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五、竹马前夫(17)

世界五、竹马前夫(17)

    那天,薛薛和谢从律没有做到最后。
    “我再给你几天的时间考虑。”
    “钱的事情没有问题,至于你……我不喜欢强人所难。”虽然这句话由不久前手上还留着满满男人精液的她说出来似乎不具什么说服力,但薛薛还是很认真的道。“这次怪我有点太冲动了……你是个孝顺的人也是个好人,我不想因为自己的任性毁了你的一辈子。”
    薛薛的话单独听来他都懂,但是组合在一起却成了对谢从律来说十分复杂的语言。
    自己这是被发好人卡了吗?
    他怔怔的想。
    “而且你母亲最近应该也很需要人照顾吧?”用纸巾仔细将每根指头擦拭干净的薛薛并没注意到男人脸上神色的变化,只是继续道。“就让我们趁这段时间冷静一下吧。”
    话落,薛薛抬眸,对着谢从律笑。
    漂亮的眼皮折痕衬的一双星眸深邃。
    那一瞬间,谢从律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意味着什么,他不敢想。
    “席朗?”高长泽挑了挑眉。“怎么会突然问他?”
    “没有,就是想说前一阵子看他跑公司跑的勤,怎么这几天又突然不见人影了?”
    据薛薛了解,因为后来席朗公司部分出了点问题所以正式签约的日程受到延宕,目前完成的只有合作备忘录的签署而已。
    后来她问过高长泽,高长泽只用“好事多磨”四个字来回答。
    当下薛薛就明白合作计划不会生变,甚至只会往对他们有利的方向走。
    “哦,因为都已经谈妥就只剩下做最后的细节确认而已,也没什么必要见面的。”高长泽转着手中的笔。“席朗得先把自己公司内的异议搞定才行,说到这个……”
    “嗯?”
    “我想实际去他们卖场看看,已经联络好了,你要一道儿去吗?”
    “好呀。”薛薛想了想。“什么时候?”
    “礼拜四。”
    “那成。”薛薛答应后,见高长泽盯着她的脸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好奇的摸了摸自己。“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怎么这样看我?还是您突然爱上我了?”
    高长泽被她逗笑了。
    “瞎说什么呢?”
    “我只是想妳对席朗到底还有没有感情。”说着,高长泽将笔放下,整个人靠在椅背上。“不过冲着我和妳爸的交情我也得劝妳一句,席朗这人不会是什么好归宿的,妳和他既然离婚了就干脆点,别再扯出什么不该有的关系来。”
    薛薛一听就懂了。
    她就想高长泽眼睛利的很,自己跟席朗上次见面的不对劲肯定被看出来了。
    “我知道您是为我好。”薛薛顿了顿。“您放心,我心里有数的。”
    “那就好。”高长泽沉吟片刻后到底还是把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听说席朗最近和他们公司新应聘的一个女秘书走得很近……”
    女秘书?
    薛薛一下就想到了杨可晴。
    两人果然还是牵扯到一起了,对这件事早有准备的薛薛并未表现出太多的惊讶,然而她的沉默落到高长泽眼中却又是另外一层意思了。
    “那个女秘书来历有点复杂,虽然不至于影响到公事,但……总之,席朗跟她牵扯不清不是好事,如果妳对席朗无意,还是保持距离最好。”
    薛薛没想到高长泽竟然还调查过杨可晴,不过想想两方即将有合作,高长泽又很看重这次品牌的推广,做些了解也不意外。
    是以对男人的关心,她笑着接受了。
    “好,谢谢您的提醒。”
    “嗯,没什么事你可以先下去了。”
    高长泽说着将挂在脸上的细框眼镜摘了下来。
    他其实是有点近视的,虽然度数不深不会影响日常生活,但在工作的时候还是习惯戴上眼镜避免掉一些不必要的困扰。xdybz点
    男人戴眼镜与没戴眼镜的模样薛薛都看过了,不过当高长泽见她还站在原地没有离开,抬眸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后,薛薛脑中忽然有灵光一现,一个大胆的想法逐渐成形。
    “怎么这样看我?”
    “没有,只是觉得您长的很像我新认识的一个……”薛薛敛下眼睑。“朋友。”
    “哦?妳的朋友还有像我年纪这样大的?”高长泽饶有兴致的问,显然心情不错。
    “您年纪哪有大,还年轻着呢,再说了,我那个朋友可比我还小几岁。”
    “嗯,这样啊。”高长泽并没有很放在心上,随口道。“多认识些人也好,妳还年轻,离了席朗肯定能找到更好的。”
    见高长泽挽起衬衫袖子,薛薛知道男人这是要准备开始工作了,本来想说出来的话到嘴边硬是拐了个弯。
    横竖八字都还没一撇只是自己凭空猜测,薛薛觉得内心的想法还是暂且先保密的好。
    “那就承您吉言了。”
    “我不知道……席朗,我真的不知道。”
    杨可晴哭的梨花带雨,好不可怜。
    往常席朗最是喜欢她这副模样,可现在却莫名觉得烦躁。
    也不知怎地,其实席朗不是很喜欢女人流泪,要不他也不会一次又一次对着薛宁无动于衷,想到薛宁,这个许久不见的女人,席朗有些出神。
    那天在停车场不欢而散后,他没再和薛宁联络,薛宁亦然。
    两人好像又回到了刚离婚那会儿的状态。
    可是不一样了。
    席朗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心发生了变化,对那个他曾经不屑一顾,漠然以待的女人。
    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假寐惊醒前一秒的画面,停留在女人最后盯着自己似嘲似讽的笑上,伴随着两句无数次重复倒带的话。
    “其实你也不过就是如此而已。”
    “一个男人,一个不论在床上还是床下都没什么特别的……男人。”
    这两句话就像梦魇一样,如影随形。
    席朗用力的甩了两下脑袋,想将薛宁的声音连同样子一齐甩出去。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眼泪簌簌落下的杨可晴怔住了。