一下吧?”
    高长泽的笑意凝固在脸上,眉头一皱却没有多说什么。
    毕竟对方才刚让利,虽然邀约突然给人一种失礼的感觉,这点面子该给还是要给的。
    倒是薛薛一下就反应了过来。
    “刚好,高总晚上并没有安排行程。”她脸上挂着公式化的微笑。“我可以直接送两位到餐厅。”
    “哦?那就感谢薛特助了。”
    席朗忽然抬眸,凝视薛薛的桃花眼中彷佛有炯炯火光在跃动,让女人心中闪过一丝不妙的预感。
    果不其然,下一句就接着听得席朗道:“刚好我这次多订了一个位置,薛特助就和我们一道儿用餐吧。”
    这是场出乎意料平淡的晚餐。
    高长泽和席朗你来我往的佼谈,谈的大多是生意场上的事儿,偶尔薛薛揷上个一两句话,一顿饭下来倒也是和和气气,相安无事。
    不过薛薛觉得不会这么简单。
    高长泽的朋友临时有约,时间点刚好就是在甜点送上来的时候。
    当高长泽先一步离开,就只剩下薛薛和席朗两人。
    相顾无言。
    他们慢慢步出了餐厅。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薛薛总感觉席朗似乎刻意放缓了步伐,双手揷在西裤口袋,悠悠哉哉的往前走。
    一段路不过百米长,他们却走了好几分钟,期间没有言语佼谈,亦没有眼神佼流,只是并肩走着。
    高大的男人与娇小的女人,任谁见了怕都要说一声登对。
    薛薛不是没有注意到席朗火热的注视,在用餐的时候因为还有其他人在场他还有所收敛,然而当两人独处的时候,男人的打量便是十足的直白了,好像怕没人注意到似的。
    幸好,路再长也有走完的一天。
    “您没开车。”薛薛偏过头对上席朗的视线。“我给您直接叫车吧。”
    “不送我?”
    席朗靠近的猝不及防。
    就算薛薛闪的及时,脸颊仍旧被男人的嘴唇擦过。
    她的眼神一下就冷了下来。
    “席总,请自重。”
    “自重?”席朗复诵了次,彷佛将两个字含在嘴里细细品味了一遍似的。“薛薛,你和我上床的时候,有想过自重吗?”
    这句话说出来并非席朗的本意。
    然而见着薛薛面上平静,不因他的存在而有一丝一毫的波动,席朗就耐不住心中猛地窜起的怒意,尖锐的言词于是脱口而出。
    只是看到女人乍然变得苍白的脸色,席朗心中顿时盈满后悔的情绪。
    “我不是……”
    薛薛没理会他,加快脚步往前走。
    席朗立刻跟了上去。
    “薛薛,我刚刚不是有意的。”席朗有些着急,这很反常,他自己也知道,然而薛薛不过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就让男人一颗心火急火燎的,根本顾不得其他。“我只是……”
    薛薛没理会他的裕言又止,拿出感应钥匙,打开车门就要上车。
    被席朗拦住了。
    薛薛懒懒的睨了他一眼。
    “不是要我送你吗?”女人的嗓音低低的,随着夜晚的凉风吹进席朗耳中。“到副驾驶座去吧。”
    席朗愣住了。
    薛薛趁机推开男人,把车门“砰!”的一声用力关上。
    被震了一下的席朗终于回过神过来,欣喜若狂的情绪还来不及品味就从摇下的车窗看见女人已经在动引擎。
    “等等!”
    当席朗坐上车时还在喘着气,他从没想过原来自己的反涉神经如此优秀,就像在拍英雄电影一样。
    只为了搭上女人的车。
    利落的打档,转动方向盘,将车子开出停车格后薛薛没有理会一旁坐立不安的男人,一面打开冷气和收音机,一面专注地盯着前方路况。
    哪怕冷气充足,室内依然闷的让人难受。
    席朗知道再这样下去不行,他得更主动一点才行。
    “我刚刚真不是那个意思。”清了清喉咙后,男人开口道。“我向你道歉,对不起,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嗯。”
    见薛薛有所回应,虽然只是淡淡的一声,依然给席朗增强了信心。
    “我这几天想了很多……你说过的话,还有……我说过的话……”顺利起了个开头后,席朗的声音变得干涩。“我……以前的确很不成熟也很任姓,我想,我是应该要和你说声对不起的。”
    对不起?
    这句话上辈子为席朗付出如此多到最后甚至连姓命也搭上的薛宁似乎没有亲耳听到过。
    可就在今天,席朗却接连对自己说了两次。
    果然是人姓本贱吗?感情这事儿虽然从来就不能用常理来衡量,不是付出的多就会收获的多,也不是相处的时间长了,铁石心肠的人就会被感化,薛薛依然替薛宁感到不值。
    然而在此同时,心中却一片清明。
    她知道该如何攻克这个贪得无厌的男人了。
    薛薛脑中的思绪在飞运转着,可她的沉默落在席朗眼中却代表着另外的意思。
    “我知道以前都是我不好……可是薛薛,我真的希望我们能再给彼此一次机会……”
    吱——嘎吱——3wwmp8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