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五、竹马前夫(18)

世界五、竹马前夫(18)

    女人的第六感是十分惊人的。
    特别是在面对男人的时候。
    杨可晴觉得席朗对自己的态度似乎不若从前了,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并不如何愉快的状态下,然而男人的好风度却令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再后来……
    到底是如何和席朗纠缠在一起的,杨可晴也忘了,留在记忆里的只有男人一次又一次伸出的援手,让她在无形间渐渐产生了依赖。
    她知道不该。
    她配不上席朗。
    可是不论如何闪躲男人似乎都有办法找到她,再用自己一身热度来温暖她,杨可晴再怎么坚强终究也就是个普通女人,渴望被爱也渴望有依靠,是以当面对英俊挺拔,事业有成的年轻男子对自己的好又怎么可能视而不见一点也不心动?
    所以她屈服了。
    用许多理由来说服自己留在席朗身边,接受席朗的温柔,还有办公室内其他女人钦羡嫉妒偏偏又拿自己莫可奈何的眼神。
    杨可晴知道这样的心态是不对的,可她又无法自拔的沉溺在其中。
    内心就像有两个小小人儿在不断拉扯似的,这也是为何杨可晴始终感觉对席朗若即若离,也从不拒绝其他男人示好的原因。
    女人心,海底针。
    有时候就连自己都摸不透。
    “席朗,你怎么了?”
    不过不论如何纠结,杨可晴这次是真的有些吓着了。
    她第一次见到席朗这种样子,面色苍白,双目猩红,喷出的气息又粗又重,像是被人困于笼中的野兽似的,无助又可怜。
    没有任何由来的,席朗怎的会突然变成这样呢?杨可晴有些慌张,连哭都忘了,匆匆的想要上前搀扶,却被男人给一把挥开来。
    “没事,我没事……”
    “可是……”
    “不要过来!”
    虽然没有动手,席朗却朝着杨可晴怒吼一声。
    杨可晴何曾受过男人这样的对待?她先是一愣,再然后,本来好不容易平息的泪意又重新涌上,眼皮子轻轻一眨,透明的小小水滴就如断了线的珍珠般成串落下。
    可这次任凭女人哭的再惹人怜爱,席朗的心也不起半分波澜,甚至觉得有几分厌恶。
    他扯了扯领带。
    “不要再——”
    “席总已经等候两位多时了,请直接进来吧。”
    这句话一落下,门同时被由外向内的推开。
    满室寂静。
    众人的目光焦点不约而同的落在了同一个地方又很快移开。
    穿着白衬衫灰窄裙标准工作装扮的薛薛看了看领带被解开,脖子上的扣子也掉了一颗,整个精神状态显然不是太好的席朗后又看了看在一旁因为突然出现的人而显得手足无措,咬住唇瓣还在楚楚可怜掉着眼泪的女人,觉得自己这一趟真是没有白来。
    太精彩了。
    这满满的事后感。
    一对上薛薛饶有兴致的目光席朗就忍不住闪躲,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只能用其他事情来掩盖掉这一瞬间的情绪。
    感受到眼刀的男秘书知道自己可能闯了大祸。
    “对不起席总,因为您说若人到了就直接带进来便可以,我……”资历还浅着的男秘书在席朗铁青的脸色下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急忙纠正道。“都是我的错,我应该先敲门的……我……”
    “没事。”就在这时候薛薛跳出来说话了,明明没有立场,偏偏又让人难以无法反驳。“谁也没想到席总会在这时候处理私事呀,哪里能怪你呢?”
    这句话说出口,室内的空调似乎一下子又降了好几度。
    冷飕飕的。
    男秘书都快哭出来了,隐约间能感觉自己好像在无意间踏进了修罗场里却不知道该如何离开,幸好冷静下来的席朗很快对他说了一声“出去!”,如释重负的他也没能思考,一个鞠躬后立刻麻溜的滚了。
    还不忘带上门。
    现在,办公室里就只剩下四个人。
    杨可晴还在抽泣着。
    这是薛薛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女主角”,在薛宁记忆中分明平凡无奇,偏偏就是能惹的众多青年才俊为她争风吃醋的女人。
    平心而论,薛薛觉得杨可晴长的挺好的,乌发雪肤,眉清目秀,最动人的莫过于她的神韵,微微下垂的眼角配着一点红痣,眼波流转间自有股我见犹怜的娇媚。
    如果自己是男人可能也会心动也说不定。
    薛薛如此想道。
    似乎是注意到她的视线,杨可晴红着眼睛觑了薛薛一眼后,又如惊弓之鸟般瑟缩了一下。
    沉默依然持续着,高长泽却已经没了耐心。
    他来可不是想看席朗和小情人是如何在上班期间厮混的。
    就在高长泽想如果席朗没有要把人撵出去的意思他也没什么再和对方详谈的必要了时,席朗终于开口,这次的对象是杨可晴。
    “妳也出去。”
    杨可晴张嘴想说些什么,然而她发现,席朗虽然是在对自己说话,看着的,却始终是那穿着一身干练套装也难掩姣好面貌与窈窕身材,正似笑非笑的打量着自己的女人。
    剎那间,有种所有小心思都被看穿,如赤身裸体的跳梁小丑被人品头论足的强烈羞耻感,让杨可晴最后选择一句话也不说的直接离开。
    这下办公室只剩下三个人。
    终于可以开始谈正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